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一剑光寒十九州(下)
    /p>堂堂大燕百万兵马,风扬尘沙,旌旗滚滚,狼烟绵延数十里而不见尽头,岂会无男儿?十卫兵这一问,彻底激起燕南飞身后千员良将与百万雄兵的怒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原本萧瑟只闻旌旗摆列声的荒原,霎时间响起惊杀喊。赤色燕旗下,无数大燕铁甲双目猩红地宣示着他们的存在。“杀……”“杀……”“杀!”这是一种心声。更是一种宣示。它能振奋人心。更能令敌军胆寒!十卫兵胯下战马扬起前蹄嘶鸣,感受到空气中充斥着凛然杀气,马儿眼眸流露不安与惶恐惧色。尝试降服惊慌烈马的十卫兵虎目盯着燕南飞扬剑高喝:“可敢接我一剑?”声罢便是驱赶着烈马疾冲而去。阙新榜排行第十的十卫兵是个生平谨慎的人。无论他的人还是他的剑,一直都很谨慎。可今日两军对垒阵前的表现却有些出乎意料。他有些冲动,有些迫不及待。七国盟军阵前端坐木轮车的君泽玉望着尘土飞扬里的单骑,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不知这不悦的心情是来自燕南飞的默不作声,还是来自十卫兵的莫名冲动。君泽玉自恃其才。他认为无论战前还是战后,自己可以运筹帷幄许多事。可却左右不了战时!因为战场时局瞬息万变。也因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望着那道自烈马之上纵身跃起的蓝色盔甲身影,君泽玉非但无所期待,反而陡然嗅到浓烈而汹涌的死亡味道。那种被死亡侵袭的味道瞬间将十卫兵笼罩其中。君泽玉瞳孔收缩。他看到有一柄剑,一柄神出鬼没的剑自大燕百万雄兵后方破空而至。那剑来自巨鹿。君泽玉望向城楼,城楼之上有一道红袍倩影……十卫兵已经无限接近燕南飞,他的剑同样无限接近燕南飞。如若下一瞬,燕南飞或者身后众多高手仍旧无人出手,十卫兵有绝对的把握一剑抹杀统帅三军百万雄兵的大燕太子爷。然而当蛟麟剑抵近燕南飞喉咙时,十卫兵忽然有所停顿。他听到剑吟。怒剑低吟。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像是在耳畔,就像是在眼前。有柄剑赫然出现在眼前!那剑来的诡异。那剑来的极快。那剑刹那穿透蛟麟能够防御的范围,后知后觉的十卫兵只能凭借护体灵力与本能侧身而躲。十卫兵猛然仰头。那剑刺中蓝色头盔,刺断蓝色发带,直直插入沙尘滚滚寒风萧瑟的荒原。剑在低颤。剑旁滚动着头盔。断成两截的发带在空中飘舞。双眸充斥着惧色与愤怒的十卫兵披头散发,闪掠着地之后,狼狈地就像是一个疯子。他侧目盯着那柄险些割去头颅的剑,心有余悸。耳畔再度响起大燕百万雄兵喝彩声。“好……”“好……”“好!”十卫兵恶狠狠地远望,看到燕南飞嘴角噙着笑容。燕南飞在笑。极为满足地笑。当对手阵前挑衅辱骂时,非他冷血无情无动于衷。大燕百万雄兵千员良将,更有来自帝王盟的强援,岂会无人可用?对阵阙前十十卫兵,燕南飞心中早有人选,迟迟不肯应战自有其深思熟虑。他只是在等。等一个人,等一柄剑。那日雪儿出关,现异象晴空惊雪,更有神兵雪霁自远方破空飞来,燕南飞便知雪儿三步化劫。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妹妹。生玲珑心,最难是情关。这是他幼时从父皇那里听来的一句话。起先他不懂,只知雪儿赋异禀,对于日后皇位之争,雪儿的态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否则他也不会处心积虑在雪儿身旁安插翎儿作为心腹。直到后来遇见洛长风。燕南飞才恍然大悟父皇将雪儿自幼软禁白楼门寸步不离的良苦用心。他想杀了洛长风,以此找回那个赋异禀玲珑乖巧的妹妹。现在他不需要了。因为雪儿跳出情关,因为雪儿不再慵懒,因为雪儿真真正正成为了大燕帝国凝雪公主。罗列下年轻翘楚的新榜阙第十又如何?除昆仑山剑阁新任掌门牧云剑城王道剑破而后立一步化劫之外,从今日起,普之下年轻俊彦皆会臣服在雪霁剑下!……雪儿一身红袍独立城头。那张倾城绝世的脸上是无尽的冷漠。她遥望城下森森铁甲。她红唇微启。“女子燕凝雪,今于两军阵前划剑为界。七州域之兵如有逾越此剑者,定斩不饶!”雪儿的声音并不洪亮,却字字清晰铿锵有力。她管不了什么两军对垒攻心为上的策略战术,更不论什么诛心之言扰乱心境还是振奋军心。她知大燕有男儿。大燕同样有不输男儿的巾帼女儿。那女儿有一柄剑。她只用一柄剑。任他兵临城下百万甲……黯淡无光的灰色际飘落起雪花。不是转瞬即逝的雪花,而是大燕四十二年真真正正的头场雪。这场雪落在巨鹿,落在江都,也落在青峡。大燕四十二年的头场雪,落在帝国每一寸疆土之上。当时人未觉,不知这场雪足足落了十年。若有人悉心望去,会发现那雪不是起自于云端。那雪来自那剑。那剑散发着凛凛寒光。巨鹿城空之上有雪雁飞过。雪霁之寒光凝空气而为霜,凝寒霜而为雪。一剑光寒十九州。这一剑,是雁凝雪。……十卫兵怒不可遏。家族庶出出身的他自幼饱经苦难。年少不堪的经历不仅让他养成冷漠无情且深沉的性格,还有一颗脆弱且极强的自尊心。燕南飞的叫而不应羞辱了他,雪儿划剑为界的举止对他来更加是一种藐视。如果眼神能够用来杀人,燕氏这对兄妹早已被他凌迟。风雪中披头散发一身蓝甲的十卫兵偏不信邪。燕凝雪的实力修为他自然早有耳闻。方才那一剑之威即便非同可,在十卫兵看来,仍旧欠缺些火候。三步化劫?似乎有些可笑!逾越此剑者杀无赦?他想试一试!提着蛟麟剑,十卫兵无视划剑为界的雪霁,他迈出一步,一步而越界。他眼角依旧带着不屑的笑意。一步落下,他抬脚跨出第二步。雪霁上空有片自然而然随风飘零的雪花似是受到无声的召唤,地间明明无风,那雪花却围着雪霁剑旋绕盘飞起来。周围无数片雪花尽皆旋飞起来。便在这一瞬间,十卫兵周身卷起风雪龙卷,那风暴愈发汹涌直通云巅。而阙新榜排行第十的他身处风雪龙卷中心,看不清面容。(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