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新圣
    皇甫毅三个字对天东八百宗来说不是陌生的名字。

    正如人们对连城诀的名字认知一样,洛长风没有出现前,曾是昔年菩提书院忘情川继承无相道宗衣钵的唯一弟子,天机阁点评与帝无泪、连城诀齐名的天骄人物。

    可以说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只是十年前书院覆灭,皇甫毅战死是经天十二星亲眼所见的事实,却为何今日出现在此?

    君泽玉与木郎邪君一众师兄弟深感诧异面面相疑。

    望其容貌,赤发负剑,明明是有过数面之缘的燎原剑柳烧天,几时又变成皇甫毅?这二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莫非大师兄识人有误?

    连城诀自然不会识人有误。

    作为天机阁点评与自己齐名的同代人物,别说近处书院皇甫毅,无论帝王盟少主帝无泪、妖族凤凰、还是百闻难见的佛门一念,他都极为熟悉。都说知己知彼百战方可不败,这种了解或许是他独自所做的功课。但无论如何,他绝不会辨不清皇甫毅与柳烧天的区别。????更何况,这一声唤,皇甫毅已经默认。

    “我要带走他。”

    提屠刀在手赤发负剑的师兄冷漠且平静地看了修为刹那半圣的连城诀一眼,便阐述自己的目的。

    他的话极为干脆,还是和往日一样惜言如金。

    他要带走洛长风,无论天东八百宗任何人有任何意见,都不能够阻止他。

    因为这不是在征求同意。

    他无需向任何人征求同意。

    金光覆体的连城诀沉默片刻,他望了望莲花上伤势颇重擅闯天东重伤经天十二星的风雪银城城主,又俯视八百宗川峦重山间的荒废与崩塌,心里已有了主意。

    连城诀说道:“你要带走一个魔头?”

    皇甫毅说道:“他不是魔头,他叫洛长风,是我师弟。”

    连城诀觉得可笑:“今日圣祭大典,他擅入天东伤杀星川之主,毁八百宗无数青山,欺辱我道统。只因他是你师弟,连城便要任其安然离去?”

    皇甫毅懒得辩解:“不然?”

    连城诀说道:“总得有个交代。对八百宗无数门徒,对十二星川,对世间人众都要有个交代。”

    皇甫毅说道:“那是你的交代。”

    半圣修为的连城诀微微运力,逆鳞剑浮现密密麻麻的鳞片,似有龙形剑气缭绕其上:“确是我的交代。只不知你我齐名十数年,究竟孰强孰弱一些?”

    皇甫毅静默地望着。

    他的目光在逆鳞剑格上有所停留。如所料不错,连城诀修为陡增至半圣,与那剑格内封印的雷芒有关。

    一时间虽无法了解,可他也知如不留下一刀,恐难以顺利带师弟脱身。

    皇甫毅沉默片刻说道:“你说呢?”

    连城诀说道:“逆鳞乃无尽之海冲出的古老圣剑,虽不在天机阁神兵榜列,可其威力比之神兵前十不见得弱。”

    皇甫毅低头看了看血煞气弥漫的手中屠刀:“锋利与否,刀剑相击便知分晓。”

    连城诀微笑:“正有此意。”

    虚空中两人不再多言,相隔百丈遥望着彼此。

    凉风吹掠,吹散云雾间宫殿青山倾塌而弥漫的尘烟,也拂去神庙前无数八百宗信徒心头忧虑。

    他们目光远远地投去。

    连城诀一剑切开末日般佛莲世界拯救八百宗传承的绝世风采还映在脑海,与尽数负伤的经天十二星十位星主相比,那位三代弟子大师兄此刻金甲圣衣模样倒真有些许神圣的味道。甚至有人开始深思,撇去辈分不提,新圣之尊位落入连城诀囊中似也不是不可。

    因为他让所有人看到了他的守护之心,对八百宗传承的守护之心。

    ……

    与所有人一样,君泽玉也在远望着大师兄。

    只是此刻他的思路想的却不是如何给八百宗无数信徒一个满意的交代。虽然说洛长风不知受到怎样刺激魔性大发擅闯天东酿下又一场恩怨祸患不能随着皇甫毅现身就此了之,可他更清楚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着师兄。

    天东八百宗无圣,而十位星川之主又恰巧被洛长风所伤,这是师兄登临圣位所求不得的天赐良机。他唯恐大师兄一心为挽回八百宗声誉而陷入与皇甫毅的苦战之中无法脱身。

    所以君泽玉很焦急。

    他看着虚空遥想对望的两人,无法传音,他能做的,只有祈祷。

    ……

    云空里相对静止与沉默维持不过十息,就在十息之后,皇甫毅与连城诀各自状态调至巅峰。于是某一刻,他们同时动了。

    两道身影瞬间闪没。

    再接着,天地间便响起刀剑相击的悦耳声……

    屠刀与逆鳞碰撞。

    那声音很清脆,就像金银敲击。

    只是除了溅起些许火花之外,皇甫毅与连城诀之间没有任何能量波动,宛如寻常武者交手一般,浩瀚的云空出乎意料地平静。

    神庙前与周围重山上无数目光诧异地仰望。

    连城诀修为刹那入半圣,皇甫毅即便再为不济也是与之齐名的天骄,总该有化劫境尊者修为。足以代表着无圣天下一流强者的两位对决,就算没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也不该是眼前诡异地平静。

