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燕灭(下)
    (感谢书友筱潇枭@百度的捧场和月票,感谢。双倍月票期间,一张记两张,求月票啦。)

    洛长风没有死。

    他虽重伤却仍有灵窍境修为在身,更何况九头巨鸟之上还有十子同袍手足。

    接住洛长风之后,江满楼不顾一切将月牙坠之中备用的灵丹妙药尽数倒了出来。好在这位天下第一世家家主生来惧死怕疼,能被其随身携带的灵丹妙药俱是起死人肉白骨的珍贵之物。在重阳与沈天心的照料之下,将那些流字门医师所炼制的珍贵丹药溶于水中,一并给洛长风灌了下去。

    ……

    安红豆傻傻的站在城下。

    她身前十步的距离,大雪飞舞疯乱地覆落着一袭紫衣。

    她眸含清泪,却不敢再举步向前。

    她亲眼看到那双小手儿紧握着雪霁刺入腹中。

    她亲眼看着娇俏的人儿坠城而无能为力。

    她看到雪儿在对她微笑。

    她与她之间本只差十步的距离,而这十步之遥却隔绝了生死。

    她看着雪儿奄奄一息。

    ……

    君泽玉眉头深皱。

    他帐下有良医。

    与苏小凡两情相悦的潇湘雨本是出身南海百花岛的高徒,雪儿在未央军营的那段日子便是与潇湘雨学习医术。

    君泽玉沉喝了声救人。

    苏小凡,未央生与一袭绿衣的潇湘雨三人便向那城下冲了过去。

    ……

    九头巨鸟载着江满楼等人落在远处。

    远远地,隔着五十万王师之距,素来没个正行儿的江满楼深深看了一眼君泽玉。

    那眼神似是在说:拜你所赐的结局。

    咳声响起。

    在重阳与沈天心二人极尽全力之下,洛长风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

    银白大雪的光芒一点点刺入眼底。

    眼前血色的昏幕逐渐被温润而微弱的光晕取代,洛长风眼睫颤抖,极为艰难地睁开了眼眸。

    他很痛苦,感觉五脏六腑似在被一股充满煞气的魔焰剧烈燃烧,由内而外。那是屠刀留在体内的杀戮魔性在侵蚀着他的内脏。

    他还感到自己的身体皮肉骨骼虽看似是一个整体,实则被天门崩碎的空间力量切成无数的碎片分散在无数的异度空间之中,像是天空里飞落的雪花般碎落不再完整。

    他无法站起。

    他却要强行起身。

    江满楼与月三人只得搀扶着狼狈之极的他。

    虚弱的他终于站了起来。他看了看远方。

    天还在下着雪。

    雪好美。

    就像记忆中的雪儿一样美。

    想到这里,洛长风忽然觉得很幸运,有这么一群十子同袍手足很幸运。

    报得血海深仇之后的他虽然重伤在身,虽然五脏六腑与皮肉骨骼俱是疼痛难耐,可此时此刻重见天日的他却感到无比的轻松。

    他呼吸沉重。

    可风雪寒天里的空气是如此的凉爽。

    洛家灭门以来至今为止,他第一次觉得活着真好!

    他忽然有些想念,想念紫衣乖巧的雪儿,想念红袍飒爽的安红豆。

    他目光向着远处寻去。

    在那宏伟城楼之下,他看到安红豆痴痴站立的背影。

    洛长风的视线自安红豆倩影之上移开,然后顺着她目力所及处望去。

    他看到了苏小凡,看到一袭绿衣气质非凡的女子。

    那绿衣女子怀中抱着熟悉的紫衣。

    有把剑刺入紫衣的腹中。

    脑海中猛然震颤的洛长风当即吐出了一口鲜血。

    ……

    “她怎么了?”

    洛长风看着苏小凡,看着未央生,看着绿衣潇湘雨。

    他看着安红豆,看着远处的君泽玉,看着另一个方向的江满楼等人。

    “谁能告诉我她怎么了?”

    洛长风的声音很轻。

    或许他没有暴怒发狂的气力,或许他更怕惊扰了怀中的雪儿。

    他看着每一个人,带着质问的目光看着每一个人,泪水默默地滑下脸颊。

    “对不起!我救不了她。”

    一袭绿衣的潇湘雨认真查看了雪儿的伤势之后,沉默地低下了头。

    师承南海百花岛的她医术精湛。

    她自认为可以救得了一个死人,但却救不了一个一心求死之人。

    国破家亡。

    父兄惨死。

    被境界反噬之后身体比之寻常人还要柔弱的雪儿早已无生之愿,心如死灰。

    她束手无策。

    潇湘雨有些难过,她依偎在苏小凡的怀中。

    洛长风恐怖的双眼盯着潇湘雨。

    他在乞求的追问:“那谁可以救她?”

    “告诉我,谁可以救她?”

    “谁可以救她?啊?”

    他扫视而过所有人。

    他忽然怒目而喝:“你们谁可以?”

    “啊?”

    洛长风状若癫狂杀气四溢。那一声怒喝,一股及其可怕的血煞之气自周身猛然荡漾而开,席卷起层层雪花狂舞。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他双目无神反复地念叨着一个名字。

    “天机老人。”

    “对,对对……”

    “莫道莫天机,他一定可以!”

    “天机老人,他在哪儿?”

    “你们谁能告诉我天机老人在哪儿?”

    洛长风死死地抱着被雪霁寒气侵袭而身体冰凉得开始僵硬的雪儿。

    仿佛感受到长风大哥的温暖,奄奄一息的雪儿轻轻睁开美丽的眼睛。

    看着那张痛不欲生的脸颊,她红唇微启。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只剩一丝芳兰之气,没有半点儿声音,弱不可闻。

    “长、长风大哥。”

    “雪、雪儿?”

    洛长风连忙握住雪儿冰凉的小手。

    他看着她的眼睛。

    “雪儿你醒了?”

    “长风大哥,你哭了?”

    “没、没哭!长风大哥怎么会哭呢……”洛长风给自己擦掉了眼泪,咧开傻傻的嘴笑着。

    “看到长风大哥笑,雪儿就放心了。”

    “不,不不!雪儿你会好起来的!他们,他们去请天机老人,莫天机前辈一定会医好你的……”

    “没用的。”雪儿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雪儿要走了。”

    看着雪儿垂垂欲死的神色,洛长风的泪水再度倾泻如洪。

    他哭得很难看。

    面目狰狞。

    大悲无声。

    雪儿伸出冰凉的小手轻抚着洛长风狰狞的脸颊。

    她为他拭去男儿不轻弹的泪水。

    “雪儿会想你的。”

    “你呢,长风大哥,你会想念雪儿吗?”

    洛长风狠狠地点头。

    极为用力的点头。

    他不敢再去看雪儿的眼睛。

    雪儿微笑。

    展颜微笑。

    那笑容是如此的美。

    她躺在洛长风怀里,看着美丽的天空,美丽的雪。

    “好美。”

    “好美的天。”

    “好美的雪。”

    她诀别的一眼,看着洛长风的脸。

    她红唇微颤。

    口中芳香如兰。

    “好令人思念的人儿。”

    雪儿抚摸着洛长风脸颊的小手儿坠了下去。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