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天策上将
    这世上自寻死路的人有两种,一种是痴人,一种是傻人。

    安红豆自然不是傻人。

    从风雪银城至天南江陵郡秋水山庄千里之遥,她心中一直有个疑问。

    既然由始至终都是一场针对风雪银城精心布划的杀局,那么爱徒柳十三藏身之处便呼之欲出。

    风雪银城!

    这就是安红豆不惜以身犯险也要找寻的答案。

    安红豆笑道:“人生于世,生死命数自有天定。安红豆此行送死与否,可不是尔等说了算的。”

    避世山水林间不知深几许的庄园有灵禽鸟兽振翅惊飞。

    那自称为嫪的异族先生与冒名顶替的明月蝉被突来的动静所惊,抬首环顾四周。

    一道道人影自高墙屋顶翻越而出。

    那些人着整齐绿色翎衣,铁甲覆面,手持弯刀,状若鹰击势扑。

    无论嫪先生还是秋水山庄明月蝉,庄园里所有异族人氏都不会对绿翎衣感到陌生。他们非但不陌生,还无比仇视。

    十年间,异族入侵此间界所遭受的最大阻力,不是东楚明王与八百宗,不是帝王盟与魔门天机阁,也不是昆仑七十二奇峰,而是来自于这些翎衣,风雪银城城主亲卫燕翎卫。

    身为此局谋划者,嫪先生料到安红豆此行定然不止一人跟随。

    料到便自有应对之法。

    所以对于燕翎卫的出现,他依旧云淡风轻。

    只恐迟则生变,他侧目看了眼明月蝉,目露杀机:“若不想神将问责,你最好现在杀光他们!”

    明月蝉俯首听命。

    可最先出手的人却不是他。

    最先出手的人是李典。

    经过残酷训练与极高淘汰率而筛选出的燕翎卫对危险有最敏锐的嗅觉,他们讲究先发制人,不给任何敌手喘息之机。

    所以在嫪下达逐杀之令的那刻,李典手中弯刀已然刺出。

    他选择的对手是明月蝉。

    周围房顶高墙之上的燕翎卫配合紧密,在李典出手之际纷纷跃下,与那数十名乔装秋水山庄家奴的异族混杀一起。

    刀光剑影。

    素来深幽静雅的秋水山庄不再清静。

    或许从秋水山庄落入异族之手,明月蝉与其诸多庄众生死不明的那刻开始,这座远居世外的庄子便早已滚入红尘。

    其中真相,只是无人知晓罢了!

    安红豆记起异族方才提及神将一词,目光审视地看着那位异族先生:“既非神将,想来是位天策上将了?”

    自称为嫪的异族先生并不否认:“有时候聪明真的不是件好事。”

    安红豆巧然笑道:“可小女子还是喜欢聪明一些。”

    “你越是聪明,越能激起我族必杀之心。”

    “你害怕了?怕了风雪银城?”

    “看来你真的不惧死!”

    “杀得了小女子再说……”

    安红豆不愿过多言语。

    事实上此行天南,她并不知秋水山庄遭遇变故。即便从一开始就有所警觉,眼下的情景也绝非所料。

    迟则生变并不仅仅是在提醒对方,也是在提醒自己。误入圈套,无论如何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脱身才行。

    所以她出剑了。

    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直线,最短的距离自然也是最快的距离。

    安红豆却没有故技重施,她反而舍近求远。

    磅礴的剑意由天地四周疯狂凝聚而来,承受着澎湃剑意的玲珑剑在剧烈低吟着,像是发出贪婪的愉悦。

    安红豆轻迈莲步,玲珑剑斜斩而出。

    天南第一矿厂产出花岗岩铺就的地砖在这一剑下犹如滚滚浪涛层层揭起层层高,向那异族先生拍打而去。

    在乱石掀拍之后又是滚滚的剑意将飞乱的尘土绞碎,风旋云聚,天空晦暗,一条剑气龙卷陡然盘旋而起。

    那自称为嫪的异族先生修为地位皆不凡,否则也不会位列异族之中仅仅二十之数的天策上将之一。若是按照此间天下修行境界划分,他的实力倒丝毫不弱于化劫境尊者。

    单脚一震,翩然文雅如书生的身影纵起后退。

    他的速度并不见得多么快,然而却与那层层掀起的石砖保持着相对应的位置,不多也不少,不长也不短。

    可层层石砖之后是速度愈来愈快的剑气龙卷,这位天策上将微蹙剑眉,见那剑气龙卷紧跟而至,轰然绞碎前方掀起的层层地砖袭卷而来。

    正巧退至屋檐青瓦之上的嫪先生退无可退,在那飞檐处连蹬两脚由退为进,手中折扇由上而下将那剑气龙卷划开一道整齐的切口,那道身影径直飞入,破开龙卷欺近而来。

    看着剑气龙卷掀飞青砖院落屋顶飞向远处,安红豆微微诧异。

    来不及多想,安红豆并指为剑,玲珑剑御剑而飞。

    三千尺剑壁一战后,她不再有十三柄断剑。

    白衣骆冰的十三柄断剑在洛长风身上,可安红豆仍旧选择御剑。

    她只有一把玲珑剑。

    却一剑十三式。

    照晴贯云引江碑,蝉虎莺啼一寸灰……十三道剑光首尾相连,犹如一条笔直的直线以雷光电闪的速度刹那间穿透异族天策上将的身体。

    那十三柄残剑剑影穿透异族先生身体之后,于半空之中折返而回,留在云中的弧度仿佛晴朗天空里的一道剑光彩虹。

    安红豆收剑而立。

    她并没有着急投入山庄内的混战之中,她微蹙柳眉望着那被玲珑一剑十三式贯穿的异族人越来越晶莹透明的身体,她总觉得有些不对。

    堂堂异族天策上将,就这么命丧玲珑剑下?

    正自思忖间,只听一声清脆的声响,那异族先生虚化的身体仿佛铜镜一般崩碎开来。与此同时,万里晴空骤暗变得阴沉昏暗下来。

    天空云聚风卷。

    安红豆举目望去,看到一只巨大的手掌搅 弄风云探向人间而来。

    在那只手掌之后,是一道顶天立地的身影,宛如高山。

    那是异族天策上将真身!

    那手掌探下,庄园外的山峰剧烈颤抖,山石滚落砸断无数树木。

    湖水沸腾,躁动不安的鱼儿纷纷跃起。

    有参天大树断裂倒下,砸向湖水,砸向庄园。

    脚下的大地左右摇晃,更有恐怖的裂痕缓缓裂开,庄内混杀的双方难以站立,不得不纷纷退却开来。

    面对如此这般一脚便可碾碎整座山庄的庞然大物,安红豆不会束手就擒任人宰割,她凌空跃起,持剑向那探落人间的巨掌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