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一剑光寒十九州(中)
    /p>

    “心惧?”

    燕南飞放声豪笑,仿佛听到此生最可笑的笑话一般。

    “本太子只是好奇!堂堂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未来第九星川之主的君泽玉,如何会抛弃经天十二星继承人的身份涉身参与七州域和大燕帝国之间的是非恩怨?”

    燕南飞有意无意地瞥了完颜无双一眼,继续说道:“别说什么为了天下安宁,为百姓免去战火之灾这种虚伪的谎言。相信非但本太子不会相信,便是完颜姑娘也无法信服。”

    燕南飞的眼神里带着玩味之意。

    既然无法挑拨君泽玉与七州域盟军之间的关系,那么无声无息在完颜无双心底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又何尝不是妙笔生花的手段?

    君泽玉逃婚出天东虽是天下共知,可他出现在七州域战场之上的偶然却不得不让人深思。

    天下何其广阔?君泽玉为何偏偏会选中东胜州域完颜世家?

    这个问题完颜无双并非不曾思虑过。

    如今燕南飞刻意提及,完颜无双虽表面上不屑一笑以示回应,可那双狡黠的眼眸还是有意无意间在君泽玉身上逗留了刹那。

    那位统帅百万盟军却畏惧寒冷的军师大人似乎不以为意,将双膝之上的棉褥扯了扯笑道:“君泽玉生而注定为谋!谋人心,自然没有谋天下更有趣些。”

    君泽玉说要谋天下。

    谋天下,则虚灭大燕,止兵戈休战事。

    所以这句话是说给燕南飞听的。

    可君泽玉究竟在为谁谋取天下?这位生而谋之的大智者所事之主又是谁?

    君泽玉无所事之主,如果有,这个人会不会是完颜无双?

    所以这句话,自然也是说给完颜无双听的。只是在不同人的耳中,有不同的理解与解释而已。

    这就是君泽玉。

    他的话可以简洁地让每个人都听得懂,让每个听得懂的人都找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

    “谋天下?”

    燕南飞冷讽说道:“瞧瞧你如今模样,一个连剑都提不起的修行废物,想要凭着一张口赢得天下人同情?”

    君泽玉无瑕的脸上笑容渐渐消失。

    冷风掀起阵阵黄尘滚洒而来,棉褥裘衣上落了灰尘。

    生活习性及其洁净的他心情开始有些糟糕。

    君泽玉微微蹙眉,掸了掸棉褥上的灰尘。

    他讨厌这阵风。

    更讨厌提起这段往事。

    所以他陷入无言。

    完颜无双推着木轮车折返。

    燕南飞同样驱马归阵。

    ……

    北风萧瑟,黄沙漫天,七州域盟军百万兵马阵中掀起滚滚烟尘。

    烟尘里有位披着深蓝色盔甲的年轻将领策马缓缓走来,走到两军对阵前最显眼的位置,走到君泽玉木轮车旁点了点头,便是驻足两阵中央。

    或许是因为盔甲的缘故,让这人看上去很安静,很冷。

    那张明明很年轻却被岁月削出成熟痕迹的脸上透着一种已深入骨髓的冷漠与疲倦,疲倦里却又偏偏带着逼人的杀气。

    那是战场滚刀肉,踩着尸山血海积累而来的杀气。

    他疲倦,因为他已杀过太多人,许多甚至是本不该杀的人。

    他杀人,只因他从无选择。

    他是统帅十万兵马的上将。战场之上,他身先士卒。

    他来自西夷州。

    他名为十卫兵,是那天阙新榜排名第十的十卫兵。

    十卫兵手中有剑。一柄黑蛟皮鞘,缀着十颗豆大蛟眸的长剑。

    在西夷州,不识得这柄剑的人并不多,不知道这个人的也不多。

    十卫家族庶出的他在二十岁时,这把剑与这个人就已名满西夷州域。如今他年约而立,被天机阁列入新榜天阙,已放不下这柄剑,也不容他放下这柄剑。

    作为七州域盟军挑选而出的头阵之人,君泽玉自然考虑颇多。

    十卫兵与燕南飞称得上是同代。

    同代之龄而又拥有灵窍上境修为实力的,在大燕帝国如今阵势之中寥寥无几。虽说燕南飞十子同袍也出身书院,拥有同样灵窍境界的实力修为,可若无论生死交起手来,对上天阙前十的年轻俊彦仍旧毫无胜算。

    君泽玉知晓同袍手足南希寒便在燕南飞百万兵阵中,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妖族身份尊贵的那对儿姐弟,如无意外,应战之人当会从这三人之中择出。

    对于妖族姐弟,君泽玉早有筹谋。

    十卫兵手中那柄点缀着十颗豆大蛟眸的长剑便是应对。

    如此一来,大燕百万军丛之中,可接下这一战而胜负未知的适当人选非南希寒无疑。

    君泽玉料定如此。

    然而当十卫兵策马而出,单骑立于两军之前许久之后,仍不见大燕军阵之中有应战之人走出。

    为此,君泽玉面露疑色。

    便是性格沉稳而冷峻的十卫兵也开始有些焦急。

    他一直在隐忍,在等待。

    时间悄悄流逝,半柱香之后,大燕兵阵之中仍旧异常平静。

    君泽玉意识到有些不妙。

    如果十卫兵因此而磨去耐心,这一战别说对上南希寒,便是燕南飞十子同袍之一,怕是也胜负半开。

    君泽玉向着身旁副将使了个眼色。

    那副将会意,便开始出言激将。

    “怎么,堂堂大燕帝国,竟无人敢应战吗?”

    极其清冷的声音回荡在两军百万兵马之间,久久而无回音。

    这是一种孤掌难鸣的感觉。

    有种被当众羞辱感觉的十卫兵握着蛟麟剑的手微微用力,他在调整呼吸,也在隐忍。

    “原来大燕竟是些懦弱无能之辈,现在看来,青峡与江都两城的丢失,不是天公不作美,而是必然!”

    七国盟军里响起滔天般的嘲笑之声。

    这嘲笑之声落在大燕百万兵甲耳中尤为刺耳。

    无数道目光霎时间齐齐汇聚而来,带着指责与质疑,以及愤慨,落在燕南飞身上。便是其十子同袍也不明就里,不知他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燕南飞依旧云淡风轻。

    遥望着燕南飞脸上那抹令人讨厌的笑容,杀机顿起的十卫兵赫然斗转剑锋。

    接二连三的辱骂与讽刺都无法令敌军为之动容,这种被活生生晒在一旁的滋味着实令他反感。

    堂堂天阙新榜第十,何曾受过这般冷落?

    十卫兵冷笑,诛心之语脱口而出:“大燕可有男儿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