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个子高的人
    经天十二星与八百宗数千门生信仰之力所凝聚的擎天之柱疯狂生长,上抵天穹。当它与三十六瓣莲所化的重天世界第一重相遇时,它洞穿了那片重天。

    它继续疯长。

    它与下沉的第二重天相遇。

    它继而穿破了第二重天。

    它还在疯长。

    三十六重天亦在下沉。

    那信仰之力接二连三洞穿一片片平行叠加的世界,虽受到不少的阻力,可依旧没能阻止它擎天之势。

    因为八百宗广袤川峦里越来越多的信徒受到召唤,无论是山下历练的弟子还是闭关修炼的长老,但凡听到神庙颂音,都纷纷就地而坐,开始颂念着圣心诀,献祭他们信仰之力。

    于是那擎天之柱愈发势不可挡。

    十五,十六……二十,二十一……

    它与第三十重天相遇,它穿破了三十重天。

    它每每洞穿一片莲花世界,穹霄深处便有无数道圣洁的流光溢射,如有一层又比一层高的烟花在燃放。重天崩碎而流溢的莲花圣光及其炙热,仿佛岩浆里的烈焰流火洒落人间。

    那光落在青山上,青山便燃烧。

    那光落在绿林树梢,树木便燃烧。

    那光落在静水流深的湖面,湖面便随之燃烧……神庙周围大大小小燃起了不知多少团火焰,乍看去,十二星川已在无数火堆中静燃。重重青山里的火苗,如同挂在夜幕的繁星般密集。

    也正因为密集,星星之火才随时都可掀起燎原之势。

    然而此时此刻盘膝坐在神庙前绿野平旷上默诵圣心诀的八百宗门生信徒,却无人关心宗门与青山浴火,因为随火海付之一炬的东西皆可再建,绿草青山亦会有春风吹又生的时候,可若是没了信仰,便如同天塌了,天塌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所以他们包括经天十二星在内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重天塌陷。那汇聚无数门徒信仰之力的擎天光柱是唯一的希望寄托,也是最终的手段。

    ……

    擎天光柱接连穿透三十片倾塌的重天世界依旧没有势止,可它终归还是缓了下来。

    正如春日里栽种的幼苗,起初吸收足够的阳光水分,拥有无法想象的顽强与生命力。它茁壮的生长着,冲破阻挠的土壤,一直到盛开。

    然后它便遇到夏日的骄阳雷电,秋天里的凄凉寒霜,它渐渐变得枯萎,待到大雪封天时会彻底凋零。

    擎天光柱没有凋零。

    它还在冲霄生长,即使很缓慢,显得有些疲惫。

    它冲破第三十一重莲花世界。

    那是‘岸’字莲。

    所有默诵圣心诀献祭着信仰之力的八百宗信徒,都清晰感觉到当信仰光柱与三十一重莲花世界接触时元神的猛烈巨颤。

    有些修为不高的修行者,甚至脸色煞白,嘴角溢出了血液。

    可他们还在坚持献祭信仰。

    岸字莲世界崩碎,无数道流火激射,有火焰落在忠诚信徒的人身,那人便开始燃烧了起来,疯狂挣扎着,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然而并没有人去救他。八百宗无数信徒耳畔回荡着那人凄惨的哀嚎,他们静静地聆听着他的死去。

    信仰之力的来源便如此少了一分,擎天光柱的速度再度放缓……

    第三十二重是‘彼’字莲花世界。

    当它崩碎时擎天光柱出现了摇晃,八百宗门重峦间许多弟子口角溢出了血,已溃倒数百片。

    第三十三重是‘自’字莲花世界。

    它崩碎时擎天光柱出现了裂纹,这一次口角溢血的是许多宗门强者。负伤的他们再无法献祭信仰,只得拭了拭嘴角的血,满脸愁容地看着那最高处的十位星主法象,继而高望着第三十四重莲花世界的沉落。

    第三十四重是‘佛’字莲花世界。

    佛莲世界压落。

    出乎所有人预料,天地间没有世界崩塌的声音,也没有流光焰火。

    擎天光柱与佛莲世界一顶一落,那种相对的静止维持不过三息。三息之后,接连崩碎三十三重天世界的信仰光柱忽然脱落一片金色的麟片。

    于是神庙前有位修为甚高的宗主猛然吐血。他身旁同门也随之吐血,越来越多献祭信仰之力的八百宗强者吐血,信仰光柱开始疯狂的脱落麟片。

    它的裂纹越来越多,就像蛛网一般遍布着。

    它不停地脱落麟片。那些麟片从穹霄深处坠落,与空气产生了摩擦便在云空燃了起来,灰烬随风而逝。

    ……

    佛莲世界还在沉落封压着。

    脚踏三十六重天黑衣银发如疯如魔的洛长风蝼蚁般瞧着佛莲世界下封压的八百宗门人,元神在疼痛,仿佛被碾碎的感觉,身体上每一寸肌肉甚至五脏六腑都因莲花世界的接连崩坏而疼痛溢血。因为那不仅仅是单纯的莲花,那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书院醒来后,他早已与三十六瓣莲融为一体。

    他承受着这种疼痛,红色煞气之中依稀可见那皮肤上渗透而出的血迹,他的伤极重,早已达到一种随时倒下的临界点。

    可俯视着那些人与经天十二星垂死挣扎的模样,他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畅快。

    就是这种感觉!

