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兵临城下(上)
    黄昏退出人间的战场,这昼夜不停的大雪并没有干扰天道有常的运行,黑夜如期而至。

    夜幕里有道红袍倩影自远处渐近而来。

    雪儿出现在巨鹿城外。

    当她迈出迟疑的那步,她便从人间来到了地狱。

    她看到触目惊心无数的惨死冤魂。

    脚下模糊的血肉,已经分不清是大燕铁甲还是七州域盟军。

    她就这么走着。

    她从尸山血海之中找到了皇兄燕南飞尸首分离的身躯。

    她听到大燕无数子民的游魂飘荡哀嚎着,他们都在山呼公主千岁!原本波荡不稳的境界随着此刻心境坍塌而如决堤洪流般轰然溃散。

    雪儿的修为境界开始不停地跌落。

    直到最后,她吐了口鲜血,倒在血泊之中。

    君泽玉与未央生、苏小凡三人出现。

    看着那可怜的人儿,君泽玉无奈地叹息。

    世人皆以为大燕帝国凝雪公主是当世难逢的天纵之姿,三步化劫更是已成普天之下的佳话传说。甚至被剑阁弟子拿来与当今掌阁人牧云剑城坐而观山百万剑的壮举相作比较。

    可谁人知晓传奇的背后,这痴傻的人儿究竟付出了多少?

    便是君泽玉也不知。

    他只能猜测。

    如今眼前的事实证明,他所料分毫不差!

    如此单薄的身体怎能经受得住三步化劫所引来入体的天道气机?就像是装满了半江之水的玉碗,可普通的玉碗怎装得下半江之水?

    这个丫头,她却一直在强撑着。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包括一心想利用她的皇兄燕南飞,也包括她万般牵挂的洛长风。

    “她已修为尽失!将她送回白楼门吧。”

    ……

    苏小凡奉命将雪儿送回白楼门。

    送到了尊皇燕白楼怀中。

    他还送了一封信。

    那是君泽玉的亲笔信。

    君泽玉在信中定下了一个日子,他希望那天,尊皇燕白楼能够麻衣开城门,跪迎帝王师!

    ……

    大燕四十二年开春之后的日子飞逝的极快。

    巨鹿之战大燕断送百万雄兵之后,君泽玉便指点江山收服大燕的天下。

    他分兵十八路。

    大燕辽阔的版图之上,一条黑色的虬龙自巨鹿出发,然后摇身一变,变作十八路大军向着东南西北所有的方向一寸寸的吞噬着大燕疆土。

    大燕城池无数,然而所剩兵甲却寥寥无几。

    巨鹿之战百万铁甲覆没之后,许多重城强郡都只剩下残兵老将,面对势如猛虎的王师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可以说王师所过之处,举城皆降。

    而十八路王师每破一城,便会依照君泽玉的吩咐于城楼之上点一支造化空芯灯。

    这是君泽玉对洛长风的承诺。

    当初洛长风夺取江都之前,君泽玉允诺让他拥有与燕白楼一战之力。

    可燕白楼如今的修为恐已半只脚迈入神引圣人境界,对于灵窍上境的洛长风来说,根本是以卵击石。

    君泽玉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的做法是此消彼长。

    造化空芯灯有一神妙效用,它以天地之间诡秘莫测的气运为食。也就是说,君泽玉不但吞噬大燕帝国辽阔无边的版图,同时也在汲取大燕帝国气运。

    而远在江都的李氏府邸之内也依照君泽玉所绘之神机图起了一座气运嫁接阵法。那阵法以阴阳五行为基,南北西东四处方向分别建造四根纹刻着异兽图案的灵柱。

    洛长风便就坐在这阵法中枢,通过不知名的大阵将大燕帝国残存的气运自燕白楼身上剥离而出嫁接于己身。

    “又是一个不计后果一意孤行的家伙。”

    已是阳春三月。

    无论中州还是天南早已春绿遍野东风和煦,可大燕四十二年诡异的头场雪还在天东飘落。

    素来以钟灵毓秀人杰地灵著称的天东如今半个天下都笼罩在银白无际的雪原之中,数月以来,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有人说,这是大燕帝国气运败尽的征兆。

    气运败尽,那代表着亡国!

    披着锦袍的江满楼遥望着四根雕刻着古老异兽的灵柱之上来自四面八方云空里始终不绝的氤氲气息绵绵而入,灌注到洛长风的天灵之中。

    再看着那盘膝一坐却是两月有余身体早已被大雪覆盖的家伙,他忍不住感慨说道。

    “最近几日,这阵法输送而来的气运愈发稀薄,而长风身上流溢的气息也有越来越浑厚的迹象。看来大燕帝国,真的走到了尽头。”月三人接道。

    “君泽玉那小子也倒是手段凌厉!才两月之余,便已将大燕疆土收服的七七八八。就算是本少爷,也不得不有些钦佩了。”

    江满楼极少钦服他人。

    可自从知晓巨鹿之战燕南飞一败涂地的真相之后,这位眼中除了白花花的银子之外再无他人的提兵山江家之主,便打从心眼里对君泽玉五体投地。

    想想君泽玉悔婚下山至今才多久时日?诺大的天东,七州域与大燕帝国便已被他尽数收于囊中!这般心智与手段,怎不教人震撼!

    “真是个祸害啊!”

    想起木轮车上的羽扇纶巾,江满楼感慨说道。

    “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长风。”月三人似有所虑。

    “怎么说?”江满楼问道。

    “借大燕气运而强行化劫并不是正途修道之法,退一万步说,即便他杀得了燕白楼报得深仇血恨,事后该当如何?会遭受境界反噬?还是永生境界止步于此?”

    “我想,他该不会在意这些的。”

    为月三人解答疑问的不是江满楼,而是与莫相期结伴而来的安红豆。

    今日的安红豆有些特别。

    因为安红豆不再是红衣红袍。

    她着一身紫色衣裙。

    看起来无论气质还是装扮,都像极了一个人。

    像极了雪儿!

    ……

    吞噬大燕帝国的十八路王师终于会盟!那意味着帝国所有的疆土已尽数臣服在王师铁蹄之下!

    那一日正巧是君泽玉亲率二十万大军抵达大燕帝国都城白楼门外。

    汇合的盟军足足有五十万之数!

    五十万铁甲雄兵围城,围大燕帝国都城白楼门!

    这一日,兵临城下!

    这一日,洛长风破开浑身上下所结的冰雪,他睁开眼眸的瞬间化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