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同门
    柳十三愣了一阵子。

    释家佛门属流字门分支,虽说佛门祖庭远在西方界灵山,此间天下少见僧徒行走,可佛门六戒也是修行者共知的戒律。

    佛家门徒清心寡欲怎可酒肉穿肠?

    见小师妹松灵韵一脸不解的模样,想起几日来师妹凡事不拘一格的行径,柳十三也不好点破。违心地挤出些许笑容:“小师妹真善良。”

    “嘻嘻,可不是?”松灵韵起身便欲将那杀生之食端走。

    “等会儿师妹。”生怕惹了祸事,柳十三连忙拦住。

    “怎么了?”

    “咳咳!师妹舟车劳顿,还是先吃些东西歇歇。这种小事,师兄来就可以了。”

    柳十三接过盘子,瞧了瞧那消瘦的小和尚一眼,心有不忍地皱了皱眉。

    他索性搁下手中盘,从那二十两满汉全席之中挑了两种素斋,向着师妹挤出一脸笑容,端了过去。

    放下斋菜,柳十三单掌合十。

    奉师命而来沿途不知走了多少里路的小和尚连忙稽首还礼:“阿弥陀佛。”

    柳十三笑道:“小师父风尘仆仆,打何处而来?”

    小和尚说道:“遇路即行,处处无家,处处是家。”

    柳十三不由对小和尚高看了几眼,便收敛了那种江满楼煞费苦心调教出来的纨绔笑容,正色说道:“哦?那,又往何处而去?”

    释家佛门弟子不言诳语,小和尚涉世未深不知江湖险恶,诚实说道:“奉我家禅师之命,去那风雪银城。”

    柳十三目露惊讶:“小师父也去风雪银城?”

    小和尚谦逊说道:“小僧法号当愿。只是野游佛童,当不得施主尊称。”

    柳十三点了点头。

    暗自嘀咕了许久,总觉得当愿这个名号何处听过。

    松灵韵远远地窥探着。

    见大师哥与小和尚你来我往不知在聊些什么,好奇心使役的她也端着几碟色香味十足的菜色凑了上来。

    柳十三突然啊了一声。

    小师妹松灵韵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小和尚也颇为不解地看着少年。

    柳十三靠了上前说道:“小师父尊师可是南山禅师?”

    法号当愿的小禅师讶然地点了点头。

    柳十三敞怀大笑。“这就对了。”

    “大师哥,什么对了?”

    “师妹可知这位师父是谁?”

    大快朵颐的松灵韵摇了摇头。

    当愿小禅师也是颇为茫然。

    柳十三点悟说道:“可记得师父有位十子同袍姓李,名星云?”

    小师妹松灵韵啊了一声,惊得客栈周围众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然后,她便悻悻地低下了头。

    摇了摇头。

    她不知。

    柳十三汗颜。

    只好转过身望着当愿小禅师说道:“尊师俗名可是李星云?”

    当愿禅师问道:“施主认得我家禅师?”

    柳十三笑道:“岂止是认识。若要论起渊源,小师父得尊十三一声师叔祖才对。”

    小和尚也随之笑道:“小僧愿闻其详。”

    柳十三满饮了一盏茶清了清嗓子说道:“家师风雪银城城主大人与南山禅师十年前皆是菩提书院学子,而且还结了十子同袍。家师入那无相道宗川字门下,南山禅师李星云则入外院流字门。依书院院规,川字门徒辈分极高,与院长大人无异。十年前那届书院学子皆尊家师小师叔祖,此番算来,小师父岂不要尊十三一声师叔祖?”

    小和尚当愿低首宣了声佛号。

    他本是红叶寺红叶禅师跟前佛童。

    自禅师坐化,李星云皈依佛门成为红叶寺主持之后,他便随南山禅师学佛悟理。

    十年前禅师归山交代诸事,随后便只带了他一人遍行天下寻一人来生。

    小和尚当愿随着禅师不知走了多少里,只记得脚下僧鞋磨破了一百多双。

    他们寻人。

    他们化缘。

    他们讲佛传法。

    他们同样超度所见亡灵。

    他们遇水必涉,遇桥必登。

    小和尚当愿不知其中因故,只知禅师曾发宏愿。

    碧落黄泉,只为相见。

    他们走了十年。

    他们的足迹由天南而至天北,由天东而至天西。

    他们穷尽了碧落黄泉,南山禅师却始终寻不到那人。直到不久前,禅师做了一个决定。

    所以小和尚当愿来了风雪银城,要见那位传说中的城主大人。

    总算将来龙去脉理清的小师妹松灵韵拍了拍手:“这么说来,我们都是书院一门喽?”

    小师妹转而黯然:“可惜书院已经不在了。”

    柳十三安慰说道:“师父还在,书院刀还在,我们也在。相信总有一天,一座崭新的书院会屹立在那菩提山巅,受万民敬仰!”

    有人在笑。

    在毫不留情地嘲笑。

    客栈本就是龙蛇混杂的地方,来往各路人士均有。柳十三本不愿理会这种琐事,可那冷讽的笑声太过于刺耳。

    那笑声来自楼上。

    客栈二楼之上,有位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着一身长衫,带着书生冠,看起来文质彬彬。

    那人端着酒杯扶栏而望来。

    “可笑!书院复兴谁人都可以指望,唯独那风雪银城洛长风不行!书院刀?书院覆灭迄今为止十年,那刀砍得了八百宗经天十二星哪一位?”

    那中年书生言语刺耳,声音也极为响亮。

    近十年来,东楚之地世人皆尊仰风雪银城城主无上风采,若有提及,无不竖起拇指。

    可偏偏这位中年书生鄙夷之极,尤其对那位名噪天下的洛城主洛长风。

    他本出身书院,与洛长风同为一届学子。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菩提书院覆灭于灰烬之中的真相如何。

    可以说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世人尊崇的风雪银城城主洛长风。

    他相信,他与他身后那些在书院灭亡前夕逃生而出的同窗们深信不疑!若不是洛长风刻意隐藏的身份,书院岂会遭来天东神像与经天十二星的屠戮?

    所以他恨!

    所有书院学子皆恨!

    柳十三抬首望去:“你又是谁?”

    那书生冷笑:“我?呵……论起辈分,也该尊地玄新榜十三的柳先生一声师叔啊。”

    柳十三岂会听不出此话之中的嘲讽。

    他冷笑以对:“原来是十年前贪生怕死而逃的家伙!你这声师叔,柳十三承受不起!”

    听着大师哥伶牙俐齿,小师妹松灵韵掩嘴而笑。

    小和尚当愿低首宣佛号。

    那楼上中年书生面色阴寒,微微用力,手中杯盏便浮现一道道裂纹。

    拇指轻轻一捏,杯盏断裂了片碎片。

    那中年书生目露寒冷,屈指将那锋利的碎片弹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