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他要了一碗面
    这几日,风雪银城热闹非凡。

    刀剑会举行在即,天下四方许多年轻一辈,无论修刀也好习剑也罢,亦或是非行字门徒大都仰慕风雪银城城主之名集聚于此,盼望刀剑会上一睹真容,若逢机缘,也可偷学得一招剑半式刀而终生受用。

    这其中包括许多天阙地玄新榜上的年轻俊彦。

    然而凡事总有例外。

    比如今日天刀入城便是例外。

    ……

    那是一位负手行于风雪银城主街道上的鹤发老者。

    他着装朴素,身形魁梧挺拔,漫步风雪中丝毫没有年迈衰老的感觉。

    他就像久经沙场百战不怠的老将军,气息沉稳,眸光深敛,每一步落下都不轻不重,极富韵律。

    然而若是有心人认真观察便会发现,漫天飞舞零落的雪花却没有一片敢落在那道身影之上,所有的雪花在身遭三尺之外都会悄然粉碎,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刀切碎一样。

    粉身碎骨!

    悄无声息!

    可他混行丝毫未被风雪影响的热闹街道上,在往来江湖人士颇多的人群中却又如同普通江湖人一般那么的寻常。

    老者便是天刀断千劫!

    天刀并不是第一次涉足大燕帝国白楼门,却是第一次来到风雪苍茫十年不改的银城。

    满目苍苍,冰雪凉凉,他觉得有些陌生。

    常理说,天下无圣的十年,十天显圣本该纷纷闭关趁此良机打破六字门中道最后那层阻碍视野多年的屏障迈入真正圣人境界,挑起天下大梁。

    可天刀却始终无法放下心头一抹杂念。

    是杂念,也是执念,为声名所累的执念!

    十年里他思前想后,最终决定来此走一遭,望可断去余生仅剩的烦恼,迈出最后圣衣披身的一步。

    断千劫抬头望了眼干净的牌匾。

    刀客客栈。

    神色并无异样的他进了那客栈,那道背影仿佛瞬间回到许多年前,少年郎提刀闯江湖的那些年。

    “小二,来碗面。”鹤发老者在客栈里找了个热闹的位置坐下。

    粗略看了眼周围,尽是些提刀抱剑的江湖人士。奇装异服,各种口音皆有。

    鹤发老者并不称奇,想着以那晚辈近十年之名,能吸引如此多的奇人异士观摩刀剑会自在情理之中。

    “我们这儿有阳春面,牛肉面,快刀面,老先生要哪一种?”刀客客栈里出入人士多为江湖客,店小二自有一番眼力,形色各异无论怎样歇脚的客人,他都不敢有所怠慢。

    “何为快刀面?”鹤发老者微感讶异。虽说多少年未行走江湖,可确实不曾听闻快刀面之名。

    “老先生有所不知。咱们客栈有位新来掌厨,双手刀使得是快若疾风眼花缭乱,由他那双刀切出来的面……啧啧,小二我……”

    “就来碗快刀面吧,多放些葱花。”掌厨使双刀,倒是鲜有耳闻的奇人奇事,鹤发老者难得入江湖,也想沾一沾久违的市井江湖气。

    “好嘞!老先生稍等片刻,面一会儿就到。”

    不稍片刻,一碗热腾腾的快刀面就端上了桌。

    “老先生您慢用。”店小二擦着手站在一旁。

    鹤发老者并未着急吃面。

    而是深深看了眼那碗快刀面,深邃的眼眸里罕有精光闪烁,不由轻声道了句好刀。

    店小二不解。

    心想着这快刀面卖了好些日子,许多客人都是入口后情不自禁赞一声好面,还是头一回听人说好刀。

    “老先生会使刀?”店小二试探性的问道。

    “砍了几十年柴,算不上使刀。”鹤发老者捋着胡须笑道。

    “老先生不是本地人吧?”

    “几十里外的山野小民,听说咱们银城有场盛会,进棺材前也想来长长见识,睹一睹城主大人无双风采。”

    “老先生这次可算来对了!”听说城主大人之名,小二顿时兴致勃勃。

    “哦?”鹤发老者抽出筷子似笑非笑。

    “天下间使刀用剑的,谁不想见咱们城主之风流?这次刀剑会名义上虽是江湖晚辈的指点切磋,可小二我敢保证,像剑阁断家北雪山庄那些刀剑名门大派,定然有无数眼线早入了这银城。”

    小二哥信誓旦旦地补充说道:“说不准那位断家老天刀大人,就在这客栈里蹲着呢。”

    多年未曾有此番心境的鹤发老者闻言开怀大笑:“小二哥眼力非凡呐……”

    ……

    “怎么样了?”

    街道的另一头,宁哲梅与几名翎卫紧随其后,风尘仆仆的江满楼看着面前乔装汇报的一名翎卫焦急地问道。

    “回山主,他进了一家客栈。”那名翎卫见礼后便快步跟上。

    “客栈?哪家客栈?”江满楼微蹙眉头。

    “刀客客栈。”

    “很出名吗?”江满楼火急火燎的走着。

    “银城中似这般客栈倒也不少,只是近些日子,那家客栈来了位会使双刀的掌厨,独创快刀面在市井间口碑极好。”

    “那掌厨何许人也,可曾查到他的身份?”江满楼问道。

    “无从查询!统领大人暗中观察过那人使刀的习惯,说像是来自北方。”

    “北方?使刀?莫不是北雪山庄的人?”江满楼更为讶异。近些年来,江湖少闻四大山庄之名,若不是提及北刀,他也险些忘记。

    “统领大人也只是怀疑,并无确切证据。”

    “他去客栈作甚?”江满楼又再问道。

    “他,要了一碗面。”

    江满楼驻足。

    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名翎卫。

    要了一碗面?

    位列十天显圣之一天下罕有敌手的堂堂天刀大人,不远千里而来风雪银城只为了吃碗面?

    这都哪跟哪儿?

    抬首望去,不远处便是鹤发老者落脚的刀客客栈,江满楼吩咐说道:“宁大哥与诸位暂且退去吧,既然人家并未显露敌意,我们也不可失了礼数。”

    宁哲梅有些担忧说道:“可是……”

    江满楼拍了拍宁哲梅的肩膀:“放心!天刀与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总不至于拿我祭刀。”

    ……

    江满楼独自入了客栈。

    也是刀客客栈。

    客栈里人满为患,可他还是第一眼瞧到那道刀意逼人的高大背影。

    他选了张桌子坐下。

    与鹤发老者面对面的一张桌子。

    他掏出一锭金子,店小二极为识趣的给桌旁两位客人换了个地儿。

    将只有江满楼一人独占的桌子打扫干净后,这位提兵山主唤了声:“小二,一碗快刀面。”

    (ps:这一章算是楼兰比较喜欢的一章,天刀入城,要了碗面。嘿嘿,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