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兵临城下(中)
    风雪中的大燕皇都白楼门极为安静。

    不同以往的安静。

    赤红色的燕字旗随风摆舞,凛然而凄烈。

    城外是君泽玉亲率五十万围城王师!

    城楼上是此城仅剩的宫中三万禁军玄甲精兵,领兵人是护国大将军。

    城内是来自八方疆土盼不到明日阳光的大燕千万流民百姓。

    在兵临城下的此时此刻,在风雪萧寒的此时此刻,无论三万禁军玄甲兵还是无数流民百姓皆披衣带麻!

    举城而服孝!

    这般恢宏的临丧规模自然不是因为帝国太子燕南飞命殒巨鹿城外。

    举城服国丧,服的是天子,大燕帝国的天子。

    大燕帝国尊皇燕白楼并没有死!却为何举城服国丧?这个答案除了燕白楼之外,恐怕只有那位护国大将军知晓。

    在兵临城下大燕注定亡国的日子,护国大将军只有一个任务。

    那是尊皇燕白楼亲自交给他的任务。

    身为帝**人,不管他愿意与否,他都只有接受!

    与护国大将军一般,燕翎卫首领宇文阀也只有一则使命于身。他与燕翎卫手足守在宫城之中,护那一袭红袍凝雪公主的安危。

    ……

    一道着龙冠龙袍的修长身影降临风雪席卷而寂静无声的天地间。

    那人负着双手,眉宇间透露着紫色帝王之气。

    他如此简单地站在城楼之上,不发一言,不视一物,不为所动,便自带一种披靡天下俯瞰众生的气质。

    这便是王者之姿!

    一身龙袍的燕白楼出现之后,皇都城楼之上三万禁军玄甲与城内千万百姓齐齐跪倒,山呼着吾皇万岁!

    只是那般万民朝拜的场景此时在君泽玉看来非但不胜观,反而愈发凄凉!

    君泽玉早已引兵而至城楼之下。

    他依旧坐在统帅三军战台的木轮车上锦帽貂裘,身旁是未央生、苏小凡、武修阳等一干年轻而不凡的将领。

    五十万王师列威凜不凡的大阵,飞舞的鹅毛大雪落在锋利而寒光凛凛的刀锋上悄无声息地被切作两半。化作两片的雪花随风吹落在兵士铁甲之上,而后滑落。君泽玉自木轮车上起身,手里抱着暖壶。

    他极目透过风雪,遥望着白楼门城楼之上那风姿不凡的龙袍身影。

    早听闻大燕尊皇燕白楼之名,今日养瞻其风采果真不愧为一国之主!君泽玉心想若不是暗中窃取大燕帝国之气运,今时今日的燕白楼恐已入圣!届时莫说五十万大军,天下恐鲜有人及……

    王师围困白楼门,君泽玉并未着急攻取。

    他反而出奇地悠闲。

    战台之上陆续而出现一队乐府琴官。

    琴师,鼓手,琵琶女,还有二十几位女伶官。

    完整的乐府戏子登台之后,君泽玉邀请未央生等一干众将战台之上列位而坐。而这位将要收服天东的未来君王则是再度坐在了木轮车上。

    他举酒敬三军将领!

    豪饮之后,一切就绪。

    那琴师挑动指尖。

    与天地风霜铁甲刀兵全然不符的音律响起,刹那间牵住所有人心头。那琴师技艺高超,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琴声婉转绰约,如泣如诉,如倾如慕。

    君泽玉闭目极为享受,随着节拍拍打着节奏。琴音斗转,紧接着轻柔的鼓声悄然入曲,丝毫不绝突兀。

    ……

    白楼门城楼之上尊皇燕白楼与三万禁军玄甲兵,乃至城内无数百姓都听到风雪中传送而来的音律。

    他们听不懂音律之中寄托着怎样的情感。

    可是漫天风雪,举城服丧,白绫随风舞,再加上这凄然的琴音,总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无言的悲怆。

    于是,城内隐约有百姓在轻声哭泣。

    尊皇燕白楼依旧负手而立城楼之上不为所动。

    一国之主修为到达这种境界已极少会被外物所乱。况且举国服丧是他亲自颁布的皇令,心境自然不会收此平凡伶人音律干扰。

    他猜不透君泽玉的故弄玄虚。

    他也不愿去猜测。

    对于他来说,大燕帝国存亡与否已不再重要。今日这一战,若败则亡,若胜则一步通圣,天下无敌。

    胜也好,败也罢,大燕帝国辽阔的疆土已不能让燕白楼为之所动!

    所以他超然物外,以一颗静如止水的心等待着这一战的到来。

    是的,燕白楼在等一个人。

    他相信君泽玉也在等那个人。

    从七州域十八路大军吞噬大燕帝国辽阔版图的那刻起,这位帝国之皇便已经察觉到大燕气运在悄无声息地流失。

    他知道有人在窃取帝国气运!

    他同样知道汲取那些气运的人是谁!

    可他并没有阻止。

    他很好奇。

    他想看一看,那个杀了白楼神将的漏网之鱼是否真有其父洛翎当年神采!

    ……

    战台之上,琵琶声起。

    昏暗无边的天空里有骤然如风的破空声呼啸而来。

    那声音来自千里之外。

    那声音疾如风雷,越来越近。

    那声音刺人耳膜,让白楼城外的五十万王师铁甲皆是心神俱乱。

    那声音在无数道目光之下化作一道寒冷的光,向着宏伟的巨城飞逝而去。

    那是一支箭!

    来自神兵箭八的一支凌霜箭!

    那箭射中恢宏的高墙!

    下一刹,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寒霜气流顺着大燕帝国都城的高墙攀爬而蔓延。

    几乎是眨眼的时间,寒冰结满了整座都城高墙!

    大燕帝国的皇都城墙,被此一箭而冰封!

    一箭凌霜之后,第二箭紧随而至!箭八第二箭,是万里传音。

    天地间回荡着洛长风的声音。

    那声音浑厚之极。

    萦绕在无数人心头犹如挥之不去的魔音。

    “吾乃洛翎之子洛长风!今奉洛门三百冤魂之命,来取燕白楼项上人头!今日一战,无论胜负生死,洛河一门与燕氏一族往日恩怨皆一笔勾销!此战,天地可鉴!”

    ……

    尊皇燕白楼抬首望天。

    天地间有嘹亮的兽鸣响起。

    一阵恐怖的大风席卷漫天风雪而来。

    无数道目光眺望而去,只见一头九头巨鸟赫然拨云而落,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那巨鸟之上有七道身影。

    洛长风,江满楼,安红豆,重阳,沈天心,月三人与莫相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