    碾压的感觉!

    将仇人踩在脚下的感觉!

    他靠着一口怨气魔气支撑!

    他丝毫不担心所谓愚蠢之极的信仰之力能够洞穿佛莲世界,即使它真的贯穿三十三片莲花世界。

    因为他手中已无刀。

    屠刀不在手中,屠刀在佛莲世界里。

    三十六字莲生诀之中的佛莲世界,本就是屠刀刀鞘。十二年前,无相道宗便用这装载着屠刀的佛莲世界将天东八百宗封宗。

    洛长风要的不是封宗。

    他要碾碎经天十二星!

    他忽然大笑。

    极富魔性摄人心神的笑声回荡八百宗川峦天地,那声音牵动着无数人心跳,让那些献祭信仰之力而负伤的八百宗门徒气血翻涌,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洛长风才不会在意这些。

    他脚踏着佛莲世界从天而降,那满头飞扬的银发与摆列的黑袍宛如一尊魔神!

    他就是一尊魔神!

    他冷冷地看了撑着佛莲世界的擎天光柱一眼,单脚一震,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力道遍袭佛莲世界……

    一尊魔神站在了佛莲世界之上。

    那片世界便疯狂坠落。

    它赫然压碎了布满裂纹的信仰光柱。

    天东八百宗数以百万计人的信仰崩碎了,神庙前瘫倒一片。

    天也塌了。

    最先遭受灭顶之灾的自然是那些个子高的。

    天东八百宗有数千座美丽的川峦俊峰,它们很高,却不比此时神庙前十尊法相真身高。

    洛长风脚踏着佛莲世界坠落。

    无法形容那种速度。

    在信仰光柱崩碎的瞬间,那世界便砸在了十尊法相法顶。

    那一刻,十位星川之主浑身金光骤然暗淡,齐齐吐出浓郁的鲜血,法象破灭,显化真身自半空摔落。

    佛莲世界终于无阻。

    洛长风双膝一软瘫倒在那片重天之上。

    他再也无心无力了。

    就坠落吧,坠落吧……让这片佛莲世界将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覆灭于无尽尘埃中,也终算是为书院报了覆灭传承之仇!

    洛长风倒在重天之上惨笑着。

    他的身体开始止不住溢血,七孔也在流血,新鲜的血液从一寸寸皮肤渗透,很快便染红了身上的黑袍。

    那是一片血色大红袍。

    他很痛苦,可看着晴朗的天,看到天空深处云雾中隐藏的师兄身影,眼角余光瞥见四周被佛莲世界压碎而崩塌的一座座宫殿,一重重青山,耳畔回荡着遍野的哀嚎惨叫,他终于可对师兄说:我报仇了。

    他想闭上眼睛,却感受到身下枕着的佛莲世界突兀地遥颤,那种感觉愈发强烈,就像是信仰光柱即将崩坏前的模样。

    他没有产生错觉。

    佛莲世界竟真的在毁灭一重重山峦宫殿后开始遥颤,疯狂的遥颤,然后陡然瓦解!

    因为有个人在信仰倾塌的那刻,冲了出来。

    那人金甲,圣衣,手握逆鳞。

    那人是大师兄连城诀。

    浑身金光的连城诀在无数道崇敬与绝望的目光下纵身跃起。

    天塌了,经天十二星重伤无再战之力,诺大的天东,他便是当下最高的那人。

    天塌了,自然由个子高的人顶着。

    他说过以八百宗为家,以守护传承为毕生己任,现在终于到了他实现诺言的时候。

    他纵身而起。

    一股可怕的雷电之力自逆鳞剑格传入掌心,沿着掌心游遍全身。

    那是雷泽神兽的修为力量。

    承接着这股可怕修为的连城诀境界剧增,一瞬间达到半圣。

    他周身光芒耀眼如盛日,便在纵起的最高处,逆鳞剑挥出,切开了佛莲世界。

    洛长风掉落。

    一把血煞气滔天的屠刀崩现,崩出千丈外。

    连城诀没有追逐,他披金甲圣衣握逆鳞伫立云空,冷眼看着那里有位赤发负剑的男子缓缓出现,那人一把握住了屠刀,另一只手探出,又是一朵圣洁的莲花缓缓浮现,那莲花飘飞而出,接住了掉落的洛长风……

    连城诀蹙眉。

    他识得此人面目,是燎原剑柳烧天。

    可这一手与洛长风何其相似的莲花手段,让他否定了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

    他认出了那人,缓缓开口:“皇甫毅!”

    (ps;时间是愈合伤口最好的良药,这句话很懂。可在伤口愈合之前,还是要伤心一会儿的。因为伤心了,所以要给男主加戏了,如疯如魔的戏。我这算不算心里有问题……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