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战天刑
    一人灰发道袍,一人银发白衣。

    无论是带着师兄天九刃遗愿开创大世的天机老人还是由魔而入圣的先生白知秋,今日擅闯帝皇陵只有一个目的。

    为天下人屠魔!

    为棋开大世而屠魔!

    五百年前魔门覆灭,残缺的天图一分为七。浣花洗剑图落于摘星客之手藏于浣花池,而十万兵魔图则被帝御天所得。

    据天机阁情报探知,昔年帝御天督造帝皇陵为的就是藏匿图中十万兵魔。

    近些年间,帝御天称霸天下雄心渐显,不惜假借月影山庄之手以离阳幡屠杀无辜百姓集聚十万阳魂,所谋为何已昭然若揭。

    天机老人自知大限将至,在魂归九天之前,阻止帝御天唤醒十万兵魔屠戮苍生是他唯一未了的心愿。

    所以惊瑞之期,他来了。

    与白知秋携手而来……

    风雪中曲径通幽。

    或是帝皇陵血戾之气太重,四周更无飞禽鸟兽,便是北风也忌惮地止步于陵道两旁。

    两位世间最强者驻足皇陵门前,无声亦无息。

    陵道两侧忽有枯叶摇动,沙沙作响。

    有声音传入两位圣人耳中。

    “两位远道而来帝王盟,本尊岂有不开门迎客之理。”

    不知沉重几许的绝石缓缓升起。

    帝皇陵之门大开。

    天机老人轻甩拂尘,单掌默礼,道袍身影被帝皇陵中无尽的黑暗吞噬。

    白知秋随之负手而入。

    ……

    如何从天刑将铁冷与五位大流沙联手围攻之中全身而退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洛长风为今之计只有拖延。

    他相信江满楼三千铁浮屠与重阳魔门部众以及莫相期所率天机阁楼众等人正在赶来。

    “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洛长风将雪儿护在身后,看着帝王盟除帝御天之外修为最高的天刑将铁冷。

    “人之将死!本座承诺让你瞑目。”铁冷提剑而立。

    虽不曾刻意释放周身气机,可铁马冰河军阵之中铸就的杀伐之气,让这位天刑将不怒而自有无上威严。

    洛长风眯了眯眼。

    “那年社稷山河图现世中州,你是否也在围杀我父的诸强之中?”

    他亲手埋葬父亲尸首。

    除经天星造成致命伤害之外,洛翎身上有着大大小小无数的伤痕。自中州千里路遥逃亡至大燕国境,无法想象洛翎遭受过多少次追杀。

    “不妨实话告诉你。不止本座,为追杀洛翎,你周围这几位大流沙也是不留余力呢。”天刑将铁冷笑道。

    洛长风暗自握了握拳。

    眼眶微红。

    雪儿不知该怎样安慰,默默地伸出小手将洛长风的拳轻轻掰开。

    “这就是了。”洛长风自言自语说道。

    方才那一剑,让他有种熟悉之极的气息。联想到昔年于父亲身上看到的那些伤口与气机,他才隐有猜测。

    “怎么,你还想报仇不成?”天刑将铁冷眼神之中鄙夷之味甚浓,蝼蚁般的看着洛长风。

    “仇当然要报!”洛长风不假思索地说道。

    雪儿凝望着那张坚毅的侧颜,轻轻缩回了手。

    察觉到雪儿心中的纠结,洛长风又补充说道:“最起码要在你身上划上几剑,尝一尝何为切肤之痛。”

    天刑将大笑:“以为杀了大欢喜菩萨便有与十天显圣一战的实力?本座真的很好奇,似你这般狂妄的小子究竟是如何活到今天的。”

    “与将死之人何必这般浪费唇舌。”

    话声未落,有刀自洛长风二人身后偷袭而至。

    那刀不是普通的刀,那是一柄飞刀。

    飞刀离手的瞬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足足六十四柄飞刀朝着洛长风与雪儿二人飞射而去。

    帝王盟九大流沙之中有位擅使飞刀的强者,传闻刀出必夺命,因此被称为夺命刀。

    洛长风没有理会身后飞刀。

    他全神贯注,所有的注意力皆在天刑将铁冷一人身上。

    方才对话的间隙,他将修为调整至巅峰。想着若是雪儿以一敌五,将五位流沙拖住片刻,或许他有与天刑将铁冷一战的实力。

    果然,早已心意相通的雪儿挥剑结域,将六十四柄夺命飞刀尽数阻拦在剑域之外。

    周围几位流沙霎时间尽皆出手。残阳落照的帷幕之下,大雪中,雪儿以一敌五。

    洛长风闭上眼睛,手中同时凝聚而出一柄剑,断剑不更归。

    与元神融为一体的浣花洗剑图中有道剑意,那是三千尺剑壁一战时作为交换白衣骆冰所留。

    洛长风微闭眼眸的瞬间,洗剑图之中那抹剑意悄然离体。

    在风雪荒林之中,剑意游走而至半空然后无限制膨胀蔓延。十米,百米,千米……仿佛一阵细微的风吹掠,顷刻间遍袭周遭十里之地。

    一意剑起。

    十里皆禁。

    洛长风复而睁开泛着血丝的眼,周遭十里之内所有一切在眼中清晰无比。

    他能看到风的轨迹,能看到雪花翩飞的舞姿,能看到天地灵力的流转。在这十里剑禁范围之内,他仿佛主宰。

    天刑将铁冷释放神识感知,察觉周遭十里皆被一种无形的界禁,这位化劫境尊者流露出些许兴致。

    “十里剑禁!倒是不错的手段。”

    天刑将话锋一转:“只是不知这禁界可禁得了天雷否。”

    残阳笼罩的天空里响起一声闷雷。

    闷雷声由远及近地滚动,某一时刻,闷雷化作一道紫色的雷电宛如天穹裂痕劈在十里剑禁的无形剑界之上。

    肉眼可见的涟漪在虚空之中荡漾而开。

    这一刻,洛长风面色通红。

    元神受到雷击重创的他嘴角溢出血迹。

    与此同时,浣花洗剑图中无数柄古老名剑开始剧烈颤吟,十里剑禁濒临破损边缘的他并指御剑,不更归化作一道寒芒刹那隐于虚空。

    不更归自虚空浮现,剑尖直抵天刑将铁冷眼前。

    不更归刺中了那道魁梧身影,宛如黑夜里无数的流萤,天刑将铁冷身影诡异地消散。

    洛长风皱眉。

    忽有所察的他抬头望天。

    天空里有枚剑印封印而来。

    那剑印之上站着一道人影,天刑将铁冷的身影。

    洛长风再度并指御剑。

    浣花洗剑图似是受到强烈的召唤,照晴、贯云、引江碑、玉虎、莺啼、一寸灰……成百上前柄飞剑齐齐飞出,射向那枚封印而来的剑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