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明月蝉
    钱姓管家领着安红豆二人入庄园。

    秋水山庄园林多月桂,虽无百花漫天飞舞奇异景色,却也幽静深雅非常,一路芳香四溢沁人心脾。

    “二位暂且歇息片刻,庄主会完客稍后便至。”

    “有劳管家。”

    安红豆与李典入厅堂静候,钱管家瞥了客堂香案之上静燃的清香一眼随之退去。

    片刻后便有两侍女端送茶点而来,后又悄悄退走。

    宽敞而别致的客堂只余安红豆两人四目张望。

    天南建筑与别处不同,无论飞檐雕窗墙瓦装饰尽皆讲究个巧字。不似天东或中州那般高墙青瓦遮风挡雨委实耐用,反而眼中所见都恰到好处。

    瞧得安红豆秋水流眸暗露欣赏。

    心神方回此间,俏鼻嗅到隐约淡香,与沿途而来的月桂不同,这香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一袭红衣安红豆好奇地望向那奇诡香案,微微蹙了蹙柳眉。

    李典是燕翎卫中为数不多初代成员之一,身为曾经大燕帝国最锋利的暗夜之矛,他有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眸。

    在安红豆微蹙柳眉那刻,他便意识到主母暗中传递的讯息,开始暗中闭气。

    ……

    年约百岁而容貌却似不惑之年的明月蝉是秋水山庄当代庄主。

    素来是极为谨慎的他并没有着急全盘接收主动送入虎口狼牙的猎物,他等待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慢慢吞吞换上修长青衫,带着早已精心挑选的刀手剑奴现身。

    明月蝉带着二十余位山庄高手齐齐现身。

    他出现的那刻,便将安红豆与李典二人围困厅堂无路可走。

    清风浮动月桂树梢。

    突兀地像极了这般明媚天气不该出现的杀气。

    山庄内刀锋闪闪,剑光寒寒。

    那光映在墙地间好不耀眼。

    平静如初的安红豆双手敛起红袍披挂负于身后,剔透欲滴的唇角弯起,美眸似笑非笑:“虽说待客之道南北有异,安红豆来往天下间自问见识不俗,却从未识得此番阵仗,庄主这是何意?”

    驻容有术的明月蝉不仅谨慎,他还是位及其讲究的人。

    比如说杀人之前的心情天气。

    比如说是否需要沐浴更衣斋戒三日。

    甚至还要精心挑选黄道吉日时。

    恰巧的是,今日天清气朗惠风和畅,提剑之前翻看了黄历宜杀生,心情难得极好的庄主才终于更换这一身平日最喜爱的长衫。

    明月蝉手中剑斜指地面。

    他单负左手于身后。

    精致青玉簪挽起三千烦恼丝,修长而笔直的身形像极了一位精通书剑的雅致先生。

    “本庄主原以为风雪银城城主是位世间罕见的英雄,不曾想竟这般小肚鸡肠。”

    明月蝉身后走出一人。

    是安红豆一路暗中跟随之人,也是那位身份不明的异族之人。

    只是此时此刻在明月蝉眼中,他只是位寻常的说书先生,落难的说书先生。

    明月蝉看了一眼说书先生:“嫪先生乃鄙人好友,平日里不过靠着三寸之舌江湖混个活计。无心之失说了些洛城主鲜为人知的旧年往事,怎就惹得风雪银城主母亲自追杀至此?”

    “今日恩怨既入我秋水山庄,明月蝉不才,也势要与风雪银城讨一讨是非道理,看看这圣隐十年的天下,是否真是他洛长风一言堂之地!”

    心有七窍玲珑剔透的安红豆听得很清楚。

    故事应该是说那位实为异族的说书先生为找庇护之处乞求秋水山庄收留而编造了一个谎言。

    谎言中,说书先生扮演着无心之失说了不该说的言语而遭到追杀的落难无辜之人。而风雪银城尤其是她安红豆,则是谎言里的反派角色。

    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还是风雪银城的爪牙?

    安红豆扑哧笑了。

    笑容甜美,她本来就很甜美。

    人们会提防谨慎装扮怪异音容恶绝的歹毒之徒,却很少提防笑容甜美姿色倾城的俏皮娘子,尤其是安红豆这般美不胜收的娘子。

    所以当她面含娇笑一步步靠近秋水山庄庄主明月蝉时,后者对突兀的发难始料未及。

    他早已于厅堂内布置可溶解修为的樟香之毒。

    为何安红豆出剑的速度还是如此之快?

    为何毒未入体?

    为何她安然无恙?

    明月蝉来不及思虑太多,因为安红豆玲珑剑已逼至眼前。

    安红豆何许人也?

    十年前便是与昆仑牧云剑城,八百宗连城诀,菩提书院皇甫毅,帝王盟帝无泪这般人物比肩的天骄明珠。

    十年前的她便是灵窍境界修为,位列天阙。

    十年后的玲珑剑已然化劫!

    化劫境尊者的一剑,突兀而又毫无防备的一剑,明月蝉即便贵为四大山庄秋水山庄之主,又怎能挡?

    可他还是挡了。

    他不愿就此死去。

    没有人愿意神鬼不觉的赴死,何况今日的他本是来杀人的!

    明月蝉手中秋水剑横扫。

    眼前无数剑光光华被这藕断丝连的秋水一剑尽数斩断。

    当他剑势已去无法覆收的那刻,他恍惚察觉,安红豆的剑竟是先发而后至!

    在他出剑格挡之后方至。

    他竟错判了那一剑。

    玲珑剑剑光划过胸膛,明月蝉胸前青衫尽碎,如同繁花飞落漫天。

    安红豆收剑而立,道了一声果然。

    看着明月蝉衣衫尽碎之后胸前露出的纹案图腾,李典也顿时恍然大悟。

    这秋水山庄庄主竟是异族!

    从外貌体征来看,异族实与人族无异。

    可这并不代表混入此间界的异族中人能永久潜藏。

    因为无论万年前那场乱世劫还是万载后的今日,所有入界的异族之人皆有共通之处。

    那便是胸前纹案图腾。

    安红豆笑意盈盈地看着被揭露身份的秋水山庄庄主:“你不是明月蝉!”

    李典诧异。

    那单字名嫪的说书先生满脸趣味。

    秋水山庄庄主索性撕开衣衫,裸露那代表着骄傲的图腾,不怒反笑:“我当然不是明月蝉!”

    安红豆继续说道:“你们也并非秋水山庄中人。”

    “我们自然不是山庄中人。”

    “你们是异族。”

    明月蝉大笑。

    其身后二十余位高手纷纷撕开衣衫,露出虬纹般的图腾纹身。

    那位名嫪的说书先生缓步上前似笑非笑:“你既然知道,却还要前来送死?”

    其实从头至尾,这是一场局,异族精心安排的复仇之局。

    数年前,洛长风于渭水之畔一剑屠杀七十余名异族强者,此事令洛长风名扬天下。而在异族高层决策之中,又岂会忍气吞声当作无事?

    所以嫪一手谋划此局。

    他捉了风雪银城城主爱徒柳十三。

    他还声东击西,引诱安红豆奔袭千里至此,让其不能回援。

    他要断去洛长风左膀右臂,然后异族大军便会吞噬风雪银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