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与子同袍(上)
    (ps:感谢书友1582914,纵横z,浅唱潇湘三位的捧场和月票。)

    李太白全身皆白。

    银如雪的长发,银如雪的白衣,修长而笔直的身形矗立大雪之中,像是一座无法撼动的王城,更像是一柄锐意深敛的神剑。

    剑痴离落只消一眼,波澜壮阔的内心便为之震撼。

    李太白明明矗立雪中,手中无剑,更纹丝不动。可离落却看到数十上百剑,数百上千道剑意在那双眼中,在那身影周旁萦绕。

    仿佛那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

    早已达到人剑合一的一柄剑。

    离落燃起了强烈的战意。

    他皱眉:“剑呢?”

    雪中现出两蒲团与一棋盘,李太白微笑:“剑在棋中。”

    早闻生死磨盘棋藏有玄妙门道的沈天心极为干脆地盘膝而坐蒲团之上。

    对这位生来慧根的天心女,李太白不由赞赏了一眼。

    自从得了棋剑双甲的名号之后,这茫茫天下便再也无人敢与十天显圣李太白落子对弈。今日破天荒的一次,没想到却是个年轻的女娃!

    白衣银发的李太白落座。

    方圆百米之内骤然起了风。

    风卷皑皑白雪在棋盘周围旋飞,在百米之外筑起一道晶莹风雪墙。

    墙内沈天心执黑。

    李太白执白。

    这年大雪封燕境,江都城外生死磨盘棋开局。

    独臂负剑二十四的离落穿墙而入,他走入生死磨盘棋之中隐藏的另一片世界,寻找一把剑,棋剑双甲李太白的破甲千军剑。

    ……

    江都城外的洛长风是个旁观者。

    常言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三人欲合力破江都城,离落为剑入生死磨盘棋幻境世界,沈天心又不得不全身心投入棋局之中黑白交手,稍有不慎恐幻境世界关闭,届时离落生死茫然未知。

    饶是十天显圣之一的李太白曾跌境,三人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留下洛长风在江都城风雪墙外,算是为两位同袍斗太白护法。

    生死磨盘,洛长风对这副棋盘颇有印象。

    曾听老师无相道宗提及,说此磨盘是在许多年前自北方无尽之海中流出,与钧天图一般,是万载乱世劫前遗留世间之物,不知怎么辗转流传到当时正于三千尺剑壁处悟剑得道的江都王李太白之手。

    多少年,李太白镇守江都寸步不离,保得在七州域虎视眈眈之下的大燕帝国一方之门安然无虞,所以当今世间生死磨盘的故事极少。对于此磨盘之玄妙,便是沈天心也一片空白。

    天机老人颁布神兵榜罗列天下神兵利器,不曾将沈天心手中异界邪物长生簿列入其中。那榜中更没有玄妙未知的生死磨盘。

    或许天机老人认为不过是黑白对弈之中兼具幻境而已,说到底只是个消磨时间的妙物,不具有列入神兵榜的资格。

    可事实的真相,谁又知晓呢?

    ……

    风雪墙内,黑白已然稀稀落落十数子。

    棋局在铺展。

    沈天心在深思。

    当今天下弈棋者不胜数,可当得起大国手称谓之人不过寥寥。满打满算,世间存活最久远的天机老人算一位,八百宗第九座星川的主人算作一位,帝王盟麾下十三王族第五世家家主第五策算上一位。除了那位沈天心不知已被天机老人亲自拜访的先生白知秋,当世也唯有君泽玉与她自己算作半个国手可堪与棋甲李太白相坐而论。

    沈天心很珍惜这次机会。

    并不是说棋局胜负关乎离落生死以及破江都的成败,单就棋道而言,这雪中坐而论黑白对沈天心来说也意义非凡。

    所以她每一步落子都会经过缜密的推演。

    这是极其消耗神识的一件事,神伤初愈的沈天心不知自己能坚持到多少手分出胜负,唯尽力而已。

    ……

    入磨盘棋幻境的离落走在茫野间。

    茫野不是荒野。

    似是立春的季节,四野一片嫩绿之中夹杂着初开的新花,红的绿的紫的粉的一望无际。天空飘着蒙蒙细雨,像是雾丝令这片不知名的天地充满着江南玲珑闺秀的小娘子般柔软的湿气。

    离落很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他喜欢凌厉的北风,喜欢倾覆的大雪,喜欢雷鸣的雨夜。

    他喜欢干脆,如同修剑时一往无前将一切抛诸脑后的干脆。

    无论他的人还是他的剑,都很干脆。

    他入棋中局是为了寻找李太白的破甲千军剑,不是为了欣赏初春的雨与四野的花。

    他没有这般耐性。

    他想一剑毁了这些。

    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做另外一件事。

    杀一个人。

    杀一名灰衣兵甲。

    在他身前百米之外,春意盎然的原野上出现一道兵甲裹身暗盔遮面的人。

    那人手里提着一柄剑,不知是不是棋剑双甲李太白的破甲千军剑。

    离落顾不得那么多,蒙蒙细雨之中的他左手拔剑。

    剑二十四银光凛凛,如丝的细雨打落剑身,化作玲珑珠玉般碎小的雨点沿着剑身滑落,滴落在爬出土壤的花草嫩芽上,绿芽微微弯下了腰。

    还不待绿芽伸直身体,一片泥浆便骤然溅起。原野之上留下深深脚印的人左手持剑犹如一道自严冬穿越而至立春的北风,朝着那道不知名的灰甲人袭掠而来。

    剑未到,意先至。

    剑意切开了灰甲人暗色的头盔。

    ……

    青峡谷外的雪原上。

    对峙妖族姐弟与万兽潮的五万未央军军阵之中的孤营里,来自玄阴山易字门弟子的周天已经完成画龙的最后一笔。

    画龙在点睛。

    周天手中笔毫蘸了蘸那滴红色的墨水。

    那是一滴烛龙血。

    他深呼吸,让激荡的内心尽量平复。

    营帐里数十道同门的目光霎时间汇聚而来,汇聚在周天的笔尖之上。

    周天点睛。

    画龙点睛。

    有一道红色的光自他身前离火灯灯芯之上窜起,那道光沿着那根贯穿着三十六盏离火灯的红色细线游走,走了一个圈,那道红光最终消失在画龙眼眸处。

    然后,那龙活了起来。

    大雪下的孤营里,有一条通体红如火的烛龙飞天而起,盘旋天际怒视着拥有凤凰与麒麟血脉的妖族姐弟。

    麟儿与凰儿目露不可思议。

    一声龙吟传荡,身后青峡谷里的万妖潮刹那间被恐惧侵袭全身。

    万兽臣服。

    来自烛龙血脉威压,体内气血翻腾抗衡的凰儿双眸骤然变得血红。

    她仰天长啸,发出嘹亮凄鸣。

    于是熊熊涅槃焰火之中,凤飞九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