    就在所有人不解之际,又一声突兀地声响打破天地间沉寂。

    那是虚空碎裂的声音。

    那声音来自皇甫毅与连城诀二人的脚下,听得所有人屏息凝神。

    再接着,尘埃散尽才显晴朗的云空赫然惊现数之不尽的刀光与剑影。它们划开了云,切开了雾,穿入了青山,射透了林木。

    它们卷起凛冽且狂暴的刀风剑雨,凌迟着大地,撕裂着人们的衣袍,让神庙前无数信徒纷纷运转修为护体,让十二星川都暴露在毁灭的边缘……

    这种可怕的动静不知持续了多久才渐渐平息。

    等到真正云散风寂之后,处处显露破败景象一片残红的天空深处便再也见不到皇甫毅与那朵莲花踪迹。

    没有人知道屠刀与逆鳞之间胜负如何,也没有人知道皇甫毅究竟是怎么离去。哪怕人们心头存着许多疑虑,也不敢冒然出声询问。

    殃及池鱼颇为狼狈的他们只得静默地仰望着那里。

    在那里,连城诀金甲圣衣傲然独立苍穹。那身影有着说不尽的风采,有着说不尽的神圣。

    他衣袂飘摇,宛如正羽化登仙。

    ……

    看着大师兄的背影,君泽玉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想来师兄也是心知肚明,才没与皇甫毅纠缠到底,否则刀剑相击不会就此草草结局。

    说草草结局,其实却是圣祭大典最完美的句点。

    君泽玉收回目光,看了看圣步石阶上盘膝而坐正自疗伤的十位星川之主,又看了看祭台上那位不知遥想着什么的长老。

    他用手臂碰了碰身旁木郎邪君与叶惜朝一众师兄弟。

    于是在所有人尚未回神之际,君泽玉突然跪了下来,清颂了一声:“恭迎圣主!”

    身旁八百宗三代奇才弟子会意,纷纷跪倒:“恭迎圣主。”

    那些事先投诚的八百宗数百高手见机,亦如潮水膜拜一片:“恭迎圣主……”

    神庙周围狼藉的重山之上,由苏小凡,未央生,武修阳率领来自东楚明王麾下的铁甲精骑随之声震天地,回响不绝。

    “贺天东新圣!”

    “贺天东新圣!”

    “贺天东新圣……”

    这回荡不绝的恭贺之声仿佛带着某种魔力,那些在龙星妖星争执不休时而纷纷择主的八百宗主与高层代表,被这无形的魔力渲染心神,看着周围大势所趋,越来越多的人跪倒在地,用最虔诚的姿态恭迎着天东新圣。

    神庙前,站着的人越来越少。

    恭颂圣主之音越来越雄浑,那声音由远及近,最终与神庙处回荡交织在一起。很快地,十二星川之内,甚至八百宗峰峦之间,已是民意所向,万众一心!

    ……

    看着虚空里被八百宗无数信徒信仰加身而愈发金光耀眼神圣愈浓的连城诀,圣步石阶上自知无力回天挽狂澜重新书写结局的天龙星神色黯然,无声叹息。

    回想这十年的争斗,原来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又如何不令人愤然!

    而今又能如何?

    曾名扬天下的经天十二星一个个重伤在身,莫说当下没有与信仰之力加持的连城诀一战之能,就是未来十年,他们所负之伤也未必能痊愈,哪里还有抗衡的资本?

    面色苍白的天龙星忽然自嘲地笑着。

    被自己的徒儿师侄请下神坛,这种滋味,还真是说不清的复杂……他究竟是该骄傲,还是该愤怒……

    天妖星很愤怒。

    他没有那么多的心思自嘲与胡思乱想,在他看来,哪怕八百宗百万子民全部膜拜在连城诀金甲圣衣足下,后者也没有封圣继主的资格。

    因为还有一人未必同意。

    所以天妖星冷哼了声。

    在万民膜圣之际,这短促且不和谐的冷哼显得极为刺耳。于是所有人抬首,所有人目光投来,落在面色铁青的天妖星身上。

    虚空里圣光罩体的连城诀也俯视而来:“二师叔有赐教?”

    天妖星冷笑:“自古成王败寇,身为星川之主,这圣祭大典输也输得心服口服。只是章程在先,侄儿若要登临八百宗圣主之位,怕是还得征求一人同意。”

    连城诀微笑。

    他目光移走,重新落在君泽玉等一众师弟身上。

    君泽玉会意,便与木郎邪君等师弟依照十二星川所在位序纷纷盘膝而坐。

    在无数不可置信的视线里,他们,竟开启了十二雷宫大阵……然后所有人便见到被八百宗尊奉为守山尊者的雷泽真身。

    浑身缭绕着雷电之力的雷泽看也不曾看天妖星一眼,他附和着恭颂之音而跪倒:“参见圣主……”

    这一声参见传入耳畔,天妖星瘫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