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主母
    风雪拂乱的银城城门处,一匹烈马大清早冲散人群疾奔驶入。

    起初或许有些突兀,尤其是那些久闻风雪银城之名为刀剑会远道而来的各路修行者见此情景不甚理解。然而当城中街道的百姓看清马背上的人影时,便在许多道诧异的目光之下极为自觉地远远让开。

    那马儿疾驰。

    前方的街道像江水一般被分割而开,只消瞬息的功夫,这条通往城主府的街道中央便视野清晰一眼尽头。

    无数道敬崇的目光送着那马儿远去。

    如风的烈马疾奔而至重重宫墙尽头,那人便一跃而下,紧接着常闭的宫城之门便缓缓开启,马背上身披绿色翎衣的人影入了深城。

    风雪银城乃十年前大燕帝国旧都,那座随着城主洛长风之名而名满天下的城主府便在这重重宫墙之内……

    这里是昔年大燕帝国凝雪公主生长的地方。

    这里如今是风雪银城城主的府邸。

    那身披绿翎衣的男子出现之后,与府邸门前两位衣着相同的守卫彼此抱拳见礼,便轻车熟路的入了府邸宅院。

    燕翎卫自数十年前成立之时便各有分组,洛长风十年前接手之后对其内部组织并无任何改动。寻常时候,各组组员与对应统领对接诸事,如有紧急事态可跃过此节直接上报首领宇文阀。

    梅林院外宇文阀自那名燕翎卫成员手中接过密信,微微皱了皱眉。吩咐那名翎卫退下歇息之后,被洛长风尊为叔伯的宇文阀便负手入梅林庭院。

    “宇文叔来了。”

    白雪红梅间出现一袭红衣。

    世人皆知风雪银城有位黑衣白发的洛城主,也有位姿容绝世一袭红衣的城主夫人。

    与十年前相比,喜穿红衣未改的安红豆无疑多了几分成熟风韵,少了些许稚嫩羞涩。那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流露五分英气五分媚态的美感,让天地间的白雪红梅皆为失色。

    白雪输于英气。

    红梅输于艳丽。

    燕翎卫首领宇文阀与洛翎当年乃是结拜手足,洛长风按照辈分尊称其一声宇文叔毫不为过。安红豆虽说并未过洛家之门,可十年间与洛长风朝夕相处,她的心意,这座府邸之中所有人心知肚明。

    所以无论在燕翎卫眼里,还是在风雪银城千万百姓眼里,洛长风是此城之主,一袭红衣就是此城主母。

    宇文阀拱手作礼:“主母。”

    安红豆连忙上前搀扶,微笑说道:“宇文叔不必多礼。若叫那家伙瞧见,又会说我不尊长辈呢,红豆便是跳入碧水江也洗不清了。”

    宇文阀打从心底早已将洛长风认作亲侄儿一般对待,否则第一次相见便识破洛长风身份的他也不会独自隐瞒尊皇这些年。

    能够亲眼看到兄长之子成才而名震天下,他欣慰无比。

    而对于侄儿终身大事,虽说宇文阀心中偏向于自家公主,可十年的相处,这红衣女子倒是教素来严苛的他挑不出任何毛病。

    不说其它,十年来风雪银城之名享誉天下,无论城中千万百姓还是外界世人皆尊崇那位传说中极少露面的城主大人。其中真相外人不得而知,可他宇文阀却是一清二楚。

    除了数年前渭水之畔一剑挑翻七十余名异族高手的战绩真正出自那位侄儿之手外,十年间事无巨细,风雪银城所有的经营治理连同燕翎卫奉命约束异族皆是这位侄媳的劳苦功高。

    真正的风雪银城城主,其实是眼前这位红衣。

    是安红豆悉心经营才让风雪银城之名名满天下,才让洛长风洛城主之名世人皆尊。

    宇文阀很清楚,单凭这一点,便是凝雪公主所不能及。每每思及此处,心中不得不叹息公主福薄缘浅。

    安红豆见宇文阀似在沉思,关切说道:“宇文叔可是有事相商?”

    宇文阀敛了游走的心神,取出密信递出:“翎卫来报,十三那孩子昨日入函谷关,今晨一早便不见了踪迹。”

    “消失了?”

    “是的,像是人间蒸发一般。”

    安红豆握着密信沉思。

    二人绕过梅林入厅堂。

    宇文阀负手而立说道:“昨儿夜宿十方客栈,那孩子与一名中年书生起了摩擦,该是受了些许轻伤。与他一道的,还有两人。”

    安红豆问道:“可曾认识?”

    宇文阀摇了摇头:“一位小姑娘,一位小行僧。”

    “那中年书生是谁?”

    “探查而知,乃是昔年书院学子。因菩提花落书院覆灭,倒是对长风心存记恨。”

    “可寻得到那人?”

    “我已命鹰组去寻!”

    安红豆亲自奉茶:“宇文叔以为如何?”

    宇文阀入座说道:“以我之见,到并不认为是那书生所为。”

    安红豆沉默了片刻:“客栈里既然不敢痛下杀手,想必是对风雪银城颇为顾忌,确实不至于去而复返!”

    宇文阀又道:“十三那孩子虽入地玄新榜年少成名,可这些年来长居提兵山极少出谷,与江湖人士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别人也没有劫他的动机。”

    安红豆自言自语:“这么看来,恐是在针对我风雪银城了。”

    宇文阀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最担心的是异族!”

    安红豆心头微紧。

    十年来异族入侵。

    普天下唯剑阁弟子与风雪银城态度果决,而剑阁也只是下山历练的执剑弟子路见不平,与风雪银城相比,又少了对异族针锋相对的味道。

    若说如今天下最恨风雪银城之人,非异族莫属!

    思虑及此,安红豆起身向着宇文阀行跪拜大礼。

    宇文阀连忙起身还礼。

    “追查十三失踪一事就交给侄媳儿,眼下刀剑会举行在即,这城中诸事还需要宇文叔多多费心。”

    ……

    厅堂里只剩下安红豆一人。

    柳十三失踪之事,她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暂且对洛长风隐瞒。

    当年棋开大世,她无法想象天命之人身上背负着怎样的重担。她只知乱世与大世,往往在一念之间。

    她是个小女子。

    她无法为他分担苍生之重。

    她能做的,唯有让他无后顾之忧。

    “族老。”

    安红豆轻唤一声,一阵风雪便扑入厅堂。

    风雪中走来一人,白发苍苍身形佝偻。

    “姑娘。”

    这被唤作族老的老者乃是安红豆身后家族派遣而来护卫其安全的奴仆,与燕翎卫不同,却同样听从差遣。

    安红豆提笔挥毫,写了一封密信。

    封存完好,盖上风雪银城特有的印痕之后递于那族老说道:“将这封信呈于天机阁莫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