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阴森的黑风带着尘土掀开马车车帘。

    不记前尘的洛长风与知子姑娘出于下意识畏惧地挡了挡眼,待风停时便陡然看到马车内多出一人。

    那人身形枯瘦如被厉鬼吸干身体,眼眸凸出,面长颌尖,丑陋的样貌令人忌惮。

    心智宛如孩童的洛长风哪里承受得住这般惊吓,惊悚叫了一声,便被貌若鬼厉的男子烦了句聒噪而后挥袖甩出车厢外。

    知子姑娘想拽,想把洛长风拉住,柔若无骨的她何来这般气力,只得绝望地看着洛长风黑色衣袍衣角从手中划走。

    她听到沉重的撞击声,像是骨裂。

    她知道他一定很痛。

    可此刻她已无瑕关心那个忘记自己是谁的傻子,恐惧充满内心也写在她的脸上。

    青楼里那些年,她本以为看过世间无数张面孔,可以应付各种各样的人,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恍惚意识到自己的可笑。

    毕竟在江陵郡最繁华的那家青楼有许多关照,无论那些关照她的人都是出于怎样的目的,但她最终接待的客人,都是堂堂正正的人。

    她从没遇到过魔鬼。

    当一个人遇到魔鬼,尤其是一个容颜身段都无可挑剔的女人遇到魔鬼时,她能做什么?

    知子姑娘不知自己能做什么。

    她没有反抗的念头,没有顺从的念头,更没有轻生的念头。

    她的生命一直卑贱,却也一直想要拼命活下去。

    她的脑子刹那空荡。

    她像受了极大惊吓的宠物,脸色煞白蜷缩在车厢角落,宛如待宰羔羊。

    她本就是待宰羔羊。

    枯瘦如柴淫邪如狼的男子阴森森笑着,他一把撕开知子姑娘的衣裙,露出若隐若现修长且纤细的**。

    姑娘尖叫,惊慌之余唯有尖叫。

    男子搓着手,恨不得一口将知子姑娘吞掉:“尖叫吧,反正也不会有人救你的。”

    他粗糙的手搭上她葱嫩的腿。

    被突兀触碰的知子姑娘随之颤栗,但仍然无法躲开,只得愈发蜷缩。

    于是那不安分的手开始在如雪肌肤上滑着,那手滑过的地方,都好似留下一道道鲜红如血的印痕。

    那男子享受着指尖回传的触感,赞叹说道:“果然与山庄里那些货色不同,这等绝佳上品送给那迂腐顽固的家伙就是暴殄天物啊。”

    知子姑娘惊慌却不曾耳聋,顾不得那只脏手侵犯自己的身体,心有余悸地瞥着那人:“你,你不是逍遥王。”

    那男子大笑:“羿神宗胆小如鼠的宗主将你供奉而来,孝敬鬼谷林逍遥山庄之主。如今你在本座掌中,我不是逍遥王,谁又是逍遥王?”

    “冒充逍遥王,你难道不惧死?”

    “死?本座既是逍遥王,逍遥王既是本座。这鬼谷林山界尽归本座统辖,魑魅魍魉任我驱使,就算本座想死,恐也无人杀得了我。不过……”男子用力地掐着知子姑娘裙衣遮挡处,看着姑娘面色羞红紧咬双唇煎熬隐忍,转而说道,“有一种叫做欲仙欲死的死法,本座倒可以试一试。”

    笑声回荡林间。

    他已扑压而来。

    知子姑娘绝望地闭上秋水双眸,她感觉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彻底沦陷,变得肮脏。此刻她无所求,只希望倔强的灵魂能保留住独属于自己的纯净,这样方能让她有活下去的理由。

    然而,当她闭上双眼时,却听到了洛长风的声音。

    很稚嫩,很幼稚的声音。

    “坏人。”

    洛长风双眼晕眩,看不清四周的景物

    。他爬在地上四处摸索着,他摸到一根自认为足够粗的树枝,艰难的从落叶堆满的地上爬起。

    嘴角还挂着血。

    森冷的山风故意掀起车帘,洛长风血红的眼看到了车内发生的景象。

    谁说他傻?

    傻子会知道姑娘正在遭受怎样的蹂躏吗?

    他却知道。

    他知道她在被人欺负。

    他不想她被人欺负,于是便拿着手腕粗细的木枝冲了过来。

    车厢内闻嗅着姑娘身体淡淡清香的鬼厉男子再一次挥袖,洛长风摔得更远了些。

    这一次在三丈开外,还撞到了一棵树。

    他疼痛的咬牙哆嗦着。

    他的眼睛越来越红,布满了血丝。

    他不是倔强,他第二次爬起,手中不再握着木枝,而是捡起了一块石头。

    洛长风举着石头冲过来。

    那男子似是没闲情逸致与傻子一般见识,颇为不耐烦地挥袖,用了五分力,于是洛长风被风甩到十丈外,然后吐出鲜血。

    男子看也没看洛长风一眼,豪迈地握住姑娘那双坚挺的柔软。

    洛长风第三次爬起,他看着手中石块竟粉碎如屑,满地再也找不到任何称手并且能对那坏人造成伤害的东西,怒气横生的他浑身突然爆发出及其浓郁的血煞之气。

    他仍旧冲了过去。

    赤手空拳。

    坏人欺负姑娘,他要打坏人。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想起傻子的面孔,车厢内自称逍遥王的男子终于动了杀念。

    他还是挥手,这一次用了七分力。

    洛长风浑身缭绕的红色煞气刹那被冲散,而他如同一张薄薄的纸,被风吹到了三十丈以外的山洼里。

    他被风带起的那刻还保持着高举空拳的架势。

    可能是惯性,在身体倒飞而出时,他高举的空拳向前甩出,好像抛出了什么东西。

    洛长风手中本没有任何东西,他只是无意识地做了个手势,然后便有一道蓝色的冰光穿破虚空留下清晰的痕迹,风凛一声刺在了车厢之上。

    知子姑娘苍白的俏脸溅了许多热乎乎的血。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身上的鬼厉男子,看着男子胸前被贯穿的洞,看着身旁深深刺在车厢的那杆寒气凛然的枪。

    男子死了,再没有任何的气息。

    可他究竟是如何断气儿的?是这杆寒气透人的枪?还是那个傻里傻气的人?

    曾无数次等待被救赎,无数次希冀有奇迹,更无数次梦想着世间天骄毫无道理地出现在自己身边,然后将自己带离苦海……她一直希望遇见英雄。

    可他是个天真懵懂甚至忘记姓名的傻子啊?

    不是他!

    是另有其人!

    应该是这样。

    一定是这样。

    知子姑娘用尽浑身气力将寒枪拔下,然后下了马车,四处张望寻找着,企图找到隐藏在暗处出手相救的恩人,她苦等许多年的英雄。

    她焦急,欣喜且紧张。

    可慢慢地,却又变得失落。

    因为无论她如何唤,如何寻找,却始终找不到那个人。

    然后她看到洛长风慢慢地爬了过来。

    (ps:写这一章的时候,脑子里会浮现以前看过的一些电视,你喊啊,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