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兵临城下(下)
    九头巨鸟载着七人自穹霄拨云而落。

    羽翼背上,洛长风那双充斥着杀戾之气的眼睛锁定住负手独立白楼城门的龙袍人影。

    那一霎,洛长风梯云纵起。

    这一跃,便是三百丈云天之外。

    洛长风挽弓搭箭。

    自提兵山藏兵谷得到神兵箭八之后,这柄注定在神兵榜匆匆如昙花一现的神弓还剩下三支箭矢。

    而洛长风这一箭,名曰狂沙。

    ……

    君泽玉所在的战台之上琴声急转,而后鼓声滚滚如雷。琵琶女挑动指间弦,悠扬而起的琵琶音似小溪流水连绵不绝。

    于是伶官随之起舞。

    有歌女唱曰。

    “恩一头,怨一头,天老地死复何求。劝君止干戈,莫教痴心作楚囚。由来琴酒刀剑笑,随了江河万古流。枭雄几度如烟浩,何辜壮士枉为谋,可怜梦九州。”

    ……

    歌声回荡。

    箭气划空。

    那狂沙离弦的刹那,箭尾便沿途卷起风雪狂卷。

    那风雪狂卷在天空留下一道横向的痕线犹如递进的螺旋,将万丈之遥缩成丈许之距。

    在白楼门外无数道目光之下,仿佛箭矢离弦便就出现在燕白楼面前。

    负手而立城楼之上的尊皇燕白楼举手投足间透露着不凡的宗师风范,望着那已非常人所能理解的速度呼啸而来的箭矢,尊皇燕白楼微微眯眼。

    他探出权握一方的手掌,神兵榜排名二十一位次的雪霁一寸寸生长。

    他的动作极为写意,甚至是优雅。

    在大燕都城内无数百姓看来,这一剑缓慢而柔弱无力,别说劈开那声势浩大的箭矢,恐怕连寻常握刀砍柴的柴夫也不如。

    然而在王师之中诸多战将以及君泽玉看来,这一剑却暗合天道运转痕迹,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互补,是至柔亦是至刚。

    雪霁刺出。

    如流星飞逝的一道寒冷剑光划破苍穹,那剑光与极速旋转的箭头触碰的刹那,天空里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浪卷冲打着空间界壁,周围的空间犹如汹涌起伏的海面一般上下浮荡着。便是这么来回几个浮沉,空间出现裂纹。而那箭尾飞旋的风雪龙卷被这股柔软的力道所化解,顷刻间溃散。

    风雪龙卷溃散之后显露而出的狂沙箭矢,紧接着被那道看似寻常实则暗合天道的剑光由中切开,化作两支箭矢射入结冰的高墙,没入墙中无迹可寻。

    而再看那道剑光,在所有人屏息凝神下直接贯穿洛长风的身体射向穹宇深处。

    ……

    琵琶断了根弦。

    五十万王师搭建的战台之上倏然寂寥无声。

    琴师修长的双手紧按着琴弦,鼓手轻抚着鼓面的涟漪,那些伶官仿佛定格在了原地,一动也不动。

    突兀的静止与安静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为之一紧。

    君泽玉抬首向那云空之上遥望而去。

    未央生与苏小凡等众将随之望去。

    圣洁的光华从洛长风被剑光贯穿的胸前流溢,他整个人宛如被圣光灼烧,身影渐渐变得虚无,直到最后,那张平静如常的脸犹如灰烬一般随风而逝。

    有朵圣莲自洛长风消失之处盘空而起。

    ……

    战台之上琵琶女再度拨弦。

    鼓声又起,琴声附和,伶官甩舞着广陵长袖。

    洛长风从圣光耀眼的莲花之中走出,手中依然握着神兵箭八。

    他还有两支箭。

    箭八最后两支箭,也是江家老爷子所铸八箭之中威力最强的两支箭。据江满楼所言,此二箭可诛杀当世之圣。

    燕白楼并不是真正的圣人,可他如今修为也已半只脚踏入圣人门槛。无论手段还是心境,皆非洛长风依靠气运加身而获得化劫境的修为可比。

    所以洛长风此战是以命搏命。他从未奢想过真的能够杀了燕白楼,只求同归于尽!

    挽弓搭箭。

    一箭开天,一箭诛圣。

    洛长风二箭齐发。

    ……

    大燕皇都重重宫闱之中有个僻静而优雅芳香弥漫的院落。院落里落花与悄然入墙而来的雪片共伴飞舞好不宁静。

    修为散尽的雪儿如今就在这片院落里静养。

    她没有穿红衣。

    柔弱的身体再也无法让她成为那个手中雪霁红袍披衣的人儿。

    这一身紫色衣裙是她以前最喜爱的装扮。

    不知为何,苏醒后的她忽然想起了曾经的紫衣。或许是一颗心疲累到了极点,在最后宁静的时刻,她不想去模仿装扮任何人,她只想找回真正的自己。

    她站在园林中。

    望着翩飞的落花与飞雪,静若处子。

    燕翎卫首领宇文阀魁梧的身影出现在身后,这位亲眼看着凝雪公主一点一点长大的宇文叔瞧在眼里,回想起拜入书院之前的小公主天真可爱模样,心中油然而生一片酸楚。

    想着真是天意弄人。

    “宇文叔。”雪儿红唇微启。

    “公主。”宇文阀见礼。

    “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对不对。”雪儿盯着天空出神。

    宇文阀沉默不语。

    他知道公主所指何事。

    那年他奉尊皇燕白楼之命护送小公主与翎儿一道去往书院求学,途径洛河郡时,小公主大闹江满楼婚礼导致与燕翎卫走散。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燕翎卫第二任首领与其麾下被誉为大燕帝国之茅的神秘护卫,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小公主面前。

    他们并不是不知公主下落。

    他们只是由明转暗,暗中清除着一切怀有不轨之心而又见不得光的家伙,一直到公主进入菩提城。

    这么做出于两个理由。

    一则宇文阀希望给予公主足够的自由空间。

    二则是经过缜密而又鲜有人知的调查,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那个一路与公主相伴进入菩提城自称长风的少年,竟是当年结拜兄长洛翎的独生之子!

    “不敢欺瞒公主!小公子的身份,从你们相遇结伴后,属下便暗中调查而知。”宇文阀低头说道。

    这世上最早知道洛长风身份的人有两人。

    一是洛河郡后山落霞山脚那间客栈的掌柜老酒头,还有一人便是一直以来暗中保守着秘密的宇文阀。

    与洛翎乃是多年结拜的兄弟,他岂会识不出兄长独子?

    他什么都知道。

    他只是没有说而已。

    因为他不相信兄长会背叛尊皇,背叛大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