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相思赋
    世上没有刀剑不入的人,有的只是不够锋利的www..1a

    安红豆信任手中玲珑剑。

    无论那庞然大物是真身也好法身也罢,她皆会一剑破之。

    唯有一剑破之。

    生死相搏,她不会手下留情。哪怕柳十三藏于风雪银城的真正下落让她有些投鼠忌器。

    ……

    拨弄风云的巨掌按压而来。

    相形之下犹如飞蛾扑火的安红豆御剑而上。

    无数道细若风痕的剑意轰击在那巨掌掌心,像是绵绵雨线滴落湖面,荡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却始终无法刺穿那坚硬之极的巨掌。

    红光冲射云空,安红豆玲珑剑至。

    那剑抵在掌心之中,不再是绵绵雨线滴入湖面的涟漪,这一剑如高山入海巨浪滔天。

    二者相触的瞬间,恐怖的剑气自剑尖波荡而开,半空之上无论飞沙走石断木残垣,凡剑气波及之处一切皆被切割成粉碎。

    可玲珑剑仍旧无法刺穿那非金非木的巨掌。

    剑身甚至开始弯曲。

    安红豆深感不妙。

    这异族天策上将真身之威,让安红豆恍惚想起当年三千尺剑壁处召出法相金身的大欢喜菩萨,手段倒是颇有相似之处。

    正自思忖应对之法,耳畔忽然传来李典提醒的声音。

    剑顶着巨掌按压之力的安红豆蹙眉望去,又见另一只恐怖大手托掌合来。

    那自称为嫪的异族天策上将法天象地。

    左掌按压。

    世界仿佛在倾塌。

    右掌上托。

    破败的院落,山石草木,所有的废墟又凭空浮起。

    巨大的双掌在摇晃的天地间抱圆。

    掌合的速度极快,骤然收缩的空间内哪里还能瞧见废墟,尽是漫天的尘埃乱欲迷人眼。眼看双掌便要重叠,生死存亡的关头,安红豆的身影化作一道红光冲了出来。

    她用玲珑剑卡在双掌之中,给自己创造这生死一瞬。

    面色微红心浮不定的她站在秋水山庄尚且保存完好的那栋楼阁上,她看到尘埃之中那双巨掌终于合在了一处。

    又是一圈恐怖的涟漪荡漾开来。

    涟漪之中,有十数道极为刺眼的锋利光芒呼啸而出,或是嵌入大地,或是掉入湖中,或是切断在这场灾难中幸存并不幸运的古树……那些都是玲珑剑断裂的碎片。

    多么惊心的刹那。

    可安红豆并不觉得惋惜。

    玲珑剑伴随着她许多年,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此剑的秘密。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君知否。

    没有玲珑骰子的玲珑剑并不是真正的玲珑剑。

    因为此剑剑格空无。

    那里本镶嵌着一颗玲珑骰子。

    她曾将玲珑骰子赠给洛长风以示心意,好在此行前顺手带上了它。

    就在她依偎他怀中,说他无趣的时候。

    当那枚玲珑骰子浮空旋转,当安红豆一袭红衣翩然起舞时,那嵌入大地的玲珑剑碎片在剧烈颤吟。

    安红豆翩然起舞。

    她的舞步极美,无法形容的美。

    那不是寻常舞技,更不是剑舞。

    那是一种召唤之舞。

    最先归位的是剑柄,接着剑柄与剑格组合。

    玲珑骰子镶入剑格之中,继而剑骨归位,然后是一片片碎片剑身……在李典等诸多燕翎卫与那明月蝉异族许多道目光下,真正完整的玲珑剑被安红豆握在手中。

    那自称为嫪的异族天策上将巨身随手拔起秋水山庄一座后院院落砸落而来。

    李典与其部属翎卫看得焦急万分。

    此行跟随主母办事,若有了闪失,他哪里还有脸面回城复命?

