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天下无圣
    (感谢书友13582914与浅唱潇湘两位朋友的捧场和月票。本卷最后一章,求月票。)

    中州帝王都重重宫阙后是一片葱郁浓绿的山峦。非盟主帝御天而不得擅入的帝皇陵禁地便隐藏于此鸟兽绝迹的山峦之间。

    夕阳下。

    帝皇陵墓陵之门缓缓升起,两道身影自陵墓中走了出来。

    黄昏暮色洒落在道袍与白衣之上,将那苍老的影子拖拽的很长。

    屠魔的两位圣人出陵之后步伐缓慢,看起来似是极为疲惫。

    他们并没有走远。

    走了约莫百步左右的距离,身后那座沉浸在夕阳下五百年的帝皇陵墓便轰然倾塌。滚滚尘烟冲天而起,恐怖的烟尘遮了那暮色夕阳红。

    道袍老者负手而立,抬头望天。

    似是从那片夕阳中猜测到了什么而骤然缅怀叹息:“结束了。”

    白衣白发颇具儒生气质的老先生捋了捋胡须问道:“你是指此间事了,还是说彼处终结?”

    老道扬拂尘:“此间事了,彼处恩怨亦终结。”

    先生白知秋随着天机老人目光向那天东方向寻去,片刻之后而无奈摇首:“看来真是天煞孤星的命格。”

    “谁说不是呢……”

    “父母宫为七杀而满门尽灭,夫妻宫为破军而挚爱之人红颜薄命,手足宫为贪狼,至交同袍必遭牵连。”

    “正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这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人!”

    ……

    帝皇陵崩塌的动静惊动了盟中许多强者。

    两尊身份隐秘的护法与三位袍衣教主有些难以置信地站在随着陵墓付之一炬的光秃秃山峦前四目相对。

    他们正要说话,却看到不远处依稀可见的墓陵之门前白衣白发的公子帝无泪掀起衣襟跪了下来。

    “盟主归天!”

    帝无泪叩首。

    当他重重叩头的那一刻,那双伏地的手紧紧握起了拳来。

    这位名扬天下生来无泪的帝子,终于在其父帝御天魂归九天之后落下两行心头热泪。

    他暗自发誓。

    帝王盟自此与两界山天机阁不共戴天!

    ……

    其实这位帝王盟少主此时并不知晓,在帝皇陵崩塌后的那刻,在两位斩妖屠魔的圣人身影消失幽径尽头的那刻,有头形体如山的金翅大鹏化作一道金光冲向九重天外南飞而去。

    那是被帝御天邀请而来共同诛杀二圣的万妖之主。

    可惜邪不胜正。

    在这场二圣联手斩妖屠魔的惊瑞之战中,魔头殒而妖主重伤逃。

    天下仅剩的四位神引境至强者旦夕之间跌落两位,只剩下天机老人与白知秋腾云驾雾赴天东而去。

    ……

    洛长风死死抱着雪儿的身躯而舍不得松手。

    此时此刻,他周身弥漫着滔天的血煞之气,像是随时都会发作而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那天下第三的神兵屠刀便就悬在他身旁,没有人敢轻易上前。便是江满楼与安红豆等人此刻也束手无策。

    君泽玉远远地看着这一幕。

    他在想自己是否真的做错了。是否从一开始,便不应该让洛长风卷入这场七州域与大燕帝国的乱世纷争之中。

    这个问题他给不了自己答案。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即便他不去以安红豆要挟洛长风夺取江都城,凭他对洛长风的了解,也无人阻止得了那血债血偿的血海深仇。

    留下一声叹息,君泽玉鸣金收兵。

    五十万铁甲王师在黄昏下大雪中静悄悄退去。

    这场大雪埋葬了历史之中的大燕帝国,眼前崭新而一统的天东,他君泽玉已至高无上!

    区区三万兵甲的白楼城得失与否,已无关大局。

    沈天心依依不舍地望着随大军退去战台之上的那道人影,那句君临天下娶一袭红衣的誓言尤新在耳。

    她等待着那一天。

    ……

    小个子莫相期突然惊喜的喊了出来。

    或许是血脉相连的缘故,或许是她那双乌黑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大雪纷飞的天空。残阳里,她看到两尊身影踏空而来。

    那是天机老人与白知秋。

    莫相期极为高兴地向着天机爷爷挥舞着小手。

    江满楼众人喜出望外。

    痴傻般抱着雪儿沉默不语的洛长风微微抬起充满着血煞之气的眼眸。

    ……

    “要老道救她也并非不可以。”雪儿久居的宫院之内,天机老人手持拂尘捋了捋胡须说道。

    “前辈有条件?”天机老人出手之后伤势有所好转的洛长风双眸之内藏匿极深的血煞之光一闪一没。

    “起死回生之术,岂是随口说来这般简单?更何况老道屠魔归来修为大损,便是竭尽全力也不见得尽如人意。”莫天机说道。

    “若能救雪儿之命,便是剜了洛长风的心又如何!请前辈明言……”男儿膝下有黄金,洛长风跪在天机老人身后恳求。

    “不必剜心,更不必上那刀山油锅!”

    洛长风抬头望着那道背影。只见老道莫天机转身,一双深邃浩瀚的眼睛盯着洛长风一字一句说道:“你只需应老道一事。”

    “何事?”

    “十年之期!十年之内,不得找寻此女下落!”

    “为什么?”

    “为救此女之命!”天机老人那双星辰闪烁的眼眸突然暗淡了下来。

    洛长风极不情愿。

    他不愿与雪儿分离半刻,又怎能容忍十年不见?

    可在真正的圣人面前,他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因为他想让雪儿复活。

    只要雪儿活着,十年又如何,百年又如何,便是此生不再见,他洛长风也觉惟愿足矣!

    ……

    次日的清晨。

    大雪纷纷。

    白楼门外有辆灰色的马车使出了城。

    驾车之人是位圣人。

    圣人白知秋驾驶着马车。

    车中盘膝而坐着天机老人,旁边躺着安详的雪儿。

    洛长风与江满楼等人送至城门处,望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直到遥遥不可及……

    一个月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那辆灰色的马车驶入了天西破碎世界的荒芜沙漠里。

    沙漠里有座热闹繁华的小镇名唤龙门镇,在空间破碎的天西之地极为有名。

    这龙门镇中居住着许多异族人士,民风开放,龙蛇混杂。

    马车穿过拥挤的人群街道停在一处客栈门前。

    白衣白发在这荒漠之中驾车多日而纤尘不染的先生白知秋抬头望了望那客栈题字。

    龙门客栈!

    ……

    又一月之后。

    龙门客栈里传来孩童呱呱坠地的哭泣之声,原来是叶掌柜中年喜得女。

    素来将天机老人奉为神仙一般人物尊敬的掌柜喜笑颜开,抱着刚出生的女儿冲了进来,求那位道袍仙长给其女赐名。

    与先生白知秋落子对弈的天机老人开怀大笑。

    老天机摊开手掌,一袭紫色的裙衣闪烁着璀璨的光华浮现。

    那掌柜怀中的幼女,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瞧见美丽的紫衣,开心的笑了起来。

    ……

    叶掌柜极为满意地抱着幼女叶紫衣轻轻掩上了院门。

    那一刻,屋舍内落子对弈的天机老人慈眉善目地低下了头。

    ……

    先生白知秋负手而立院中,望着那两处题字默而不语。

    没想到短短的两月之内,黄沙里人来人往的龙门客栈新添了两座坟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