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燕灭(上)
    雪儿没有责怪的意思。

    与长风大哥的相识相知虽说是天意弄人,可她却对无情天冥冥之中的注定心存感激。

    她本就是对世间心存善意之人。

    曾几何时,她迷恋过。

    哪怕是现在,她也觉得那番刻骨铭心的经历极为美好。

    她会一直记住点点滴滴的往昔,并将它们深深埋在心底。

    她想着,便是到了九幽黄泉也绝不饮孟婆汤忘却这珍贵的记忆。

    因为她深信此间界有转世来生!

    雪儿拭去眼角晶莹如玉的泪滴。

    她望向天空深处。

    察觉到恐怖气息自天外降临人间的宇文阀亦抬首望去,见那穹霄深处竟开了座天门。

    洛长风一箭开天门,一箭诛圣人。

    他周身沐浴着莲花圣辉,一双深邃的眼睛锁定城楼巅那道龙袍。

    洛长风开口。

    有分不清阴阳男女的声音传荡在这片天地之间。

    “请尊皇登天!”

    ……

    洛长风的声音仿佛蕴藏某种不可违背的天道规则。这种规则似可驱使操控人心,冥冥之中鬼使神差。

    声音未散,五十万围城王师与城楼上三万玄甲禁军,乃至白楼门内千万百姓纷纷跪倒,天地间响起浩浩荡荡连绵不绝的恭送之声。

    “请尊皇登天!”

    “请尊皇登天……”

    “请尊皇登天……”

    三请登天之声让天地刹那寂赖。

    仿佛时间让画面停留定格在此刻,连风雪都骤停。

    尊皇燕白楼抬首遥望不知通向何处的那座天门,他尚未入圣更未周天,自然不能羽化真身登天门而去。

    可三请登天之后,一股愈来愈强大乃至无法抵抗的力量仿佛冥冥之中托送着他的身体,将那一袭龙袍托起。

    燕白楼微微皱眉。

    他无法自主。

    他极不情愿地迈出登天之步。

    在无数道目光之下,在洛长风杀意充溢的目光之下,燕白楼一步步登天门而去。

    天门之内的诡异光芒愈发炙热。

    那些光线照射在龙袍之上,让燕白楼有种真身被焚烧的感觉。

    他低眉看着愈发淡化透明的身体,他知道自己正被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虚化吞噬着。那力量便是天门之内散射而出的诡异光华。

    燕白楼岂能甘心葬身此处?堂堂一代尊皇,命殒于后辈晚生之手?

    神兵箭八威力再如何强盛也不过是人间之物,至于那所谓的箭开天门,在他看来不过是故弄玄虚见不得人的手段罢了。

    眼看着身体不受控制的走向那登天之门,燕白楼的神色开始由平静转为不安。

    一步,一步。

    不安之下的他开始凝聚修为,将巅峰之力尽数灌注于手中雪霁剑上。

    距离登天之门愈来愈近,直到诡异的光辉将他整个人影笼罩其中。

    承受着恐怖修为倾注的雪霁剑发出低沉的剑吟与巨颤。

    他的脚步越来越轻,身影渐渐地虚化,就像是漂浮的鸿毛。

    还有三步。

    还有两步。

    最后一步!

    “请尊皇登天!”

    洛长风再请。

    “请尊皇登天……”

    天地间恭送之声声彻不绝。

    最后一步,当燕白楼的身影彻底被天门吞噬时,脸上的不安转为厌恶,他冷冷地看了洛长风一眼,死神一般的凝视。

    灌注全部修为之后的雪霁朝那天门劈斩而落。

    那一刻,他被天门吞噬。

    九霄之上有剑光惊起,却再也不见尊皇燕白楼的身影。

    他一剑劈天门。

    又一步登天去。

    ……

    大燕尊皇燕白楼就此陨落?

    事实绝非如此!

    燕白楼入天门之后,洛长风那一箭所开之天门便如同饱和一般颤抖。一层层诡异的光晕随着天门的颤抖让人眼花缭乱,甚至连周遭的空间也在剧烈摇晃。

    天空里飞舞的风雪疯狂的被天门吞噬。

    江满楼等人乘坐的九头巨鸟左摇右晃,险些从天空跌落。

    洛长风遥望着随时都会崩碎的天门神色凝重。

    诛圣与开天是箭八最后两箭,如若也奈何不了燕白楼,接下来真的就只有以命搏命了。

    ……

    君泽玉倏地自木轮车上站起。

    战台之上一干众将也随之起身。

    江满楼蹙眉望着浮现裂纹剧烈颤动的天门。

    雪儿也焦急地紧攥着衣袖。

    长风大哥与父亲,她不愿看到任何人受到任何伤害,她明知这种想法有些愚蠢,可还是不停念叨着,她试图说服自己一切皆会雨过天晴。

    然而你死我亡的不共戴天之仇又怎会雨过天晴?

    雪儿来不及思考自己的想法是否愚蠢,她看到天门再度崩现数道裂纹。

    四周的天空宛如地震般遥颤,无数碎片疯狂脱落,天门之内燕白楼怒嚎之声传荡此间,惊醒五十万王师以及都城内千万百姓所有被箭八所控的心神。

    于是轰然一声爆碎。

    天门崩塌,诡异的光华化作无数道流光溢彩四处溅射。一股浩瀚的恐怖能量疯狂向南北西东四方席卷而开,天际荡起涟漪。

    那涟漪拦腰荡漾而过,洛长风张口便吐出殷红鲜血。在无数道清醒的目光之下,就这么仰身倒了下去。

    松开掌心紧握的箭八。

    他的身体呈现一种弓桥形。

    四肢与脑袋下坠着,那是死亡坠落的形态。

    他没有闭眼,因为尚有执念。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宛如轻飘飘的雪花在飘落着。

    因为眼中的云层越来越远。

    他想动,却动不了。

    哪怕眨眼也有心无力。

    他想说话,却开口无声。

    他知道一切都随着天门的崩碎而画上句点,洛河一门的仇恨,燕白楼的陨落,也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一切都结束了!

    洛长风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

    他不停地坠落。

    风雪划过脸颊。

    他已没了那冰凉的触感。

    他看到许多张可爱的面孔。

    他看到九头巨鸟之上江满楼与安红豆等人的脸颊。

    他隐约听到江满楼与安红豆的呼唤,还有雪儿的呼唤。

    那呼唤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他什么也听不到了。

    他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昏暗。

    夜幕一点一点地侵蚀着他的视线,他看到的云是灰色的,看到的雪是灰色的,看到燕白楼的身影也是灰色的。

    脑海中一道电闪雷鸣。

    他回光返照。

    燕白楼竟然没死!

    在黑暗遮蔽眼前的瞬间,他看到流光溢彩从四面八方汇聚,燕白楼的身影在那耀眼的光泽之下再度凝聚而成。

    洛长风赫然紧握双拳。

    绽放着三十六瓣莲花花瓣的莲花拖住他坠落的身体,他不再坠落。

    他重新站了起来。

    伫立虚空。

    手中紧握着一柄刀。

    神兵第二的屠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