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晚辈秋北雪,刀名南楼月
    江满楼听到一声赞叹。

    那声音来自对面的鹤发老者。

    鹤发老者却也听到一声相同的赞叹,那声音并非他自己,他眸中精光闪闪向客栈某个方向望去……

    江满楼也随之诧异的望去。

    他看到一个人。

    一个中年男子,像是客栈掌厨的中年男子。

    糊里糊涂的他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不知天刀前辈那句好刀言出何故,他转过身想问出究竟,却看到对面而坐的鹤发老者已经没了踪迹。

    那位中年男子也同样无迹可寻。

    江满楼惊慌之余喊了声:“人呢?”

    ……

    刀痴拐刀重现风雪银城,对整个天下修刀者来说都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换作十年前,天刀也会经不住心中诱惑去那喧闹的城门外看上一眼,看看究竟是谁唤醒刀痴那把沉睡十年普通却又极具灵性的拐刀!

    可他还是忍住好奇。

    因为面前有更令他好奇的事情,有更让他迫切一观的刀!

    “北雪山庄秋北雪见过天刀前辈。”

    风雪银城最高的那座酒楼里,相逢恨晚的鹤发老者与中年男子相邀而坐。

    那名男子见礼之后探出手掌,掌心有一轮弯弯的寒月浮现。

    鹤发老者瞧上一眼,顿时周身刀意大盛:“此刀?”

    中年男子看着掌心似是舞动的寒月:“刀名南楼月。”

    鹤发老者畅怀大笑:“好刀!”

    天刀数百年见刀无数,除十年前白楼门惋惜刀痴之外,世间再难有刀堪入法眼。

    今日风雪银城,却破天荒连赞三声好刀!

    想起断家倾心培养的那两个孩子,想起拐刀重现,想起那位风雪银城城主,看着面前南楼月……天刀豪情顿生。

    天下有后辈如此,未来千载,刀道一途定当兴盛不衰!

    秋北雪斟酒两盏:“前辈,请。”

    “请。”

    风雪漫天!

    豪情满怀!

    怎可不当浮一大白!

    ……

    风雪银城城外。

    天阙新榜排行第四的独夫难掩战意暴涨,怀中两断刀更是刀芒炙热,融化飞雪。尤其见识到刀痴白羽十年拐刀重现之后,两断刀仿佛遇到可遇而不可求的对手一般激烈沉吟。

    独夫看着那把普通却名誉天下的拐刀,看着那刀极为乖巧的飞到女扮男装的南宫九手中,他压抑着内心的澎湃,用有些沙哑与干涩的声音说道:“刀已取得。”

    风雪银城外聚集了许多人。

    有为刀剑会而来的年轻俊彦明珠,甚至不少天阙地玄新榜中人,也有城中百姓。或许是漫天风雪的影响,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银城城外很安静。安静地除了风雪声外,只有独夫一人沙哑的声音飘荡着,回荡在所有人耳中。

    刀已取得。

    他不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他是在询问。

    “是的。”感受到手中拐刀沿着臂腕传来的亲切气息与风雪中埋没封藏十年而渴望爆发的压抑,南宫九竟也有些无法自制。

    她不再冷漠。

    独夫再问道:“接下来呢?”

    南宫九说道:“拜师!”

    “拜谁人为师?”

    “屠刀之主,拜风雪银城城主大人为师!”

    独夫沉默。

    风雪银城之名十年鹊起,洛城主更是以高深莫测的刀剑功夫令天下修刀执剑者疯狂追崇。不说其他,便是家族那位天刀也心有魔障,未能与传说中银城城主大人一战论高低而遗憾万分,终不愿迈出最后一步。

    这银城刀剑会前的人满为患也是最好的证明,年轻一代趋之若鹜,天阙新榜南宫九拜屠刀之主为师自然情理之中。

    可身为天刀继承者,独夫总该要做些什么。

    无论是维护天刀声誉向世人证明屠刀与天刀之间孰强孰弱也好,或是单纯的为了怀中两断刀迫切一战的一己私欲也罢,有幸亲眼重见拐刀现人间,又怎奈得住刀客寂寞!

    沉默片刻后,独夫望着凌乱风雪后的那道身影:“天机阁颁布天阙新榜前十之中,使刀的有三人。”

    南宫九说道:“久闻两断刀与朱颜血之名。”

    独夫继续说道:“我与朱大自幼一块儿长大,两断刀与朱颜血之间碰撞过无数次。两断刀知朱颜血,朱颜血同样深知两断刀。天机阁点评中言,你南宫九也会使刀,可天阙新榜连同我在内,从没有人见识过你的刀。”

    南宫九并不否认:“我会使刀,却没有刀。”

    似是一直在等待着这句话的独夫接道:“现如今,你有刀在手。”

    “你想试试?”

    天阙新榜前十之中,有三人使刀。

    两断刀第四。

    而独夫身边那位朱大姑娘,手中朱颜血却还要在两断刀前,排名第三。

    南宫九位列第九。

    她可以质疑天阙新榜位次有误,却无法亲自向世人证明。

    因为她手中无刀。

    现在不同,她非但手中有刀,还是最称手的一把刀。

    她问独夫是否想要试试。

    实则她是在告诉自己。

    试一试,试一试刀,两断刀!

    面对挑衅,独夫没有回答。

    因为他已用行动给出最好的回答。

    两断刀出鞘。

    风雪银城城外有一道数十丈长的刀芒扬起……

    ……

    城中最高的那处酒楼里,有位刀客手中杯盏没有任何征兆忽然崩碎,酒水洒落手中。

    同伴动筷,然而夹菜时,那双筷子诡异地被整齐切断。

    拨弄算盘的掌柜指尖触碰算珠,算珠顷刻化为齑粉。掌柜惊愕之余,抬首望见悬挂着的菜谱齐刷刷掉落,那些绳头切痕平整。

    许多酒客惊动。

    他们转头望来,下一刹,脸颊便浮现细细的血痕。

    他们伸手触摸着微凉的脸。

    然后不知不觉,衣袍撕裂。

    又无声中,发丝断落。

    断落的发丝着地那刻,桌上的刀便开始颤吟。

    酒楼里所有的刀在同一时刻颤吟。

    然后大风起。

    无名而凌厉的大风将所有的桌子切断,将所有的杯盏茶碗崩碎,将所有的窗刹那掀开。

    风雪毫不客气的拥入酒楼。

    那一霎,酒楼里所有人敬而远之。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望向那岿然不动,气息却恐怖如洪刹那倾泻的两人……

    天刀鹤发如针随风而舞:“请。”

    北雪山庄秋北雪探出手掌,南楼月现:“请前辈赐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