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一剑去,一剑归
    风雪银城刀剑会圆满落幕。

    刀林剑塔天地二组三甲胜出者,不仅得到洛城主亲自指点修为,更有幸得见真人演示传闻中十九路刀与一意剑式,可谓收获颇多。

    不过刀剑会期间最富谈资的美闻却并不在此,而是城主府内默默发生的两场刀论。

    市井百姓隐有传闻,说刀剑会举办首日,天刀断千劫与刀尊秋北雪如愿以偿从城主大人府中各得一刀,最后载兴而归。

    无论断千劫或秋北雪,各自归府之后皆封刀闭关不问世事,传说欲破化劫入神引,迈出最后一步以刀成圣!

    对此,天下翘首以待!

    至于两位尊者所得之刀究竟是否出自城主大人之手,当中秘闻不得而知!

    而就在世间百姓对此盛会况景广为传颂时,无人知晓,远在中州的昆仑七十二奇峰剑阁山门处,月色照东窗,夜深剑寂人静时,有人负剑下山。

    自昆仑变剑阁陨落两圣人后,那人独掌剑道圣地七十二奇峰,被誉为剑道一途近千年难遇的盖世人物。

    他坐镇剑阁十载,昆仑七十二峰如日中天,浩然剑气达万丈天听,大有昔年老祖开创辉煌之状!

    那人正是坐而观山百万剑,一剑陷仙诛圣人的牧云剑城!

    ……

    山间蝉鸣,清风低语。

    浓密的青梅树林沉浸在无双皎洁月色下,聆听群峰间无数把剑酣睡的醉人声音。

    一袭剑素袍,头挽剑木簪的牧云剑城沿石阶山路徒步下山。

    他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所以路过剑阁山门解剑碑时,惊动了守山同门。

    值班守山的是金剑门下一位同辈长老。

    见掌门师兄十年里首次负剑下山,那位金剑门长老不敢有过多疑问,只是与门下数名弟子恭敬地执剑行礼。

    “都退下吧。”解剑碑旁,牧云剑城负手而立,背对着众人。

    “尊掌门令!”

    “等等……”

    牧云剑城忽又唤住金剑门值班弟子,转过身说道:“传我剑谕。”

    守山门人齐齐跪地。

    牧云剑城继续说道:“十年之期已满,不久后中庸剑上山,凡我七十二峰守山弟子,皆不予阻拦!本座已交代四门三堂诸位门主长老,中庸剑登山之后便暂代剑阁掌门之职,行掌门之事。有不尊剑谕者,请执法堂以背叛浩然剑道之名门规惩处!”

    亲身经历过十年前剑阁圣殒往事的金剑门长老愣了片刻。

    有些难以置信!

    自王小二师兄被掌门驱逐下山后,中庸剑之名成为一种禁忌,已有十年不曾被人提及,声恐惹了掌门不悦。

    可没曾想十年后七十二峰里第一个提及此名之人,竟是掌门师兄!

    莫非群峰间传闻有假,当年并非是掌门师兄妒才,担忧中庸剑危及尊位才以家族血亲性命要挟小王师兄十年不归?

    是了!

    掌门师兄坐而观山百万剑,后一步化劫。十年里将王道剑修至极致,怎会妒忌小王师兄不胜之剑?

    见守山长老沉默不语似有所思,牧云剑城声色微厉:“怎么,是否还要本座重宣剑谕?”

    “弟子不敢!”

    不再迟疑,金剑门守山长老抱剑低首:“弟子谨遵剑谕!”

    牧云剑城点了点头。

    转身负剑下山。

    那位金剑门守山长老远远望着那道挺拔如剑的背影,口中喃喃:“七星龙渊!”

    他确认了一个事实。

    然后汗流浃背!

    ……

    华灯高挂。

    昆仑山下天墉城内深夜里少有行人,却偶有狗吠。

    牧云剑城走在城中寂静的街道上,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客栈,小王师弟父母双亲所经营的客栈。

    他抬头望了望客栈牌匾,有往日记忆浮现。

    他并没有多做逗留。

    他还要赶路。

    赶到海角之畔,亲眼看一看那朵十年后重新盛开的彼岸花。

    “常听您提及的海角之畔,望能再开一朵彼岸花。若有那天,徒儿会远赴天涯,在彼岸花旁将龙渊埋下……”

    这是他十年前许下的承诺!

    如今他要去实现这个承诺!

    ……

    辞月迎日,又是一天。

    崭新的阳光用博爱浩瀚的胸怀普照着大地。无论山川河流,绿林城堡,它无差别地将光明传递人间。

    荒凉古道上,微风轻拂而过,掀起层层黄沙。

    已不再是少年的他用脖颈围的粗布灰巾擦了擦脸颊尘土,竹笠下那双分外明亮的眼眸远远地眺望着黄沙后的那座巍巍雄城。

    帝王盟麾下十三王族,其中第五世家家主第五策镇守的天启城,是西方归来者通往中州的门户,也是无法逾越的必经之路。

    是的,古道荒凉,黄沙弥漫,这人来自西方。

    天西镜中缘破碎世界居住着无数奇人异士,更有许多异族。那里没有法度,没有约束,烧杀抢掠实力为尊适者生存的道理在黄沙里诠释的淋漓尽致。

    虽说有释家佛门灵山祖庭为圣洁之地,可即便是得道真佛降临世间也无法教化那片世界,无法普渡众生。所以镜中缘破碎世界一直有一种不成文的说法,凡能走出西方界的大陆人,没有弱者。

    古道上目光坚定不移向天启城一步步走去的中年男子同样不是弱者,无论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十年前,凡过手之剑,他未曾一败。

    镜中缘破碎世界的十年里,无论妖魔鬼怪还是奇人异士,他依旧未尝一败。

    他同样也没有任何胜绩!

    无胜无败!

    他修的便是中庸之道,中庸之剑!

    他是王小二,昆仑剑阁七十二奇峰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王小二。

    他的容貌很普通。

    他本就是个普通人。

    可他不想再做普通人!

    十年之期已满,中庸剑道已臻至无极的他如约归来。

    他要战胜一个人!一个披靡天下傲世苍生的剑道王者!

    那人是他的师兄,牧云剑城!

    他相信,只要战胜师兄,中庸剑便不再中庸,而他也不再普通!

    此时此刻站在天启城前的王小二并不知晓,那位在他心里仇恨着十年的师兄,已经离开了昆仑诸峰。

    放下了掌门之位,放下了一切。

    一剑归来,一剑离去,就如同当年拜师学艺先后下山的熵与焓。

    殊不知,这是剑阁弟子的宿命!生生世世纠缠不清的宿命……那年剑阁有两徒,而今谁为剑故,谁又为情故!

    (ps:又是一个很喜欢的章节,很喜欢的剧情。楼兰很早就说过,钧天图不是一个故事,是很多很多故事,在每一个故事里,每个人都可是主角。就如同那年剑阁有两徒,故事在传承里总是惊人的相似,多好。当然了,还有我路痴师兄重新登场。这里省去了师兄弟两人和天刀,秋北雪论刀的过程,毕竟不是生死之战。刀剑会也是,是下一代的故事,楼兰在叙述男主这一代中会侧面描写。这叫承上启下,承接上一代,启蒙下一代。嘿嘿,师兄的故事自然还有,往下看吧。明儿个又是一号,厚颜求点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