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百年身
    (ps:感谢yswe书友的捧场和月票。)

    天机老人与天九刃师出同门。

    因为师出同门,所以这位本该在万载前乱世劫时身死道消的小师弟莫道与无情天讨价还价借了一万年光阴。

    向天再借一万年!

    于是后世万年,世间多了位无所不知的天机老人。

    没有人知道与无情天交易的莫天机要为万载光阴付出怎样的代价。殊不知对他来说,无论任何代价,莫天机都无怨无悔。

    师兄毕生遗愿,不为天地立心,不为生民立命,不为往圣继绝学,只为万世开太平,开一场万载不衰的太平盛世!

    这是天九刃的遗愿,也是天机老人毕生所求!

    他等了万载,终于等到注定要开启大世的天命之人!

    他知此时此刻的洛长风就在生死磨盘棋局中。

    他知大世将临!

    他也知自己大限将至!

    在魂归九天身死道消之前,他需要做完最后一件事。

    所谓衰极必盛。

    天下气运原本掌握在极少数的神引境圣人手中,天机老人要做的便是让天下无圣。将圣人散尽的气运气机留给命中注定的那些即将在大世之中煊赫耀眼的天下未来们。

    真正的大世必将众生皆圣!

    届时,他将含笑九泉!

    ……

    棋道胜负的关键在子势之间,取子或取势,弃子或失势。这是每一位学习弈棋的士子学生皆知的浅显道理。

    然而许多在棋道一途有着莫大成就的高手往往容易忘却弈棋的初心,沉陷输赢之中不可自拔。这些人唯执着于胜负,甚至在胜出的基础上还要追求那遥不可及的无瑕疵之胜。

    极重的得失心让他们忘记了妥协,不愿弃子亦不肯失势,在偏离棋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最后与真正的棋道巅峰背道而驰。

    可以说,这是极多数高手甚至国手都会不知不觉在心底形成的一种习惯,久居高而常自傲的习惯。

    略懂棋道却称不上高手的洛长风看得出来,与棋剑双甲李太白僵持不下的沈天心一时之间也深陷其中。

    不愿弃子,不肯失势,求得不求失。

    所以沈天心一直困于自己心境之中苦无出路。

    究残棋已久的洛长风心中苦笑:又是一条向死而生的路。

    ……

    风拂尘沙散。岁月在风化的石像身上积累的痕迹随着清风渐渐吹拂而如沙散尽。

    对面的身影愈来愈消瘦。

    从壮硕的中年,到枯瘦的老年,再到骨瘦如柴的身体支架……洛长风知道,当对面的身影化作风沙散尽之时,一切便为时晚矣。

    他准备落子。

    风忽然紧了。

    常青树上有片绿意盎然的叶子脱离了树枝,在亭中窈窕飞舞,而后轻轻飘落在面前的玲珑残棋上。

    落在无子空荡处。

    洛长风瞧了一眼那片绿叶。

    他看到大片的黑子沦陷,而后……棋局大开!

    洛长风的双眼藏着惊奇之色。向死而生,原来竟是这个道理。

    以不懂棋局的自损手法落子的行为看似愚昧不堪,实则撞开了棋局,让黑白僵持之久的局面变得豁然开朗。

    失中有得,得中有失,福祸相依!

    洛长风抬手执黑。

    江都城外风雪墙内的沈天心也在此时抬手执黑,不知是灵犀所致还是鬼使神差。

    洛长风落子,落在那片绿叶之上。

    面无神色的沈天心同样落子。

    只见玲珑残棋之上,成片的黑子消亡殆尽,这万年的棋局终见洞天。

    “恭喜你。”

    天九刃的声音传入耳中。

    洛长风面露喜色抬头望去,风化的人形石像剩最后一缕烟尘,终随随风沙散尽。

    洛长风站起,遥望着那缕尘烟消散的方向。

    霎时间,他感到元神震颤。一种无法形容的撕裂感觉沿着脑海神经袭遍全身,他猛然握拳,身体骤然僵直。

    天灵之处窜出神圣的霞光。一缕缥缈的烟霞悠然游出,而后犹如画卷般铺展而开。

    洛长风元神出窍。

    那描绘着宛如仙境般山河九重的社稷山河图离了元神,从洛长风头顶翩然飞去,飞到九霄穹天之上,画卷开始无限制的膨胀放大。

    数年以来,洛长风无数次梦里登山河九重,只因身在此山中,却没有一次真正见识过社稷山河图全景。

    这一次他站在图外,终观山河图貌。

    九霄云阙之上的仙气霞光消散,那张铺卷而开至无边无际的山河图景清晰无比犹如正直妖艳的花朵绽放眼前。

    ……

    风拂起石桌上的绿叶,绿叶翩然飞上九天。

    洛长风的视线被那片绿叶牵引。绿叶飘至山河图中所绘的宏伟环城里,于是心中猛然震撼的洛长风看到了帝王盟十三王城!

    绿叶翩然起,再度翩然落。落在铺卷九霄云天之上的山河图画中那座环城之外奇高无比的山峰里,洛长风看到了剑气弥漫的昆仑山剑阁。

    绿叶不停地飞舞,不停地飘落。

    这妖气弥漫的是天南绝云岭。

    这波涛起伏的是无人踏足的北海。

    北海之北是传说日不落的墓园。

    这凌乱破碎的是西方镜中缘世界。

    这钟灵毓秀的是天东八百宗。

    这雪寒萧瑟的是大燕帝国。

    这异族风情的是七州域。

    这古树参天的是那菩提山……这社稷山河图,竟是这天下真实之貌!

    洛长风此时此刻的心境无法用言语形容。

    那山河图彻底展开之后便开始虚幻。

    与此同时,洛长风脚下与周围的景便逐渐真实。

    当社稷图录与天下山河彻底重叠的一刹那,恍惚如黄粱一梦的洛长风看到了漫天风雪。

    他置身风雪墙中。

    面前是沈天心与棋剑双甲李太白胜负已分的磨盘棋。

    抬头是苍茫一片的江都城。

    身后有轻稳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洛长风恍然回首,看到一位白发苍苍身形佝偻的独臂老者提剑缓缓走来。

    那是一恍然。

    洛长风认出了那把剑。

    那是离落的剑!

    ……

    棋局幻境,在春夏秋冬往复循环里斩尽千甲的离落用了整整一百年。

    他终于寻到那把破甲千军剑,那剑在最后一位灰衣甲人手中。

    他斩去第一位灰衣甲时,用了一千零二十四招。

    他斩去最后一位灰衣甲时,只用了两招。

    一横,一竖,两剑招。

    一百年破千军甲,离落悟得十字剑。

    当他从幻境之中走出风雪扑面,看到自己满头的白发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生死磨盘棋磨得不是剑道,亦不是光阴煮剑心。

    它磨的是岁月生死。

    天九刃所设之局,除了天命之人外,但凡闯入棋局的都会被磨尽光阴,直至老死!

    可怜离落入了一场棋局,归来已是百年身!

    (ps:这一章,唉,啥也不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