    情急之下李典纵身而起,欲抗下那砸落而至的宅院。可明月蝉等相干异族中人又岂会袖手旁观,双方便又厮杀在了一起。

    观那安红豆,却依旧在翩舞,仿佛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没有任何察觉似的。

    她非但剑舞,口中还喃喃地颂着诗句。

    “今生缘,难相逢,独守深闺数落红。”

    没有人看到她出剑。

    那翩然的身影明明只是在剑舞,可砸落而来的建筑院落却被切断的整整齐齐。由完整切成两半,由两半切成四半,由四半切成八半……直到切碎成不具任何威胁的砖瓦碎片纷纷坠落。

    那尊法相真身并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双手再度托起两座小山,一左一右轰砸而来。

    安红豆继续剑舞,继续唱诵诗词。

    “从别后,还梦中,两枕心事瘦西风。”

    这一次,那尊法相真身看到数道隐秘的剑光一闪而逝。然后两座小山便轰然瓦解,依旧碎裂的整整齐齐。

    “好锋利的剑!”

    异族之中身份及其尊贵的天策上将巨脚一震,赤脚踩踏湖底,秋水山庄前那片贯通江陵的湖泊顿时巨浪滔天。

    不知高达几许的水幕犹如天河般倾泻倒挂,大水铺天盖地冲刷而来。

    那自称为嫪的异族先生并没有被怒气冲昏头脑,他很清楚,再锋利的剑总有切不断的东西,比如说水火,比如说他的法相真身。

    所以在洪流冲刷之后,决下杀手的他双臂大开,一左一右双掌紧随着合拍而至。那般气势,犹如一尊神话传说之中的巨灵神祗。

    好在秋水山庄建立周围杳无人迹,否则这般惊人动静必然会殃及无辜。

    半空之中翩然起舞的安红豆美眸侧目瞥了一眼滔天水幕。在她眼中,这世上仍旧没有切不断的事物,哪怕是无情的水火。

    她依然不为所动。

    红裙飘动,剑舞着绝妙的舞姿。

    天空里传来动听之极的悦耳歌声。

    此时此刻若有琴曲相伴,配上这绝妙舞姿身段,定然倾倒众生。

    “春意动,衣带松,三寸相思千千重。”

    她唱道千千重。

    便真的出剑千千重。

    她的千重剑招藏在舞姿之中。

    第一剑将水幕横行切开,她剑舞极慢,出剑的速度却极快,快到不可思议,快到无法捕捉。

    还不待切开的水幕再度愈合,她的第二剑已然来到。

    由上而下的一剑,水幕被两剑切成四片不同的区域,一横一竖,仿佛一亩良田。

    安红豆一剑递一剑,倒挂而下的天河就这么被切成无数片,当它们坠落时,周遭的天地像是落了一场隐有雷声春意绵绵的细雨。

    战斗并没有结束,滔天水幕之后还有由大开而大合的巨掌。

    唇角笑意正浓的安红豆继而剑舞。

    这是她最后一段剑舞。

    她没有吟唱。

    她在轻颂。

    “月复圆,不见归鸿,又几度落空。”

    月复圆。

    剑复现。

    她的舞姿一度循环,由始至终的循环。

    无论是切开废墟院落的剑,还是切开山体的剑,亦或是切碎漫天雨幕的剑,所有的剑在最后一段剑舞之中复而再现。

    混乱而阴沉的天空顿时迸发出无数道剑芒,那些剑芒犹如洒落人间的阳光,无所不透,无所不穿。

    剑舞之后,安红豆收剑而立。

    红裙翩然。

    她从容的看着那尊法身。

    巨大的双掌合击而来,某一刻被无数道纵横交错猛然浮现的光线分解。

    那些光线,那些剑光同时出现在那尊巨灵一般的躯体之上,好似阳光破开黑暗,光华四溢,天策上将法相真身便在此刻轰然剑解。

    剑解之后,院落之中,自称为嫪的异族先生诡异地出现,他还站在原地,仿佛一动未曾动过。

    他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衣衫尽裂的胸前。

    那象征着荣耀的纹身图腾闪耀着越来越暗淡的光华,那些光华像是一个个星点连作的图案,那是异族强者独有的星蕴图腾。

    他恶毒的看着远处的安红豆。

    他含糊不清的说了几个字。

    “神兵,相思赋。”

    他张口的刹那,浓郁的鲜血便猛然溢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