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流星雨(再中)
    神庙前八百宗无数信徒瞪大眼眸,不可置信地看着暴雨帘中痛苦嘶嚎的天龙。

    包括连城诀在内的许多人并未曾看清那一霎所发生的转变。他们只看到一抹红光直射苍穹,然后龙缠便将饱受煅烧之苦的不速之客洛长风甩出百丈外。

    所有人深感诧异。

    看虚空中天龙挣扎模样,显然受到不知名的重创。

    “莫非是那道光?”连城诀微微蹙眉。

    ……

    世上有许多人知洛长风身怀社稷山河图,比如说帝王盟,比如说天东八百宗。当然这些人也曾想方设法企图取走这部钧天残图,只是昔年碍于菩提书院庇护无从得手。最终眼睁睁看着洛家漏网之鱼一步步成长,长成如今风雪银城城主持屠刀在手的盖世天骄模样而无可奈何。尽管那年江都城外洛长风棋开大世,导致社稷山河图与大地融为一体再无处可寻。

    世上却极少有人知昆仑七十二奇峰洗剑池内的那部残图也入了洛长风之手,浣花洗剑图就在他元神之处。

    图录中埋葬着许多柄剑,那红光就是一把剑。

    总是知常人所不知解常人所不解的君泽玉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正是那道光。”

    身旁诸位师兄弟,言欲清换满天星的八百宗三代奇才弟子纷纷投来疑惑目光。金甲圣衣握逆鳞的连城诀似乎想到某种可能,他也看着俊美无双的君泽玉。

    君泽玉旋即解释说道:“那是一把剑。”

    那如何会是一把剑?

    众人看得清楚,红光起于洛长风眉心元神。

    正常人的元神如何会有剑的存在?一众师兄弟费解地看着老九,还不待君泽玉道出其中因果由来,这疑问便有了答案……红光绕天半圆又飞射到被天龙痛苦挣扎时甩出百丈远的洛长风身旁静悬着,隐有低吟。

    那果真是一把剑!

    亲眼见证事实而心头质疑尽消的三代弟子们彼此相视,眼中或多或少藏着骇然之色。

    想当年代表着八百宗奇才与菩提书院学子坐而论道,那时的洛长风虽身份特殊,贵为书院小师叔祖,可修为实力最多与同龄的他们相差无几,遑论和大师兄相提并论。

    没曾想十数载光阴飞逝,那个隐姓埋名藏匿书院的洛家残存而今不仅可一刀斩杀天威星,竟还拥有让经天十二星之首魁星天龙负伤的实力……便是骄傲地只对大师兄低头的八百宗三代奇才弟子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位风雪银城城主已将他们尽数超越。

    这种实力的超越无关乎神兵第三的屠刀,无关乎洛长风入魔与否,更无关钧天七图之一的社稷山河图。

    因为超越便是超越。

    在骄傲的八百宗三代弟子奇才眼中,胜负,从来只有事实,没有任何理由。

    ……

    大师兄连城诀没有注意身后师弟们的复杂目光。

    他在想一个问题,当看到那把剑悬浮洛长风身前时,他想通了那个问题,所以说道:“是浣花洗剑图!”

    “是浣花洗剑图。”并没有打算隐瞒的君泽玉点了点头。

    身旁诸位师兄弟闻后,脸上的骇然愈发精彩!就连天隐天机两位星主听到这部图录名字时,都不觉微微动容。

    两位星主静观着圣步石阶上诸星神态与周围八百宗主,乃至暴雨帘中虚空里的两位师兄,难以想象,若看出那抹红光由来的不是连城诀与三代弟子,而是神庙前诸星与宗主,恐今日圣祭大典争夺的就不仅仅是圣主之位了。

    钧天残图七部,除社稷山河图外,其余六部下落世间极少听闻。可无数年来,六部残图对世人的吸引却丝毫不比社稷山河图少。

    钧天出世,无论哪部图录人间重现,都必将引起一场血雨腥风。

    好在天龙星未有所觉。

    被剑光贯喉的他,龙身四溢着炽盛的星辉之芒。那星芒看起来极为灼热,照射在如瀑的雨幕上,蒸发后,有白烟升起。

    便在这强烈星芒与阵阵白烟里,天龙星龙身化人体。

    他伫立虚空,更显神圣。

    那双龙目冰冷的看着如疯如魔的洛长风,确切的说是看着浑身映红芒而银发狂舞的洛长风身前那把剑。

    执掌十二星川以来第一次受到这般剑创,还是负伤于晚辈手中,这让天龙星真正兴起了战意,许久未曾认真对待对手的战意。

    他浑身散发着星芒,远远地看着洛长风:“不愧是一剑破七十位异族高手的风雪银城城主。”

    天龙星只说了一句话。

    不知是感慨还是赞赏,便再也没有下文。

    于是颚下明显的剑痕伤口在神圣星芒下诡异地愈合,他周身炽盛的星芒开始盘根交错,犹如星图星路蔓延伸展,那些光线纠缠结点,更像是铭纹画符。

    天龙星本就在结符。

    结道符,结龙符!

    ……

    洛长风眉心红剑逼退天龙星那刻,体型如山的二星天妖就已在聚灵凝山。

    聚周遭天地八方之土灵,凝作尘埃砂砾风暴,卷着漫天暴雨成漩河,混杂着山石土砾,很快便将洛长风围旋其中。

    从洛长风眉心剑重创天龙星,到龙星化体结龙符,看似很漫长的过程,其实一切的发生只在转瞬。

    当龙星结道符时,妖星也随之聚灵成山。很显然,这又是两位星主不谋而合天衣无缝的一次联手。

    神庙前与周围重山之上无数目光聚在饱受元神灼烧之苦而忍不住微微颤抖的洛长风身上。

    洛长风在颤栗。

    却也在笑。

    他明明在承受着痛苦,可他的神情,却是在享受。

    他无声地笑着。

    疯魔之境由仇恨而生,以痛苦为食。无论身心,受到的创伤越多,他浑身的魔气便越强盛。

    他的眼睛本有一丝神智,可随他无声地笑,那抹神智很快又被更加浓烈的魔气侵蚀。

    双眼再度彻底魔化的他不去理会周围渐渐凝实眼看便要将自己埋葬封压的聚灵成山,他银发狂舞,腥红的双目沉沉,他缓缓伸出指剑。

    并指为剑,是为御剑。

    他的动作看似缓慢,实则极快。

    那一霎,周遭天地忽有无数枉死佛徒屠刀之下的冤魂齐齐鬼泣。

    他在那瞬间御剑而出。

    也在那瞬间,天妖星聚灵成山,足足百丈高大的山体轰的一声凝实,将刚刚并指御剑的洛长风封压在内。

    更在那瞬间,天龙星所结‘敕’字龙符由天际盘旋而落,那是一枚浩然大印,落贴在聚灵而成的悬空百丈山顶。

    (ps:你们帅气又有才的作者大大还在流浪,找工作贼难。汗,有时都在想,我若是全职码字,能养活自己么。苦逼的日子何时是个头,亲身体会劝解大家离职要慎重。最后,明天是双倍月票,问大家要张月票,填饱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