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燕灭(中)
    洛长风手握屠刀站在苍穹之上。

    大雪扑面,他披散着头发,双眼迸发出及其锋利的红色刀芒。

    他盯着远处周身激射着流焰光泽的龙袍人影。

    那般充满着煞气的眼眸看起来不似半只脚迈入鬼门关重伤垂垂欲死之人。

    屠刀散发出浓郁血气顺着手臂缭绕全身,而后滚滚散开血气滔天。他就像地狱里走出的一尊煞星,周遭滔天血气之中无数冤魂哀嚎不绝。

    这天空深处的血气异象,看得白楼门内无数百姓为之心惊!

    ……

    “他怎么会这样?”驾驭着九头巨鸟远离天空血气弥漫战场的江满楼眼见洛长风握刀的那刻被血气侵蚀,不由皱了皱眉。

    “你倒不如问问那是柄怎样的刀。”浑身罩着宽大黑袍的魔门新主重阳明显对屠刀所散发出的气息感到些许忌惮,他冷冷地说道。

    “书院屠刀?”江满楼疑问。

    “你可知屠刀来历?”重阳反问。

    “据说菩提老祖自苦行僧手中所得,那位苦行僧放下屠刀之后便立地成佛!”

    有关书院屠刀的传说于书院之中早已不是院规禁止的秘密。江满楼出身术字门天下第一世家,颇为精通神兵铸造之术,又曾是书院门生,知晓屠刀来历不足为奇。

    “世人皆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若屠刀在手又当如何?”

    重阳的话只说了一半便陷入沉默。

    倒不是他寡言少语的风格使然,而是再无需多言。

    屠刀在手该当如何?

    他相信无论江满楼还是君泽玉,所有人都猜得出这复仇故事的结局。

    那必然是悲伤的结局……

    屠刀意为杀戮之刀。

    寻常人屠刀在手不过是无法自持落得个泯灭人性或滥杀无辜走火入魔的下场而已。因为他们不懂怎样克制或压抑魔性。

    若释家佛门修行弟子手持杀戮之刀也无法佛性自控,这屠刀煞气之重则就可想而知了。

    更何况当初放下屠刀的那位苦行僧拥有立地成佛的无上佛性!如果说其佛性佛法深如瀚海,那么屠刀魔性便齐高如峰峦!

    洛长风比之如何?

    一个十三岁开始便以报血海深仇为此生所求的少年。

    一个此时此刻为杀燕白楼而渴望无穷力量倾注己身之人。

    他没有释家佛徒那般克制屠刀血煞之气的定力及佛性。

    他甚至连寻常普通百姓的平常心也没有。

    他更加不如师尊无相道宗道法无边。

    他只是养了许久的刀意。

    正合屠刀之意的刀意。

    当他握刀的瞬间,浩如烟海的刀意与屠刀煞气合而为一,那滔滔血芒遍袭天际将天穹刺裂,众生望去仿若九霄之上二开天门。

    ……

    战台之上统帅五十万王师围城的君泽玉亲自擂鼓。

    琴声与琵琶相和。

    舞曲似是进入了尾声,显得悲壮而凄凉。

    天空里传来燕白楼的笑声。

    这位统掌大燕帝国的雄主蝼蚁一般地看着不惜被屠刀魔性侵蚀神智的洛长风,他忽然觉得对方有些可怜。

    “你想杀本座?”燕白楼带着怜悯的神色说道。

    “你们都想杀本座!”

    “可惜尔等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

    “这里是大燕!是帝国都城!”

    “这里阳春三月却风雪遍袭!尔等此刻看到的山川河流,在未来十年乃至百年之内都注定会变成银河冰川!”

    “而这座皇都,将会是一片苍茫的风雪银城!”

    燕白楼忽然笑了。

    是敞开视野的笑,是睥睨天下的笑。

    仿佛透过那道被刀芒撕开的苍穹裂痕,他看到了另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

    于是他感慨万千。

    “不是雪儿三步化劫的因果,而是本座登天入圣的代价!”

