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一剑光寒十九州(上)
    两位真圣瞧了洛长风那一眼的瞬间,洛长风问了一个问题,一个源自生死磨盘棋中与天九刃对话后产生在脑海的疑问。

    他想知世间是否真有转世轮回一说。

    他闭门想了许久始终不得答案,或者所得答案无法说服自己。

    问道之人自然是天机老人。

    虽从不怀疑李星云口中先生昔年魔门门主白知秋博古通今的智慧,可对于涉及天道的问题,洛长风觉得问道于天机老人相对较为合适一些。于是当两位圣人目光汇聚而来时,洛长风的视线锁定了那灰袍老道的身影。

    为此,世间最接近天道之人的天机老人在他脑海里留下一句话。

    这句话七个字。

    天机老人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而后再也杳无踪迹。

    望着两位真圣消失的方向,院落门前的洛长风微露迷茫。

    ……

    寒风呼啸,旌旗摆列。纹绣着燕字耀眼而猩红的赤色大旗随风摆舞于晴空。赤色大旗前方,完颜无双推着木轮车缓缓行驶于凛冽而萧索的荒原之上。

    锦帽貂裘的君泽玉端坐木轮车,双腿披盖着棉褥。面如冠玉的翩翩美男子乍一眼看去,在这北风肆虐的季节像极了弱不禁风的病秧子。

    好似傲骨梅林里长出的一支嫩柳,如果完颜无双不是深知君泽玉的情况,还真唯恐那即将到来的一夜风雪狠心摧断这根杨柳嫩枝。

    木轮车上的君泽玉手里捧着温暖的砂壶,那双仿佛能摄人心魄的眸子盯着远方,双手不自觉摩挲着。

    其实体魄与普通人无异的他已经习惯了畏惧大燕的寒冷。

    初始涉足时那会儿有时在想,在晴朗无比却糟糕透极的日子里爆发战争,尤其是大规模战争冲突,实在太不理智。

    他虽然手脚冰凉,最不济躲在军帐之中熬火烤炭温酒驱寒也就了事。可对于那些深陷沙场以血肉之躯拼出个胜负生死成败的军甲兵卒来说,也太过于折磨。毕竟不是大境界修行者,百万兵甲之中又有几人不惧风刀冰雪?

    当然,脑海里这种荒唐的念头,君泽玉通常只会一笑置之。

    兵伐之道有十战十不战,可从未听说过严寒酷暑不战之说。

    否则,聚身后百万之屠兵何用?

    君泽玉眺望的视线里,燕南飞单人单骑渐渐清晰。

    单骑之后,是大燕帝国的四大王侯与天行将铁冷并肩而行。

    五骑之后,是帝王盟几位大流沙与妖族姐弟二人紧随而至。

    再之后,是南希寒与燕南飞十子同袍手足兄弟。

    十子同袍之后,是可与燕翎卫比肩的众多南飞客座。

    南飞客座之后,是良将千员。

    千员良将之后,是百万旌旗。旌旗之下,是大燕百万铁骨铮铮的森甲。

    百万森甲之后,是今日开春定鼎之战见证历史的大燕巨鹿城。

    巨鹿城墙之上,有一袭红袍提剑而立的冰冷倩影。

    那是三步化劫的凝雪公主……

    雪儿遥望着木轮车上熟悉的身影,望着君泽玉身后绵绵不绝没有尽头的百万七国盟军,手中雪霁在隐隐低鸣。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相距不过一里之地的两军阵前,君泽玉眼神里闪烁着燃烧的战意,颇为感慨说道。

    从毛遂自荐到七国吞燕,从檀渊之盟到会猎巨鹿,大燕帝国与七州域之间大大小小发生过不下于百场战役,各有胜负。

    可包括月前夺风陵破江都取青峡三场战役在内,从无一次似今日这般让君泽玉煎熬等待。

    他等这一日等得太久,他迫不及待。

    “你看起来很自信?”燕南飞坚毅成熟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

    江都与青峡两城的丢失确实让他大为震怒。

    无论是洛长风与其十子同袍的插手还是青峡关守将余年庆的临阵叛变,在他看来都是七州域与大燕帝国百场战争之中最令人措手不及的痛恨。

    他痛恨大燕叛将,更加痛恨洛长风!

    不过这两城的得失,燕南飞似乎并无太多在意。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定鼎之战,说白了,巨鹿城这两百万大军的对峙胜负才是至关重要。如若大燕能够凯旋,夺回江都与青峡不过是时间问题。相信君泽玉取两关的目的,也是思虑七州域联盟巨鹿一战胜出之后可以三头并进深入帝国心腹,加快侵蚀的速度。

    君泽玉低首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摩挲砂壶的双手顿了顿,而后抬眼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道:“自开战以来,我盟军节节大胜,缴获兵器粮食多不胜数。而今又取大燕第二皇城与帝国粮仓重地,细看大燕版图,可有狼火烽烟烧不到之地?常言道良禽择木而栖,良将择主而事,青峡守将余年庆将军深明大义,投效我盟军就是最好的证明。大势所趋,怎能不教人信心倍增?”

    口齿伶俐的君泽玉刻意抬高了声音。

    这一番言辞激励,听得身后盟军众将与百万兵甲俱是豪气万丈战意大增。让人一时间似乎忘却了燕地之寒。

    身后完颜无双笑而不语。

    原以为百万大军的对峙是窒息的氛围,是剑拔弩张。没想到在大战开启之前,还能观赏这一幕精彩的唇枪舌剑诛心之战。

    回想与鼎鼎大名的君泽玉府门前相识那一刻,完颜无双至今有些不敢相信七州域联盟抗衡大燕走到如今这一步竟是事实。

    君泽玉字字铿锵,俱是落入燕南飞耳中。

    后者双眸里隐藏着深深的杀机,心想着若落入自己手中,必将其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方能解心头之恨。

    只是此时此刻,城府极深的燕南飞自然不会轻易动怒。

    战争看似尚未开启,实则在君泽玉开口那刻,无形刀兵已兴。

    兵伐之道,最忌自乱阵脚。

    若乱了分寸,则入了下乘。

    燕南飞索性将计就计,愤然说道:“余年庆身为青峡守将,食我大燕俸禄,不仅不对委以重任的尊皇感恩戴德,反而背叛家国百姓躬身事敌。在青峡上至公主下至军民同心拒敌之际临阵倒戈,麻衣开城门跪迎未央军,致使我大燕军民百姓枉死不计其数……此等反复无常的奸佞小人,凡我大燕血腥男儿人人皆得而诛之!如果这种人在军师眼里也算忠臣良将的话,本太子可真为抛头颅洒热血的七州域盟军诸位上将军深感不值!”

    燕南飞不愧一身雄才大略。

    简简单单几句言语,不仅令身后百万军马人皆愤然士气大振,而且还有意无意挑拨离间。

    他很清楚君泽玉的短处。

    出身天东八百宗虽有无双公子之称,可在七州域兵马军中并无亲信。树立威严信誉只能凭着胜多败少的战绩,七州域各大世家身份尊贵之人看似唯命是从毕恭毕敬,实则檀渊之盟不过是一纸无用文书,利益驱使将各怀鬼胎之人聚在一处,不说有朝一日,便是巨鹿之战后,无论胜负,燕南飞断定,七州域定然会分崩离析!

    “呵呵呵……”

    君泽玉爽声笑道:“本军师任人,看的是诸将战场杀敌破城的功勋累积。太子殿下如此挑拨离间,莫不是心惧我百万大军?”

    (ps:这一章算昨天的,咳咳,晚了些,今晚再更今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