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那一瞬的决绝
    入夜的庭院很安静,安静地除了呼啸的风雪声外只剩恐惊醒梦中人的雪蝉鸣。

    洛长风没有酒意,更无睡意,他一直都很清醒。

    所以当离落拢了拢衣袍独自起身作别诸位手足,凄凉的背影静悄悄走出庭院时,洛长风才缓缓睁开眼眸。

    这一刻,他竟有些胆怯。

    他很怕一睁眼看到离落的流连与回顾。

    望着那孤寂的百年身,洛长风的眼眶已湿润。

    离落走了。

    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不辞而别。

    他自己都不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庭院外冒风雪的离落摸着干皱苍老的脸苦笑。

    他在自嘲:“没想到一生视剑如痴的离落也害怕离别。”

    脸颊有片微凉的寒意。

    离落不经意轻拭,以为是飘落的雪花,却不知是离别的眼泪。

    ……

    江都城里的街道很安静。

    城中的百姓似乎丝毫没有被战事影响。

    确实,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这天下归属与他们又有何干。只要旭日东升鸡鸣狗吠时睁开眼,冬天有驱寒的衣棉,饥饿有果腹的粮食,是燕人还是七州域人氏有甚区别呢。

    或许是乏了,不知何时开始,离落变得有些喜欢这种接近冷清一般的寂静。

    因为这会让他心如止水。

    他可以回想许多事,回想年少时许多事,回想书院里许多事,回想昆仑山许多事,回想旦夕百年虚度的光景。

    也许真的是老了,只有迈入黄昏的人才容易伤春悲秋感怀人生。

    不知不觉已来到城门处。

    守城的军士是江满楼的三千红袍,白日里敢与白袍雪龙骑正面抗衡的铁浮屠。

    自有眼力的守城将老远便看到离落孤身走来,心有疑惑却也不敢多问。

    守城将上前说道:“这么晚了,您要出城么。”

    离落长叹:“江都已破,有你家主子与他们在此,我已帮不上什么忙了。”

    守城将问道:“可需要小的通知家主?”

    离落摇了摇头。

    心想着稍后再去禀报江满楼的守城将也不再多说,挥手示意打开城门。

    离落出城……

    残破的城楼上有七道身影。

    洛长风,江满楼,李星云,沈天心,重阳,月三人,莫相期七人的身影。

    没有睡意的岂止是洛长风一人。

    离落无声无息离开的那刻,洛长风醒来,江满楼醒来,李星云醒来,所有人皆随之醒来。

    离落害怕离别。

    他们何尝不惧离别?

    “送一送吧。”

    “送到城外吧。”

    这是江满楼说的话。

    于是七人默默地在这城楼上等待。

    他们看到离落的身影独自出城。

    渐行渐远。

    趁着目光在夜色里还能望到那孤寂百年的背影时,江满楼终于忍不住出声。

    他放声呼喊着。

    “岂曰无衣……”

    江满楼的声音回荡在风雪中久久不绝。

    仿佛天地间只剩这一道心声。

    这心声飘至离落的耳畔,离落恍然怔住,怔在了原地。

    他惊然回顾,看到残破城楼上的七道身影,刹那间热泪盈眶。

    或许再过百年之后,他记不得自己是谁,可却永远不会忘记曾在书院里修行,不会忘记十子同袍。

    离落的手摩挲着那同袍信物,终不愿逗留。

    他的身影愈走愈远。

    那风雪中的声音,他依稀能听见。

    那是江满楼在呼喊。

    “与子同袍……”

    ……

    离落已走远,远到不知去了何处。

    洛长风七人还在城楼上凝望。

    武修阳静悄悄来至众人身后,看了眼洛长风说道:“青峡关守将余年庆率守城军临阵背叛,深夜大开城门跪迎未央军。半个时辰前,青峡关已破。”

    江满楼惊愕问道:“可有凝雪公主下落?”

    一颗心再度悬起的洛长风竖耳聆听。

    武修阳摇头:“并未落入未央生手中。”

    沈天心说道:“再不久便是七国盟军与大燕帝国定鼎之战约定的日期,燕南飞的军队也已在赶往巨鹿的路上,如果雪儿成功逃出青峡关,定会与燕南飞汇合。”

    洛长风仍旧没有说话。

    他纵身自城楼跳了下去。

    从青峡到巨鹿,若所记无误,该是只有一条必经之路吧。

    他这般想着。

    江满楼有些担忧。

    南山禅师李星云叹息:“让他一个人去吧。”

    ……

    由青峡而至巨鹿途径洛城,洛城以东城外的郊野小路是城z文人墨客口中雅称的紫陌。

    雪儿与南希寒一行二十余骑逃出青峡关,连夜奔袭数十里路,见未央军并无追兵追来方才在这紫陌小径中休憩片刻。

    两堆篝火映着一张张仓促而血迹斑斑的脸庞。

    拼死护卫着雪儿与南希寒逃出的这些兵甲们默默地啃着冰冷的馒头补充体力。

    马儿一旁打着响鼻。

    五名甲士值守四方,时刻注视着这荒郊野外的细微动静。

    南希寒从马背上取下一袋水递给了篝火旁怔怔然出神的雪儿:“两个时辰前我还在苦思,白日里一战未央军大张旗鼓,大有破釜沉舟的趋势,最终却为何会无缘无故退兵。”

    南希寒自嘲的笑着:“现在想来真是可笑,原来竟是早有预谋!”

    一身红袍的雪儿沉默不语。

    无论是从书中还是与未央军同路的那段时间,她以为自己真正体会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战争。

    她以为自己对战争的残酷心有准备。

    可当真正亲自固守青峡关时,她才知以前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亲眼看着大燕国土城池一寸寸流失,在自己手中流失。看着大燕子民百姓流离失所,看着大燕铁军浴血奋战马革裹尸,雪儿的心在刺痛。

    国难当头,自己的力量太过于弱小。今夜体会到背叛滋味的她开始有些痛恨自己以前的懒惰与散漫,无论在白楼门还是菩提书院。

    小径有悉悉索索的动静传来。

    轮值的甲士惊喊了声:“谁?”

    篝火旁啃咽着馒头的十数名衷心兵甲齐齐提刀起身,将雪儿与南希寒护在身旁。

    马儿扬起前蹄嘶鸣。

    南希寒的眼睛如虎狼般盯着一个方向,脚尖轻踩,燃烧的木柴跃起,南希寒暗中轻送掌力,那木柴火把便朝着众人警惕的方向呼啸而去。

    一道身影闪过,诡异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二十余位甲士挽弓便射,却被目露惊错的南希寒唤住。

    南希寒转过头看了雪儿一眼。

    篝火下,雪儿秋水般的流眸渐渐模糊。

    情不自禁的洛长风有些欣喜有些胆怯的迈出半步,他微微抬手,像是虚抚着她的脸颊。

    洛长风口中喃喃:“雪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