    燕白楼声荡四方。

    他敞开双臂,仿佛拥抱天地。

    与此同时,一道乳白色柔若织锦的气流自天际飘游而来,无数道目光之下沿着其天灵注入燕白楼体内。

    紧接着,四面八方的气运洪流涛涌而至,百川汇海般向着那道流光溢射的身影倾注而去。

    燕白楼的气息愈发深邃,呼吸之间暗合天道。

    他周身圣光大涨。

    天降雷劫,却被他大手一抓给生生吞入腹中。

    他长发乱舞。

    七孔溢射金色光芒。

    他仰天长啸。

    他一步入圣。

    他以大燕尊皇无上紫薇帝气与此城千万百姓仅剩的信仰为食,终突破神引境界的门槛,迈出那停留不知多少年岁的半步之遥。

    尊皇入圣!

    他长袖一挥,拂去天地之间一望无际的银白与苍茫,天地之镜被擦拭过后,映入众生眼前的是生机无限的新春之绿,盎然之绿。

    这便是圣人覆手雨翻手云改变天象的通天手段。

    被屠刀侵蚀神智而魔性大发的洛长风才管不得什么圣人手段,站在春意盎然绿野无尽的虚空之中,他双眼透射着红芒,手持游龙寒枪径直朝那燕白楼刺去。

    春天里,他一枪刺破满眼绿。

    游龙寒枪刺出的刹那,眼前景转而盛夏。

    夏天里,他一意剑起十里,斩断无数道璀璨的烈阳光华。

    失去炙热光华的残阳西下,山川萧索,处处凋零去。

    秋天里,他身化圣莲三十六,净度零落成泥,世间香如故。

    转眼又是大雪封天的寒冬。

    依旧是那片熟悉的天地。

    依旧是铁甲森森王师围城。

    连破三种天象之力重回现实的洛长风看着那尊圣人金身,他举起手中天下第一刀就这么劈斩了下去。

    ……

    雪儿不知何时冲上了城楼。那张小脸儿上梨花带雨。

    她撕心裂肺的喊着。

    “不要啊……”

    ……

    洛长风屠刀劈开了苍穹。

    血煞之气随着刀痕顷刻间将金身圣人淹没其中,而后顺着那道天痕渗透而去。

    天地间有金身碎裂声响起。

    而后万籁俱寂。

    只剩那血红色煞气之河无声铺开天际……

    战台之上鼓声落,琴声止,琵琶声噎。

    君泽玉挥袖负手而立。

    他仰头望天,一声叹息,哀怨回荡天地。

    乐府音绝,伶官收舞。

    那唱过一曲恩怨两头的歌女再度清曰:“仗剑远,载酒行,江天野渡伴渔灯。醉卧巫山云,功名富贵任平生。肝胆死生凭一誓,激扬剑气挽天河,尽销霜电月轻歌。山遥水阔身为客,情仇共几多!”

    ……

    洛长风一刀斩圣。

    也同样一刀散尽自大燕帝国窃取的加身气运。

    复仇之后,屠刀血煞之气渐渐自眼眸里隐匿,他的境界修为骤然恢复如初。

    亲眼看着燕白楼随着屠刀刀光爆碎的那一刻,他松开了手中刀,身体再度如断线风筝坠了下去。

    “雪儿,长风大哥有负于你。”

    ……

    统帅三万玄甲禁军的护国大将军今日只有一个任务。

    尊皇命殒。

    举国服丧。

    城楼之门开启的声音似在呜咽。

    那位护国大将军奉尊皇临终前之令麻衣开城门,跪迎帝王师。

    为这城内千万百姓,他别无选择。

    ……

    与此同时,大燕帝国都城的城楼上,有一袭紫衣挥泪。

    雪儿登上城楼。

    没有人拦得住她。

    因为那些人都在天罗地网中。

    她独自登楼。

    衣袂翩然。

    紫色的衣裙在白色的天地间是那么的凄美。

    雪花轻抚脸颊滑落。

    那只紫色的蝶追逐那片雪花翩然坠落。

    ……

    江满楼驾驭着九头巨鸟接过洛长风的身体。

    看到紫衣坠城那一刻,安红豆不顾一切纵身跃了下去。

    她不让她死。

    可那又如何。

    没人能阻止雪儿。

    她招来雪霁。

    雪霁刺入腹中。

    紫色的蝶落地。

    在尊皇燕白楼命殒之后,大燕凝雪公主以身殉国。

    雪儿最后看了一眼九头巨鸟之上长风大哥的身影。

    她心如死灰地闭上了眼睛。

    她想起被离山宗追杀时逃亡路上所做的一个梦。

    梦中大雪封燕。

    梦中百万铁甲雄狮兵临城下。

    梦中大燕公主以身殉国。

    “原来一切,竟都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