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王见王
    (ps:感谢书友13582914宗师大人的捧场和月票。晚上至少还一章。)

    天阙十二宗政英男临时起意,出战前远远地瞧了右侧战阵中赤焰州名声显赫仅次于不败王师骆冰王的悍将火云狮王。

    传闻大燕帝国凝雪公主曾在紫薇州境内遭受离山宗围剿,宗政英男自知实力不敌那一袭红袍,无论那位性情大转的公主是否对紫薇州记恨在心,这一战亦是九死一生无疑。

    他无法揣度军师大人如此点将含义,若只是以车轮战用人头磨那雪霁之钝,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也在必死行列之中?

    他宗政英男一己之力不敢也不会撕破檀渊之盟,毕竟大敌当前,七州域盟军不能倾覆于自己手中,眼下唯一可保性命之法便是与那火云狮王联手出战。

    以二对一!

    来自赤焰州颇有阵前无敌之名的狮王修为处于化劫下境,在军师大人昨夜赐予的点将锦囊之中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位。

    如若今日红袍公主注定会有一败,宗政英男料定必在狮王一战之中。

    或许赤焰州狮王对那柄雪霁同样心有余悸,当宗政英男视线投来之时,他也举目望去。

    二人彼此会意。

    七州域百万盟军大阵中,宗政英男与火云狮王自左右两翼分别策马驶出,二人一左一右向着红袍雪儿夹击而去。

    雪霁的剑尖滴落最后一滴头颅热血。

    那血滴落雪地,没有融化白雪,却反而结成了冰。

    雪儿流眸望着奔来的两名敌将高手,聪慧如她岂会看不懂那二人卑鄙心思。

    她深感不悦。

    乳白色的剑气顺着手臂萦绕,然后遍袭剑身。

    名剑雪霁低声颤吟,萦绕的剑气猛然震散,化作一团云雾散于雪儿四周。

    厚厚的雪地上云雾如狼烟滚动,所侵袭之处长满冰刺。转瞬间而已,脚下的雪原已遍地冰凌。

    两匹狂奔的烈马被瞬间长满的冰凌刺入身体,赫然前倾跪倒,血溅荒原。

    宗政英男与赤焰州狮王腾身跃起。

    雪儿微微抬眸,摊开小小的掌心。

    一刹那,阴沉的天空不知从何处聚来七彩霞云。

    天空里霞光透射,宛如曜日自裂开的昏幕缺口照临人间。那照射大地的霞光耀眼之极,使得风雪中屹立的无数铁甲纷纷抬手遮挡眼前。

    雪儿轻吐芳兰。

    口中默念着一个缚字,炙眼的霞光便犹如锁链将半空之上的两道身影束缚其中。

    那赤发红眼的狮王心底暗自叫了声不妙,反应极其迅捷的他顿时幻化出十余道分身残影,自霞光普照之中金蝉脱壳。

    反观宗政英男却就少了这份气运,被霞光困住的他徒添挣扎。

    风雪中的残影渐渐淡去。

    残影淡化的尽头,狮王真身显现。

    落地的那刻,莽袍随风扬起,脚下顿时燃起熊熊烈火,恐怖的火势顷刻间让大地之上满眼的冰凌冰刺倾覆于火海之中。

    望着那道单薄之极的倩影,狮王深邃的眼眸流露出不屑之意。想着神兵雪霁又如何,大燕帝国所谓的凝雪公主这侥幸的胜绩也到此为止了!

    念头闪过脑海,然而下一刻,他却瞳孔猛然收缩。

    因为大地之下有一张网……

    天空里有朵诡异的云,雪原之上有张深埋地底的网。

    神兵第十的云织与地藏,本就是天罗地网。

    ……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定鼎之战影响着天东乃至天下未来格局。此时此刻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密切关注着巨鹿城前随时都会扭转的焦灼战况。

    譬如说破青峡之后佣兵而守的未央生,譬如说江都城楼上那心绪烦乱的洛长风。甚至是大燕白楼门里那位近日出关的尊皇也试着目力穷极巨鹿的方向……所有人都在凝望,可偏偏被七州域盟军拜为统帅独掌军权的军师却在这种时候闲情逸致泛舟湖上。

    巨鹿城西二十里处有片隐秘的山林。

    山里有座僻静无人的庄子。

    该是城中某位富贾建来居闲的庄园宅地,得知七州域与大燕帝国战事爆发,才腾空了所有财产物事避难而逃,如今只剩下这副家业空空如也。

    山庄名为快雪。

    无论湖边栽种的红梅还是曲径通幽的冰雕饰物,在这景致优美的雪寒天气倒也颇为应景。

    快雪山庄的入口是一条幽深绵延静水深流的湖。

    棉絮般的雪花悄然无声飘入湖中。

    有细水长流声传入耳畔,长长的竹篙探入湖底,一叶竹排缓缓驶来。

    竹排上有道身影。

    翩翩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般的身影。

    世间只有两人堪称遗世独立羽化登仙的形容。

    很巧合地是,那二人是一对师徒。

    师者,天机星。

    徒者,君泽玉。

    竹排上的人影自然是统帅七州域百万盟军的军师大人君泽玉。

    巨鹿城外风雪肆虐剑气如寒。

    身为盟军军师,七州域生死存亡系于一身的君泽玉自然没有逸致泛舟湖上观雪闻梅。

    他来快雪山庄只有一件事。

    为见一个人。

    ……

    山庄深处传来箫声。

    起声和缓,转而幽呜,继而凄清。

    箫声所至,湖畔梅林里卷起阵阵梅花,梅花翩若游龙如群蝶飞扑而来。

    竹排上负手而立的君泽玉面色微冷。

    他岂会不知这首玉箫寒曲蕴藏的云心出岫与萧史乘龙,乃是不折不扣的杀招。

    眼角露出冷笑。

    君泽玉探出两指,指尖夹着白色棋子。

    他望向梅林深处朗声说道:“一六居下。”

    言罢屈指弹出七颗棋子。

    一白六黑。

    “二七居上,三八居左,四九居右。”

    声未毕,又是三十三颗黑白棋子屈指弹出。

    整整四十颗棋子呈星图般排列虚空,像是易字门八卦图案晦涩难懂。

    可梅林箫声并未知难而退。

    箫声再转,转入玲琅,进入苍凉。

    漫天飘落的雪花再度蜂聚,像是一条白龙与那阵阵梅花彼此交缠在一起。

    湖面上波荡轻微的涟漪,君泽玉望去,湖水在渐渐沸腾。

    这又是玉箫寒曲之中两式杀招,金声玉振与凤曲长鸣。

    眯眼看着扑面而来的红梅白雪二龙,君泽玉不做任何闪躲。他修为本就停滞不前,自知无法躲过玉箫寒曲四式杀招。

    仍选择无视的他屈指再弹。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

    又是四十颗棋子结成星图。

    便在此时,飞卷的白雪与拥簇的红梅两龙轰在那八十颗棋子排列的星图之上。

    君泽玉身体微颤。

    掌心一翻,五颗白子呼啸弹出。

    “五居中央。”

    五颗白子补充之后星图完整。

    一条神秘莫测的线开始沿着第一颗棋子游走,整副星图刹那间绽放出神圣的光芒。

    天地间似有惨烈的龙吟哀嚎。

    紧接着白雪轰散,寒梅乱舞。

    一道人影自梅林深处信步而来。

    (ps:猜下来人是谁,猜下君泽玉玩棋子的手段是啥,下一章就揭露了,抓紧喽。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