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流星雨(下)
    神庙周围刹那寂静了下来,没有喧哗议论,也没有刀光剑影,只剩暴雨冲洗着重山绿野,滴打在无数信徒身上。

    嘀嗒的声音却响彻心间,随着心跳,像是一种沙漏倒数计时,提醒天东八百宗无数信徒静观着来犯者的生命在百丈悬山封印内渐渐流失。

    那终是洛长风的下场!

    无论他是否是风雪银城之主,无论他是否承载着书院传承,无论他的刀他的剑有多么锋利……哪怕强如菩提书院无相道宗,天东也会向世人证明,犯我天东者,虽强必诛!

    因为书院已从世间除名,何况区区残存乎!

    这是信奉神像的八百宗门生共同所想。

    所以他们仰头观天,观那静静悬在虚空的百丈巨山,看着龙星所结敕字符印缓缓旋落……屏息凝神,一种叫做死寂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敕字符印将要贴在重山山顶的那刻,天妖星聚灵而成的百丈悬空山便轰然爆碎。

    乱石穿空,一道笔直而殷红的剑光骤然横亘虚空,穿碎虚空里四散的无数碎石,向那天妖星直射而去。在那红色剑光之后,紧随而至的是万千剑雨。

    洛长风依旧保持着并指御剑的姿态。

    他御剑而出,浣花洗剑图便有成千上万柄剑齐齐呼啸而现,结成万千剑阵,铺天盖地飞过昏暗的苍穹,将天妖星覆盖满天剑雨之中。

    一切发生的太快!

    神庙前无数人心头震撼!无数张脸上写满了莫名与费解!

    体内流淌着妖族血脉身形高大的天妖星也在困惑,他完全想不透彻这万千剑雨来自何处。

    常言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未知万千剑阵威力的前提下,便是自信以肉身之躯抗屠刀一斩的自己亦不敢大意。

    凝重地望着气势非凡的浩然剑阵,他结星域于周身。

    就在那瞬间,万千剑纷杳至来……

    洛长风豁然抬首。

    他没有在意天妖星与万千剑攻守的结局,银发张狂双眸腥红的他凝望头顶封印而落的敕字龙符,手中屠刀陡转刀锋,浑身血煞红芒再度暴涨。

    他又咧嘴笑着。

    无声地笑着。

    他目光穷极云霄深处,他知道师兄就在那里。

    “看着吧,师兄。”

    “看着长风这一刀。”

    “看着长风如何将这些曾让书院付之一炬的凶手血债血偿!”

    洛长风将修为魔气尽数灌注手臂,屠刀顺势撩起。

    敕字龙符封印而来,他便一刀劈开那邪门道符!

    昏暗的天空被撕开一道红色血口,那可怖的刀芒沿着裂痕没入九霄天外。没有丝毫停顿,洛长风出刀后便冲天而起,看似要逐那刀芒而去。

    他当然不会遁走。

    他还要报仇。

    今日既入天东,便要让经天十二星尽数葬身手中!否则何以面目再见师兄?何以面目去见九幽泉下老师与诸位同窗?

    在屠刀劈出的穹霄裂痕之处,洛长风的身影消失不见。

    冲击着天妖星所结星域的万千剑阵也无踪可寻。

    还不待众人有所惊奇,在那屠刀划出的裂痕深处顿时爆发出无比神圣且纯净的光华,仿佛有一轮灼日在八百宗十二星川云顶的天空冉冉升起。

    那神圣的光驱走了黑暗云层,一刹那便净化了苍穹。

    于是骤雨停歇。

    那光辉洒下,倾洒在每一张懵懂且无辜的脸庞。那种映光的苍白,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没有人清楚发生了什么。

    神庙前绿野平旷有近千位八百宗宗主强者,有东楚明王君泽玉麾下铁甲精兵,有以下克上的三代奇才弟子,还有名震天下统掌天东的经天十二星。所有人都在仰望着苍穹,任凭那圣洁光辉倾洒。

    神庙四野,无论绿林或青山,都被霎时间可怕的寂静充满,以至许多人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万籁俱寂的环境容易让人停止思考,却也容易让人思维泛滥。

    金甲圣衣握逆鳞的连城诀就恍惚想到某种可能。

    于是他深蹙眉头,下意识地退后了半步。

    连城诀退后了半步。

    包括君泽玉在内的众位师弟不明原由地随之后退了半步。

    或是察觉到身后轻微的脚步异动,站在连城诀前方的天机星豁然。他没有后退,却相反迈出一步,然后急切地唤了声:“大师兄!”

    ……

    天机星的声音素来轻柔,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可这声呼唤明显透露着不安。

    如雨滴落入水波不惊的平湖,他的不安与突兀打破了神庙前寂静的画面。

    于是天龙星从画面里苏醒。

    于是天妖星从画面里苏醒。

    于是圣步石阶上六位星主同时苏醒。

    天机与天隐二星蹙眉凝望,见那云空倾洒圣辉处缓缓浮现一朵圣莲……好熟悉的莲花!

    ……

    刹那念头闪过脑海。

    天龙星也顾不得结印龙符,如遭灭顶之灾似的他,只大喝一声:“诸星归位!”

    龙吟回荡重山之间。

    神庙前六位星川之主连同天隐天机二星纷纷纵越而起,依星川顺序归位。

    一刹那,经天十二星尽显法相真身。

    ……

    “来不及了。”

    宛若审判的雄浑之音传入八百宗无数川峦之间。

    在一道道不可思议的目光下,那朵绽放如灼日的圣莲缓缓飘落,从天庭坠入人间。

    它的光芒愈发炽盛,甚至燃烧着虚空。

    它飘落着。

    它燃烧着。

    它的花瓣随之脱落着。

    一片,两片……五片,十片……圣莲脱落的花瓣平整的铺展着,铺展在无边无际的虚空里,铺展成一片片世界。

    那一片片世界垒叠着,三十六片花瓣叠作三十六重天层层镇压而下。

    ……

    天塌了。

    这是神庙前八百宗无数信徒脑海里生出的绝望念头。之所以说绝望,是因为眼前景勾起了十二年前无相道宗佛莲封宗的往事。

    那一年,无相道宗雪夜入天东,用一片佛莲世界封天东八百宗两年。

    十二年后,无相道宗的徒儿再闯星川,用三十六瓣莲花世界镇压经天十二星。

    对曾遭受封宗之灾的这片大地来说,是故景复现!即便经天十二星联手,怕也难改写圣祭大典今日的结局。

    可无论结局如何,终归不能认命。

    因为十二星川尚在,无论何时何地,那十尊顶天立地的法相真身都是天东的希望。

    所以这一刻,连城诀与身后诸位师弟盘膝而坐。

    紧接着,八百宗数千信徒随之盘膝而坐。

    所有人默念着不知名的口诀,向那十位守护天东的星主献祭信仰之力。

    ……

    天地间起了风。

    风中夹杂着无数道不可捕捉的力量。

    那力量来自于每一位八百宗门徒的信仰,无数道信仰之力凝聚,聚成一道擎天光柱,立于天地之间。

    当以天龙星为首的十位星川之主同时献祭信奉之力后,那擎天光柱便开始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疯长着,像是定海神针铁……

    三十六重天塌陷。

    天与地似要重合在一起,混沌不分。

    这无数信徒便要以信仰之力分开天地。

    那一刻,承载着无数人信仰的擎天光柱抵上了坠落的第一重莲花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