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藏镜人
    断千劫与秋北雪同时出刀,可出刀的方向却不是彼此。

    他们一刀斩向左侧,一刀斩向右侧。

    无论断家禁地被奉为传奇的天刀或是北雪山庄摘下的那柄南楼月,共同斩向一处的两道举世无匹刀芒无声相遇,而后交叉成一个乂字,在无数道江湖人士不解目光下远遁风雪迷乱的虚空。

    江满楼负手挥风袍:“怎么?”

    脱困后与江满楼汇合的柳十三咳了声,忽然想起枯井内听到的一个陌生词汇,他抬头看了看师父:“莫非是神将?”

    江满楼诧异地看着身旁徒儿:“神将?天醒神将?你哪里听到的这称谓?”

    柳十三说道:“就在枯井中,方才有人通报说奉神将之命所有人即刻撤走。”

    江满楼不由沉思。

    异族天醒神将堪比此间界十天显圣,若风雪银城暗中潜藏这么一位异族人物而不得知,后果不堪设想!

    银空传来清脆声响,那声音宛如玉碎。

    无瑕多想的江满楼抬眸望去,见乂字刀芒斩去淡化的地方,有道并不真实的身影从破碎虚空缓缓浮印而出。

    那身影极难捕捉,非银非白,是一种弱化的虚无剔透之色。便是六字门道徒,如不是元神感知,站在身边也无法察觉。

    可他再高明的隐藏终究还是漏了破绽,被两位刀道尊者一同逼迫现身。

    “好刀!”

    雄浑的声音传荡银城,于是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注意虚空中逐渐凝实的诡影。那人一身金缕玉衣覆体,反射着银光,头戴相同的帷帽,看不到面容,辩不出男女。

    那人徐徐走来,在距离两位刀道尊者三十丈处的位置停下脚步。

    那人向天刀抱拳:“多年不见,断兄风采依然!”

    一声断兄让江满楼大为惊讶,世间能与天刀断千劫相互称兄道弟同辈论交的人不多,能接得住天刀与秋北雪二人各自一刀而毫发无损的人也不多,再融合此人浑身上下金缕衣的特征,一个久远的名字忽然浮出脑海。

    忽见天刀捋须说道:“看来天西镜中缘世界对你已没了兴趣,藏镜人!”

    天刀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此当藏镜人这三个让世间江湖忘却多年的字眼重新回荡耳畔时,风雪银城里响起一阵可怕的喧哗。

    ……

    “十天显圣之一的藏镜人!此人已多少年未曾离开天西,如今来风雪银城作甚?”

    “天下无圣十年里,便是十天显圣也尽皆圣隐力求破境,没曾想今日风雪银城竟然出现两位!”

    “传闻藏镜人与井中月共列十天显圣,无论刀山火海二人形影不离,这才占据一个名额。现如今藏镜人现身,那位同样神秘之极的井中月会否就在此处?”

    “还有那位与天刀对峙的人是谁?刀道修为如此惊人!”

    “……”

    似这般喧哗声填充了半座银城。

    无论城门外观看天阙新榜南宫九与独 夫斗刀的江湖人,或是各大客栈街巷里驻足流连的往来者,全部蜂拥而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四周近百名燕翎卫布下的天罗地网以及罗网之中酣斗厮杀的双方时,许多人又极为警惕的远离了开来。

    十年间异族渗透,并不算真正大规模入侵脚下山河。而越界的异族人士又极为谨慎,大多乔装,遮去身前纹案图腾,除了燕翎卫与剑阁下山弟子之外,许多江湖人对异族也是只闻其名,少见其人。

    而眼前燕翎卫所绞杀的罗网中,足足数百名异族……对于绝大多数第一次真正见识异族的江湖人来说,如何不心惊!更遑论上前助拳!协助燕翎卫围剿异族!

    不过这其中也有异数。

    风雪银城即将举办的刀剑会,不仅吸引断家门下未来天刀与刀魁至此,昆仑七十二奇峰剑阁弟子也同样在列。只是下山以来秉承掌门之训,都是低调行事。如今见燕翎卫围剿异族,十数名结队而来的剑阁负剑弟子毫不犹豫地从人群中纵越而出,加入了混乱的战场。

    ……

    江满楼与宇文阀相互对视。

    他的心思并不在藏镜人身上,也不在未曾现身的井中月身上,他在想一种可能,一种天下人或都被真相蒙蔽的可能。

    假如藏镜人的出现不是偶然,而是筹谋已久的阴谋,与异族齐聚风雪银城的行为无法割离的阴谋。

    那么异族口中神将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修为堪比此间界十天显圣的异族一位天醒神将,竟是十天显圣藏镜人?

    若真如此,岂不意味着井中月藏镜人位列十天显圣时开始,异族便已在为万年后乱世劫启的大举入侵而谋划布局?

    这局可布了千年!

    脑海中的假设太过于可怕,江满楼不愿也不敢继续胡思乱想。

    他望着那浑身隐藏在金缕衣中的身影。

    ……

    藏镜人看着天刀说道:“偶然路过此地,见两位刀尊如此雅兴,本座怎能不驻足一观这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刀圣之战?”

    天刀并没有理会藏镜人的说辞。

    他俯视了一眼下方混杀的人群。

    十天显圣之中井中月与藏镜人久居天西,极少涉足镜中缘世界之外的地方,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何缘由会让藏镜人踏足此地。

    所以他看了看那些被绞杀的异族……

    十年间,即便封刀不出不问世事,断千劫多少也从家族晚辈口中听闻过异族渗透之事。

    比起洛长风与牧云剑城这些驱杀异族的晚辈,断千劫知道一些天西辛密,更加相信异族入界不过是些宵小之辈,真正的强者根本无法越过天西那道屏障跨界而来。

    这也是十年里,十天显圣或者断千劫这般强者对异族渗透不予多问的原因所在。

    可眼前情况似有变故!

    数百名异族暗中齐聚风雪银城,断千劫意识到,这似乎是一场指挥有序的密谋!

    谁能统领这些异族?是天策上将已越界而来,还是与自己修为相差无几的天醒神将?

    算一算时间,距离那次乱世劫已有近万年。

    难道镜中缘世界里阻隔异族强者的那道天险屏障垮了?

    思虑及此,天刀不由深皱眉头!

    便是天刀这不经意的一眼,让藏镜人下了决心。

    那隐藏在金缕衣之中的人影有些不耐烦地继续说道:“这些蝼蚁太过烦躁吵杂,待本座为两位稍作清理……”

    藏镜人俯视着下方燕翎卫逐渐收拢的罗网与溅起的血腥刀光。

    他的声音还未曾消散,便已不待天刀答话,他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