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换了满天星(上)
    从连城诀擅入十二雷宫大阵到此刻为止,山洞内曾跟随圣主大人开创天东八百宗的守山尊者方才真正正视这位渺小如蝼蚁的三代弟子。

    雷泽紫眸内游走着电芒。

    他在警惕。

    他也在思考。

    他很清楚,连同经天十二星在内,钟灵毓秀的八百宗山脉无数信徒,除那位神像圣主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十二雷宫大阵的真相。

    即便是他自己,若非连城诀提及此事,无数年的暗昏岁月也让他早已忘却了眼前这不堪的境地。

    是啊!

    世人皆以为他是八百宗传承不二的守山尊者,地位尊崇无上,即便经天十二星也要尊称一声师兄。殊不知那年带着满腔愤怒与不甘被青衣道人陈圣用十二雷宫大阵封印镇压时的痛楚与场景。

    那年被陈圣降服而无力反抗,惧于青衣道人淫威,不得不驮着陈圣踏足天东,后被镇压星川雷宫阵下,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宣称成为八百宗守山大人。

    在这死一般沉寂的山洞里,他的戾气与不屈被无数年岁月浅无声息地消磨殆尽。

    他甚至被荒诞的春秋岁月洗脑,相信自己就是八百宗传承的守山尊者,而不是那个血脉至纯高贵且意气风发的憾世神兽。

    在这既定的事实面前,自愿使然与逼迫无奈,两者可是本质的区别!

    多少年了,这被年轮埋葬的真相如今竟重新提及,在一个八百宗三代弟子晚辈口中,雷泽如何能不警惕。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连城诀微笑:“比老师及诸位师叔们,多了解了一些。”

    常言无事不登三宝殿。

    连城诀敢在圣祭大典瞒天过海潜入十二雷宫大阵,从某些方面来说,已然为经天十二星所不容。

    青衣道人陈圣封印雷泽无数年,他的这些徒子徒孙们自然不为雷泽待见。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连城诀既然选择站在经天十二星的对面,对于雷泽来说,倒不是不可相谈一番。

    雷泽索性盘膝而坐,坐在本体石像下星卦阵图上,理了理前襟:“说吧。”

    连城诀同样盘膝而坐。

    他就坐在石阶上,并没有走近。

    虽说身上带着秘宝,不惧守山尊者雷电之力。而且雷泽本体受缚于十二雷宫大阵,元神攻击威力有限。

    可此处终归是八百宗禁地,面对曾经敢叫嚣挑衅圣主大人的雷泽神兽,连城诀不觉得谨慎一些有错。

    “晚辈此来,要与师伯谈一笔交易。”

    “交易?哼哼……金银珠宝,修行秘典,荣誉地位,本座实在想不出世上有什么事情是本座不惜交易需要得到的。”

    “晚辈刚好知道一种。”

    “哦?”

    “自由!”

    雷泽忽然觉得很有趣。

    自由!他已多少年不曾听过这个词汇。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名天赋倒也卓绝的晚辈:“你说你可以让本座脱离雷宫大阵的束缚,不再做什么守山尊者,恢复自由之身?”

    连城诀说道:“师伯也看到了,晚辈即然可以瞒天过海来到此处,说明已参透十二雷宫阵的奥秘,这区区几面阵旗,又岂能阻挡?”

    雷泽恍然!

    他竟忘了这一点。

    无数年被十二雷宫大阵困束,谁人知道他对浩瀚银河的渴望?若能破阵而出,定当现出真身,一口气吞下一片汪洋的雷河方能一解多年压抑之恨!

    到底是活了无数个年头的怪物,他面色不改地看着连城诀说道:“你呢,你想要什么?或者说,本座又能给你些什么?”

    既是交易,连城诀也不藏着掖着:“若师伯得自由身,可有把握对敌经天十二星?”

    雷泽听闻,愈发觉得事情有趣:“一己之力对敌经天十二星,这样的人物,在如今无圣的天下,怕是并不存在吧?”

    连城诀继续试探:“若是十二星其一呢?”

    雷泽笑道:“既与本座交易,本座的实力,你自当心中有数,何须如此试探?”

    连城诀点了点头:“自由之后,望师伯助我一臂之力。”

    雷泽问道:“怎么个助法?”

    连城诀眯了眯眼:“退诸星,夺圣位!”

    山洞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雷泽望着连城诀,瞳孔微缩。

    他被十二雷宫大阵封印,并不是沉睡。所以十年间,星川内乱之事多少也知晓那么一些。

    原本对于他来说,无论龙星妖星谁胜谁负都无关紧要。因为天东圣主之位鹿死谁手,他最终的结局还是那所谓蒙骗无数信徒的守山尊者。

    他并不在意这些内争。

    他记恨青衣道人陈圣,自然乐见其徒子徒孙将天东八百宗搞得乌烟瘴气的结果。

    可是现在,有一个不过而立之年的后生晚辈,八百宗三代弟子,竟然当着他面前声称欲退诸星、夺圣位,这种大逆不道且荒诞的言论让雷泽不由忍俊不禁:“就凭你?”

    就凭连城诀?

    化劫下境的实力便想要挑衅经天十二星之威,在雷泽看来,这是没有自知之明的自寻死路的选择!

    连城诀并不在意这种质疑,何况他所谋之事本就九死一生。

    正如雷泽所言,圣隐十年,这世上没有人能够以一己之力迎战经天十二星。退诸星夺圣位,在他自己看来也是一种天方夜谭。

    他是有些自不量力。

    可怎么也要试一试不是?好在他不是一个人!

    连城诀很认真地说道:“还有我的师弟们。”

    雷泽依旧在嘲笑:“就凭你们?”

    就凭你们?

    经天十二星传人又当如何?莫非真的以为自己尽得十二星川传承,拥有足够以下克上的实力?

    简直是天下笑柄!

    连城诀仍然极为认真:“还有您!”

    雷泽忽然不再说话,只是看着连城诀的眼睛。那是一双清澈见底,却又无比坚定的眼睛。

    曾几何时,他从青衣道人陈圣那里看到过这种清澈与坚定。

    不知为何,这场看似不可能的交易,他内心竟有些动摇。

    不为所谓的自由!只因他想看一看青衣道人圣殒后留下的这些徒子徒孙们,究竟有几分堪堪守护八百宗传承不绝的实力!

    他也想试一试这世上,可否有那个以一己之力迎战经天十二星的人存在!

    有所动摇的雷泽望着连城诀真挚的眼睛:“为什么?”

    退诸星,夺圣位,这是一条不归路。

    连城诀身为八百宗三代弟子之首,无关龙星妖星谁胜谁负,他将来无疑是十二星川下一代掌舵人。

    却为何要走上这一条不归路?

    难道只因迫不及待?

    想起十年里八百宗乱象横生与水深火热的百姓信徒,连城诀眼神中闪烁而过一抹凛冽:“因为他们不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