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天涯陌路
    从偏远小镇医炉后山遭遇离山宗追杀到前一刻凝望篝火而出神,雪儿想过无数次重逢的场景,与长风大哥久别重逢的场景。

    无论是人潮人海里刹那的回眸还是后知后觉的擦肩,无论是共看一轮明月的隔江相望还是近在咫尺的触手可及,雪儿以为自己能够做到坦然与平静,最不济也会装作波澜不惊。

    可当她看到那张脑海里反复浮现熟悉的脸,她才发现所有的情绪,所有刻意伪装与打算伪装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在长风大哥轻唤‘雪儿’两个字的瞬间崩溃。

    她可以是终年不化的冰川,可以是冬日里的傲骨红梅,在所有人面前她都可以纤尘不染遥不可及。

    可一旦被风吹拂,她就会原形毕露。

    冰川会化作暖流,红梅会随风而舞。

    在他的面前,她不再是大燕帝国的凝雪公主,她只能是她,只能是长风大哥心里的雪儿。

    南希寒冲着洛长风点了点头后与二十余位甲士悄悄退去。

    篝火旁只剩下两道身影。

    洛长风的手在虚抚。

    雪儿很努力地让自己平复,因此长舒了一口气,刻意压制内心的激动。

    她拭去眼角的泪珠,眼神有些闪烁地从洛长风眼里移开,躲避着他的眼神。

    “你来做什么,是来杀我的吗?”

    洛长风心颤。

    胸口有一种隐隐的刺痛。

    我怎么会,怎么会杀你呢?

    他恍惚想起自己所做的种种。

    无论是与木兰成亲还是取风陵渡破江都,似乎都在无形之中伤害着雪儿。

    他突然想解释这一切,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开不了口。

    能说些什么?又能解释什么?

    说他没有与木兰成亲?说他知道将醉成烂泥堕落沉沦的自己从帝王盟手中救起的人是雪儿?说由始至终都是他误会了雪儿?

    解释之后又能怎样?他可以为了雪儿放弃血海深仇不报?他可以劝自己不杀燕白楼?

    扪心自问。

    他做不到!

    洛长风缓缓收回有些颤抖虚抚脸颊的手,脸上有一恍惚的落寞。

    “你,还好吗?”

    两人的心明明离的很近。

    两人明明同心。

    此刻却像是产生一道隔阂,一道晶莹透明薄如蝉翼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捅破的隔阂。

    更像是那句词。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不劳挂心。”

    雪儿藏于红袍里的小手紧紧握着裙角,她说了一句此生最后悔却收不回的话。

    雪儿转过脸。

    没有看,也不敢看洛长风的眼睛。

    洛长风如遭雷击,痴傻地嗯了一声。

    此时无声!

    他怔怔的站在篝火旁沉默了许久,许久许久,然后凄然转身。

    他想走,却被一双细腕缠住。

    雪儿从身后突然抱住了他,死死的抱住。

    雪儿在哭泣。

    “不要报仇了好不好?不要战争了好不好?我们放下一切去北海之北,去荒无人迹的地方与世隔绝好不好?雪儿不想做大燕的公主,不想做统帅万马千军的将军,雪儿只想与长风大哥在一起……”

    洛长风的心在滴血。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雪儿的温度。

    他知那哭泣是决堤,泪水里有无尽的委屈与脆弱。

    他可以为了雪儿放下一切。

    他却也知道放下的这一切,不包括仇恨!

    “对不起!”

    洛长风狠心掰开雪儿的手,决绝的离去。

    他的眼泪如洪流,哗然顺着脸颊落下。

    当他迈出那一步的瞬间,他终于知道这种隔阂不是陌生。

    它叫陌路。

    天涯陌路。

    洛长风痴笑:“洛城的郊外叫紫陌,原来是洛与紫相陌。”

    ……

    安红豆回到江都城。

    她并没有直接进城,而是绕道去了城外十里细柳军扎营屯兵处见了武修阳以及各营中郎将与校府校尉。

    当着十万不败王师的面前,这位七州域声名显赫的红袍女将骆冰王褪去一身红袍,真真正正将调兵的虎符与王印交接了武修阳。

    “很欣慰,你长大了。姐姐现在将十万弟兄的生死未来交托给你,相信你能维护细柳军不败王师的称号,将来更有实力一肩挑起星云州家国大业。”

    深夜。

    细柳军十万兵马前,盔甲不离身的武修阳双手捧着虎符王印激动非常。

    以前,无论在家族长辈还是安姐姐眼里,被寄予厚望的他都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孩子。倒是读过不少书,可却缺乏真正的磨练与经验,说白了就是纸上谈兵。

    没有人知道蜕变至如今模样的他到底付出多少心血。

    他也不会在意这些,他只在乎一件事,只在乎一个人的认可。

    取风陵渡,破江都,他终于等到这一天。

    看着手中的虎符王印,武修阳喜极而泣。

    他再也不是扶不起的阿斗,他是堂堂正正的十万不败王师之帅骆冰王,是星云州未来少主。

    他是武修阳!

    武修阳抹掉眼泪笑道:“姐姐今后有何打算?”

    “我啊?”

    一袭红裙衣衬托出曼妙身段的安红豆抱着双臂故作沉吟,那双灵动的眼眸饱含笑意。

    “褪去一身戎装,今后嘛,做一个人的新娘。”

    安红豆红润的脸颊浮现一抹娇羞,满心欢喜地低下了头。

    细柳军众多将领校尉与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红袍女将称兄道弟多年,今夜还是第一次见驰骋沙场英姿无双的安红豆这般娇美姿容,纷纷忍不住心猿意马。

    一名步卒用肩膀蹭了蹭身旁兄弟,啧啧说道:“以前没注意,没想到咱们将军穿上女装可真是美若天仙。”

    五大三粗军营里难得生了副好皮囊教人羡慕不已的徐凤年瞥了瞥眼:“可不是!这才是我理想型的媳妇儿……”

    安红豆提着玲珑剑在一道道恭送声中离开半生荣辱与共的细柳军营。

    有些不舍的她在流泪,却也在笑。

    她想嫁人,想嫁给让自己心服口服的人中翘楚俊彦。

    从前如是,如今亦如是。

    她将过往的这些年活成骆冰,让骆冰王一名名扬天下。

    三千尺剑壁一战算是对当初萌生的情愫一段了结。

    从今往后,她不再是骆冰王。

    她是安红豆。

    那个一心仍旧想着嫁人的玲珑剑安红豆。

    清傲且卑微。

    在世人面前冷清孤傲。

    在意中人面前甘愿卑微。

    她要做那个名为百里长风的家伙的新娘。

    一个月不行,便就一年。

    一年不行,便就十年。

    反正她安红豆认定的人,铁了心,就是一辈子!

    (ps:走了一个,来了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