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刀剑会
    风雪银城有座城中城,是基于昔年大燕帝国巍巍皇城北宫改造的禁城。安红豆一年前颁下城主令着手开建用于刀剑会举办,城中城于三月前彻底竣工。

    眼看刀剑会举行在即,洛长风担忧城内仍有异族残余居守,便命燕翎卫在最后三天之内对风雪银城所有外来者进行一次彻底排查,并且全城戒严。

    今日正是刀剑盛会首日。

    城中城刀林剑塔周围人满为患,凛冽风雪天并没有浇灭人们对这场盛会的期待与憧憬,来自天下八方的年轻修行者多不胜数。

    远些来说,有昆仑剑阁七十二奇峰金银铜铁四门年轻令主及十数位师兄弟,其中包括林尘这般地玄新榜榜上有名的少年天骄。还有与剑阁齐名被誉为刀道圣地的断家刀山枯冢悉心培育的未来天刀刀魁,两断刀与朱颜血。即使是避世多年隐姓不出的北雪山庄,此次也破天荒地派出三名核心弟子来此历练,增长见闻。

    论出席此会的大人物,有天刀断千劫,有北雪山庄刀尊秋北雪,有天机阁大掌柜楼主,有提兵山主江满楼,有两界山代表青魔手。

    十三王族沈家无人入席却送来贺贴,便是东楚明王君泽玉也命苏小凡与未央生二人亲自前来观盛会,还有风闻洛城主代书院收徒之后而到访的昔年书院同窗,更遑论江湖里大大小小宗门派系无数……这般阵容,可见风雪银城十年之盛名!

    清晨一早,安红豆便亲率宇文阀与诸多翎卫入主城中城。

    今次刀剑盛会首届,无论刀林或剑塔,凡参与比试者按照实力修为分作天地两组,与天机阁颁布天阙地玄榜单境界等级相似。

    天字组中,最为热门人选自然是风雪银城城外斗刀尚未分出胜负的断家两刀与拜师成功的南宫九。而地字组内有许多地玄新榜中人,当数柳十三与剑阁新代林尘之名较为熟知,夺冠风头一时无两。

    可令许多江湖人好奇的是,作为此次刀剑会举办东道主,主持各项事宜的人一直都是那位风姿无双的主母大人,而风雪银城城主洛长风由始至终并未露面。

    洛长风无需出面。

    按照刀剑会既定规则,在刀林剑塔比试三甲定下之前,他都不需出面。何况,风雪银城城内还有两位为了一睹屠刀之容不远千里而来的刀道前辈。

    ……

    “二位前辈当真坚持?”

    城主府内,洛长风与天刀,秋北雪三人列席而坐。席间所议无它,自是二人入风雪银城的初衷。

    无论天刀断千劫或是秋北雪,始终不忘观屠刀之容,欲与洛长风一刀较高低。

    为此,洛长风陷入一番沉默。

    “洛城主有为难之处不妨直说。”

    秋北雪自认不是强人所难之人,今番来到风雪银城有幸得见天刀已是此行之莫大收获。与天刀一战虽并未如愿,可那一声刀来让他暗叹不如。

    至于对神兵屠刀的坚持,说起来也是锦上添花的意愿,秋北雪并不强求。

    洛长风沉默片刻微微笑道:“倒是没有为难之说,只不过晚辈一人一刀,如何应对两位前辈两把刀?”

    断千劫捋须低眉。

    强者论刀,彼此当处修为巅峰一刀而定高下,方算公允。若他与秋北雪二人有先后顺序之分,那么第二个迎战屠刀的人,一战之果必当无法尽兴。即不能得见屠刀真正无上之威,又如何轻易越过心中屏障迈出以刀入圣的最后门槛?

    如此倒不如不论!

    见两位前辈沉默,洛长风举起杯盏敬道:“刀剑盛会有三日之期,如二位前辈无甚要事,便可多逗留些许时日,待长风一战之后静养数日,或可再接下这第二刀。”

    “不必了。”

    突兀的声音在厅堂外响起。

    堂内洛长风与两位尊者面带警惕之色同一时刻向那银白的厅外望去。

    风雪凌舞的院落忽见数十道剑光游刃而走,满园银树随之叶落,伴随着飞花白雪迷乱不停。

    那剑光游走的中心有道愈发清晰的人影逐渐凝成。

    厅堂内氛围骤然紧张。

    洛长风虽尚未化劫,可他的实力普天之下有目共睹,比之化劫境尊者丝毫不弱。何况还有两位刀道至强坐镇此间,三人竟对来者全然无察,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事实!

    须知那十天显圣藏镜人尚不曾躲过天刀与秋北雪二人感知,莫非来者修为要在藏镜人之上?

    天东圣殒,帝御天殁,书院应劫,剑圣灾变。天机老人与白知秋圣隐十载下落不明,来人会是谁?

    显然不是天机老人,也不是死而复生的白知秋。

    那人随风雪侵袭而入堂。

    那人赤发,负剑,笔直地站在堂中,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何止是似曾相识,洛长风忽然想起,他认识此人。

    席间惊起,洛长风试探性地问道:“燎原剑柳烧天?”

    然而他的话才脱口,便顿时意识到问题所在。

    昔年燎原剑登上书院欲与师兄一较高低,不幸被封印中醒来的易行川吞噬元神变作行尸走肉。后来昆仑山浣花洗剑,洛长风曾亲眼见过沦为傀儡的柳烧天,哪里是如今这般栩栩如生的活人模样?

    洛长风眯了眯眼:“你不是燎原剑!”

    他看着那拥有着与柳烧天体魄表征容貌均一般无二的男子,他的目光在后者身上打量了片刻,最后远远地盯着对方的眼睛。

    两人视线交汇的瞬间,洛长风的内心被深深触碰,有一刹那的柔软,一刹那的隐痛。

    那双眼睛,很熟悉,像极了一个人……

    鹤发老者与秋北雪也在打量着神鬼不觉冒然擅入的赤发男子。他们从后者身上感知到无匹的剑意,那剑意来自那人身后那把燎原剑。可除剑意之外,还有一股并未刻意隐藏的恐怖刀意。

    刀意之强,令不自觉缓缓起身的秋北雪与断千劫二人满脸诧异!

    没有理会厅堂内两位刀道尊者的目光,赤发男子看着面容惊愕的洛长风微微笑道:“怎么,那日将你击昏的仇恨,到现在还记着呢?”

    十年前书院覆灭前夕忘情川内的情景猛然涌现脑海,洛长风顷刻间泪眼朦胧:“师,师兄!”

    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到如今纵使相逢应不识。

    唤一声师兄,心脉被记忆刺痛。

    洛长风噗通跪在赤发男子身前。

    双目含泪,深深叩头。

    他把头埋在地上,他在笑,也在哭。

    他又哭又笑,悲喜交加!

    厅堂内两位刀道尊者识出这一声师兄意味着什么之后,为之骇然。

    ……

    占据着柳烧天身体的皇甫毅伸出长满老茧的手掌,抚摸着师弟那满头银发而喟然叹息!

    十年!

    生离死别!

    如今洛长风贵为风雪银城城主,无论修为地位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得满城百姓气运加身,普天之下谁敢抚其银发?

    唯有此一人而已!

    因为在皇甫毅眼里,洛长风永远只有一个身份……菩提书院川字门徒十一师弟的身份。

    皇甫毅将洛长风搀扶而起,望着两位刀道尊者。

    谁敢欺负他的师弟?

    那神色一如那年:“无相道宗门下皇甫毅,向两位前辈请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