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有人欺负你媳妇儿
    自称为嫪的异族先生临死之前都不敢相信自己会遇到神兵榜中最为神秘的相思赋。

    二八年华,神兵十六。

    自从被天机阁列入榜单之后,世间人再无所见再无所闻的相思赋竟然被一个红衣丫头习成!

    他辛苦谋划此局,未曾想结局竟是人算不如天算!

    ……

    安红豆翩然而立楼宇之上。

    看着倒下的异族身影,她恍惚想起许多年前的一幕景。

    那是她很小很小的时候。

    那时的她刚会握剑。

    父亲见她对木剑爱不释手,便在六岁时高价钱从提兵山藏兵谷定制了镶嵌着玲珑骰子的玲珑剑。

    有一天,个头不如玲珑剑长的她提着剑偷偷街上玩耍,路过一处戏台。她被戏台上美妙的歌声音律深深吸引,像个小姑奶奶似的死活赖在台上,随那戏子扯着小嗓门唱了起来。

    都城里戏坊也大都识得或听闻安家那位出生便不怎么安宁的小姑奶奶之名,因此也不敢施强,只好唱着自己的戏曲,任凭这位姑奶奶随心所欲。

    安红豆自幼聪明剔透。

    她很快学会了那首戏曲……

    有个倾城绝世的年轻姑姑意为相思赋找寻传世门徒。

    那一年,那位彩衣姑姑路过星云州都城,在戏台下听到小安红豆颂唱的童谣。

    那并不是童谣。

    安红豆颂唱的其实仍是那首喜爱之极的戏曲,只是在她口中唱来更像是童谣。

    倾城绝世的彩衣姑姑被安红豆稚嫩而清脆如风铃般的声音吸引,便就此驻足。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安红豆。”

    “你的剑呢?”

    “她叫玲珑。”

    彩衣如蝶的年轻姑姑轻揉着小安红豆的脑袋自言自语:“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在遇见那个他以前,那位姑姑从不信命,更不敬天。

    在遇到安红豆之后,她对冥冥之中这四字深信不疑。

    那一年,彩衣如蝶的姑姑将世间只闻其名未见其威的相思赋传授于安红豆。

    那一年,安红豆方知最爱的那首戏曲原来叫做上邪。

    上邪里说的是一个故事,关于才子谢安与楚怜两人的故事。

    这些故事都是彩衣姑姑说与她听的。

    那一年,姑姑离开。

    她说相思赋出于谢安之手。

    她说她就是楚怜。

    彩衣姑姑离开的那年,安红豆年方二八。

    ……

    是的,神兵榜排行十六的相思赋不是一柄剑,也不是一支舞,它仅仅是一首词赋,普天之下除天机阁之外鲜有人知具体内容的词赋。

    这首词赋,便是洛长风也闻所未闻。

    安红豆实在想不通,倒下的那具异族尸体到底如何得知相思赋之名!

    可当下的情形着实不容得她多想。

    因为除掉异族天策上将之后,脚下的院落楼宇也好,大地也罢,却还在不停地颤抖摇晃,这般幅度与频率甚至比起那尊法相真身所带来的动静还要恐怖。

    院落里与李典等众多翎卫厮杀的异族面对这般动静竟然纷纷跪倒下来,像极了天东八百宗膜拜神庙圣主那般虔诚姿态。

    一袭红衣的安红豆极为不解望向异族膜拜的方向,她看到湖水在翻滚沸腾,如泉眼般不停涌出,好似有不知名的怪物将要浮出水面一样。

    然而下一刹,心中疑虑尽消。

    因为她忽然想到一件事,因为她亲眼看到那件担忧的事变成现实。

    素来无人迹可寻的秋水山庄后院有处禁地。说是禁地,那里其实什么也没有,除了一方周围杂草丛生的古井深潭。

    那古潭潭口下坠着八道不知何种材质制成的精纯锁链,或许是常年浸泡在水潭中,又或许久无人问津的缘故,八道长不知几许的精纯锁链上早就生满了铁锈。

    当安红豆视线眺望而至时,古潭潭口旁的八道锁链猛然绷直。一声古老的异兽声鸣自古潭之内传出,紧接着,潭口内的水位开始疯狂的上升汹涌。

    瞬息的时间,骤升的水位突然崩出潭口,那水柱犹如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惊得李典等人纷纷后退。

    安红豆也不得不跃起避之锋芒。

    又是一声令万兽臣服的异鸣回荡天地,古潭潭口八道锁链齐齐崩断,潭内一道长长的青色光影破困而出,冲至云霄深处,卷动漫天风雷。

    所有人遥望而去,见一条背生双翼的青色巨龙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恶狠狠地瞪着一袭红衣安红豆。

    “是你杀了本座部下天策上将?”

    龙吟震耳。

    修为不足的翎卫等人都纷纷捂上耳朵。

    而那冒充明月蝉的一众异族也是紧贴着地面伏在那里,头也不敢抬。

    安红豆心道不妙。

    方才如此棘手堪比化劫境的家伙只是一位天策上将,这条传说中被锁龙潭困住不知多少年的应龙称其部下,那岂不是意味着这条孽龙乃是一位真正的天醒神将?

    安红豆曾从洛长风那里了解到,异族之中当数天醒神将最为难缠,他们的修为堪比此间界十天显圣甚至是神引境圣人。

    安红豆心想,便是动用相思赋怕也奈何不了此龙。

    那条被秋水山庄锁龙潭困住不知多少年,又不知何时脱困的应龙显然没有多少耐性,他见安红豆沉默不语,便龙吟道:“快纳命来!”

    “等一下。”安红豆忽然情急的喊道。

    她蛮不好意思的笑着。

    那般姿态,倒不像风雪银城主母大人,像是怕死怕疼更怕痒的俏皮小女子。

    堪比圣人的天醒神将,她自知不是对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从来不是她的作风习惯,也只有洛长风那个家伙经常一根筋死磕到底。

    “还有何话说?”龙吟道。

    安红豆焦急地看着风卷云怒的天空。那般模样,委屈地像是要哭泣一般可爱。

    忽然,她捕捉到一个方向。

    那里明明什么也没有,可她却撒娇说道:“洛长风,有人欺负你媳妇儿。”

    ……

    李典等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着眸子。

    那些跪伏的异族也忍不住抬头望去。

    应龙怒视。

    在那片看似风平浪静的天空里,有一道人影从冰天雪地中走来。

    那人披着黑色的袍子。

    那人满头白发。

    那人是风雪银城城主。

    那人是洛长风。

    堂堂风雪银城城主大人,怎么会愚蠢到被人偷了玲珑骰子也不得知?

    安红豆吻别离开银城之后,他其实一直在暗中跟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