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乘莲台而来
    无论藏镜人真实目的为何,无论他所谓的出手是寻机相助困兽之斗的异族同类,还是趁机摧毁灭口,在鹤发老者面前如此冒然失去耐心的行为注定无法如愿。

    因为天刀不允。

    十天显圣之中,断千劫自认无绝对实力一刀斩下藏镜人或井中月其一首级。天刀出刀,没有强弱,亦不会分神。

    一刀斩不断的繁琐,纵有千刀也无济于事。

    可救人与杀人终究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天刀无法杀藏镜人,却并不代表没有法子从其手中保住那么些个性命。

    缘由同样很简单。

    救人或杀人,都不过是一刀之事。

    当金缕衣镶嵌的许多玉片溢射出成千上万道流焰异火烟花般划过天空降临那座院落时,天地间再三响起天刀吟。

    断千劫出刀前伴随着一声君临天下的天刀吟,那像是一种提醒。可当所有人听到这声刀吟之时,天刀却已然收刀!没有人看到他何时出刀,便是刀道修为分毫不弱于天刀的刀道后辈秋北雪也暗自叹服!

    天刀收刀,而后随手一扔,手中天刀横穿万里再度飞回断家枯寂刀山之中。

    藏镜人已然不知所踪。

    天空里唯飘荡着其如疯如魔的笑声。

    而他出现的地方,那里,只剩无匹刀芒渗入后如同切不开的水流般而渐渐愈合的虚空裂痕。

    鹤发老者断千劫负手而立虚空,任那疯魔般的笑声渐行渐远,一双蕴含万千刀芒的眸子仰天查地,直到确认诺大的风雪银城再无藏镜人气息之后,才稍稍松缓了一口气。

    他看着那些烟花般爆炸之后所溢射的白色流火覆盖了整座院落,却并没有出手营救的打算。

    一直观望的秋北雪亦如是。

    无法眼睁睁看着百余位翎卫弟兄尽数葬身流火,焦急万分的江满楼手中墨攻机关变幻,变成一柄伞的模样。

    他正要出手挡住那些洒落银城的流火,却看到一朵圣洁无比的莲花从院落里盛开,然后在无数道目光之下,缓缓飘升而起。

    那莲花神圣的光芒将一道道流火尽数吞噬。

    那莲花翩然升至云霄深处,神圣的光芒渐渐淡去,莲花上,风雪中,显露两人影。

    一袭黑衣衬托出修长而笔直的伟岸身影,三千银发下是一张俊朗而坚毅的脸庞。

    洛长风与安红豆乘莲花台而来,他显出身影的那刻,右手并指而引,断剑不更归飞射而出,在天空画了个半圆,而后飞入燕翎卫布下的罗网之中。

    剑风呼啸,血光溅起,那剑连斩头颅一百三十六!

    一剑出,异族尽殁!

    风雪银城好像一刹那安静了下来。耳畔清静,再无人喧哗,再无人打杀。

    城中无数道火热的目光遥看着那剑唰的一声飞回莲台上黑衣银发的男子手中,最后化作光点消失不见。

    还不待那些初次踏足风雪银城的江湖人士猜测来者身份,一声喜出望外的呼喊顿时让所有人惊呆!

    那声音来自柳十三。

    柳十三唤了声师父。

    人们惊呆,却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紧接着一百多名燕翎卫齐齐跪落,他们山呼:“参见城主!”

    “参见城主!”

    “参见城主……”

    回荡在风雪银城的山呼,让所有为刀剑会而来的江湖人纷纷擦亮眼眸。

    十年里,人们听过太多风雪银城城主洛长风之名与那些传奇故事。

    如今,他们终于得见真人。

    “那就是风雪银城城主!”

    “黑衣,银发,挺拔,却又如此年轻!”

    “方才那一剑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意剑?”

    “……”

    看着莲花台那对鸳鸯乘,听着耳畔不绝的议论声,江满楼收了神兵墨攻,朝着洛长风白了一眼:“事儿都解决了,你倒是来了!”

    ……

    洛长风的出现正合时宜。

    异族阴谋粉碎于摇篮,柳十三几人又成功脱离险境。值此机会,他若迟迟不肯现身,恐无人能够阻止断千劫与秋北雪的真正一战。

    刀剑会举行在即,身为风雪银城城主自是再不希望旁生枝节。

    城主府内,洛长风与江满楼为主,远道而来的鹤发老者与秋北雪二人为客列座席间,商讨着藏镜人与异族渗透事宜。这是十年里,异族渗透真正第一次受到大人物的重视。

    安红豆则于后院陪伴着身怀六甲的江夫人雨中棠。

    断家后辈独 夫与朱大,乃至十数名助拳剿灭异族的剑阁弟子均被请入府中,在银花飞舞栽满银树的院落风亭中小聚。

    梳洗完毕更换一身衣衫的柳十三与小和尚,松灵韵三人会面后,远远地瞧见天阙新榜的断家后辈与剑阁弟子,便结伴上前问好。

    这时,一名翎卫穿过院廊入了大堂:“禀城主,门外南宫九求见。”

    昔年位列天阙第二的洛长风自然对天阙地玄不会陌生,事实上为开创大世,他也暗中心系着天下未来。

    天机阁颁布天阙新榜前十之内三位使刀人,两位出自断家,是断家悉心培育的未来天刀与刀魁之选,唯独南宫九此人,极少听闻。

    天机阁点评其刀道天赋不输未来天刀,却未对其师承给予过多解释。为此,洛长风曾怀疑过南宫九是否出自北雪快刀的北雪山庄,如今秋北雪便在客间,想来猜测有误。

    正自思忖,却听鹤发老者断千劫说道:“这位小友可不简单呐。”

    洛长风问道:“前辈此话怎解?”

    断千劫看了秋北雪一眼:“如老夫所料不错,方才城门外唤醒刀痴拐刀的后辈便是此人。”

    秋北雪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洛长风颇为讶异。

    从某种程度来说,刀痴白羽可算作他修刀一途的良师益友。虽然素未谋面,可白楼门一战却让洛长风永生记住了这个名字,再到后来书楼学刀……

    洛长风的刀学自刀痴。

    刀痴的刀学自断烟客。

    断烟客一生修为得自两处,天刀断家与无相道宗。

    如今后学晚辈之中竟有人能唤醒刀痴埋葬于白楼门前的那把拐刀……洛长风恍惚产生错觉,觉得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指引,让书院刀道传承不绝。

    洛长风吩咐说道:“快请。”

    (本书正版在纵横,除了纵横之外的渠道都是盗版,作者收不到对应稿费,欢迎喜欢的朋友前来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