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上山
    小姑娘俏脸尽是崇拜之色。

    天下十年赋!

    江湖更是发生了许多故事!精彩的故事!

    十年里的故事有传承,也有断绝。然而无论哪一种,都值得被历史铭记,或铭记于心,或铭记于笔,或铭记于刀。

    少年柳十三,本名柳惜别。出自提兵山藏兵谷,是那天下第一世家家主江满楼十年前所收的入室弟子。地玄新榜换榜之时以十三路精绝刀法位列地玄十三名次而一夜之间闻名于世。天机阁更是对其点评极高,说是得自刀痴传承,大有十年前那届地玄十一洛长风之风采。

    若是十年前,地玄十三的名次并不至于这般天下闻名。

    可自大燕退出历史长河的舞台,尊皇命殒,公主殉国,旧国都变为现如今风雪银城之后,一战而恢复真实身份的洛长风洛城主之名便在十年间横扫天下,举世闻名。

    这不仅仅是因为风雪银城城主渭水之畔一剑斩杀七十位异族强者的惊世战绩,也不是风雪银城近些年来强势崛起大有取代帝王盟剑阁这般古老巨擘而一跃成为天下正道之首的趋势。

    世间对洛长风洛城主最多的传说在于他扑朔迷离的身份。

    又有谁能想得到,昔日书院川字门徒、无相道宗最年幼的弟子竟是洛河郡洛家被燕白楼枉杀的将门之后?

    更何况还是社稷山河图的拥有者?

    白楼门一战为后世传颂!

    风雪银城城主修为实力虽有所损,可十年的休养,谁能臆测其如今境界几何?

    渭水之畔仅一剑之威便让天下为之震动,更遑论提兵山术字门江家与两界山魔门,甚至是天机阁少阁主莫相期、东楚明王君泽玉与风雪银城城主之间俱是十子同袍的情谊!

    菩提十子治天下。

    十年来,风雪银城洛城主的一生逐渐被世人尊为传奇!

    因此地玄新榜柳惜别一手十三路刀惊艳同代之后,便让世人想起昔年洛城主于菩提书院清洗十七座明镜台的传奇故事。

    那时的洛长风,有十七路刀。

    也是刀痴的刀。

    联想柳十三师承提兵山江满楼,而江满楼与风雪银城城主又是手足情深的同袍,这不免让许多好奇之人推断擅使十三路竹刀的柳十三与风雪银城城主之间不为人知的关系。

    小姑娘松灵韵自幼崇拜那位独立风雪银城绝巅之处与日月相伴冷清孤傲充满传奇色彩的城主大人,因此听闻柳十三姓名之后,便顿时兴致勃勃。

    ……

    “你与风雪银城城主大人是什么关系?”

    “前辈与晚辈的关系啊。”

    “胡说!你使竹刀,城主大人年轻的时候也用竹刀。”

    “这……有甚奇怪之处么?洛城主何等风采,这些年来仿其修行之路而修竹刀的晚辈比比皆是!总不能每个使竹刀的修行者都是洛城主的门生传人吧?”

    “嘿,我可没说你是城主大人的门生哦?你不打自招了,嘻嘻……”

    “我……口误,口误。”柳十三喝了口水,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定是你学艺不精!将我崇拜的城主大人十七路竹刀只学会了十三路,无脸见人,才不敢承认身份的吧?”

    “我无脸见人?”

    “难道不是么?”

    “师父似我这般年纪的时候,十七路刀位列地玄十一。而我虽然只学了十三路,但怎么也是地玄十三,差了两个位次而已,怎么能说是学艺不精呢?”

    “哈哈,你承认了!”

    “我,我承认什么了?”

    柳十三吐了满桌子的茶水,一脸惊愕地看着身旁灵气十足的姑娘,心想糟糕,说漏了!

    却见小姑娘松灵韵起身。

    理了理衣裙。

    郑重地向着柳十三行了一礼:“拜见大师兄!”

    柳十三目瞪口呆。

    小师妹?自己何时多了个师妹?师父何时又收了位女徒儿?

    算是领教小姑娘伶牙俐齿之厉的柳十三挪了挪凳子,往远处靠了些,用一种颇为忌惮的目光瞧着那精致的小脸蛋儿:“搞,搞笑呢吧?”

    小姑娘灵动的眼睛里带着笑意。

    自随身携带的香囊中取出一件物事。

    她笑意盈盈地看着柳十三。

    柳十三惊坐而起:“这是……菩提心?”

    小姑娘笑道:“可不就是菩提心么。”

    十年前,菩提书院遭天东神像与经天十二星屠戮殆尽,天下道门圣地沦为火海荒山。那日,菩提城外有个粉嫩的娃娃玩耍时捡到一颗菩提心。

    十年后,有个名为柳十三的少年传承书院刀而同代称骄。

    而当年的娃娃变成如今妙龄少女,他们因缘际会在洛河郡相遇。

    这是命运使然,也是天意。

    天意书院绝!

    可书院传承未绝!

    ……

    残阳下的菩提山是一片萧索。

    十年的无人问津早已让这登山小路荒草横生,再也瞧不见来时路。

    而此时夕阳落照的荒山山腰上有道人影。

    那人负手登山。

    脚下虽无路,可他却似乎对此山熟悉无比,每一步的落下不偏不倚,俱是当年登山路。

    那人来到书院门前。

    他抬首凝望。

    残破的院门,坍塌的院墙,早已枯萎凋谢被荒草湮没的智慧树与菩提花,还有那株被书院奉为信仰如今枯朽断裂的参天古木。

    沦为废墟的书院里不时有鸟兽惊起而飞。

    那道人影轻车熟路地走过外院五字门,走到菩提树下,走到菩提园,走到无尘观,走到紫竹林,他看到竹林后的那片湖泊。

    那座山还在。

    湖泊里还有排竹筏。

    那人登上竹筏,顺着水流方向飘去。

    他进入了一线天。

    那一刻,风雪扑面!

    那人看起来颇为消瘦,却对忘情川里的终年冰雪丝毫不惧。

    他沿着冰川而行。

    黄昏日落,他看到了一座沉睡在冰天雪地里的院落。

    他站在院落门前,无声地逗留了许久。

    他推开虚掩的院门。

    正对着他面前的那间茅屋是无相道宗的故居。

    他进了那间茅屋。

    他出了那间茅屋。

    他进了洛长风曾经的住处。

    他出了洛长风曾经的住处。

    他没有入那最后一间屋子。

    或许不需要。

    因为没有人比他对那间茅屋更加熟悉。

    他去了院落后的那座山。

    埋葬了刀痴白羽衣冠冢的那座冰山。

    他站在山上。

    见那刀痴衣冠冢旁,又添了两座坟。

    风雪疯乱的落在他披散的赤发之上,他的目光盯着其中一座碑,久久……

    (这两天在外面漂泊面试,更新会不太稳定,提前说声抱歉。本书正版在纵横,欢迎喜欢的朋友前来订阅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