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岂曰无衣(中)
    青峡谷外两军对阵。

    两道较之寻常人族高大许多的身影站在白雪覆盖的谷外荒原上。

    一男一女。

    少年和少女。

    凄冷的北风或骤或缓的袭来,吹起地上那层轻柔的雪。

    雪花乱欲迷人眼,却迷不了天南绝云岭下山入世的妖族姐弟二人双眼。

    无论姐姐或是弟弟,身体里流淌的妖族血脉皆是尊贵且神圣无比。

    浴火涅槃重生的凤凰与行走于人间万兽臣服的火麒麟,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血脉让姐弟二人天生不惧寒冷。

    在这风雪天气,他们仅仅斜肩披着半块手工制的兽皮衣,简单而粗犷,双腿与臂膀暴露在凌厉的北风中。对于能叫天下人心甘情愿裹进棉被的风刀来说,这是一种挑衅,毫不掩饰的挑衅,**裸的挑衅。

    于是置气的风雪愈发的紧了!

    对于对面围山而不攻只列阵以待的未央军兵甲来说,严酷的天气风霜厉雪是一种艰难的磨练。按照儒将未央生所言,未央军的敌人不止青峡关三十万精兵良将,更多的是大燕难以适应的天寒地冻!

    青峡谷外冰天雪地列甲未央军五万,这自然是先头部队。身影笔直如雪松岿然不动的五万兵甲之后,是亲自挂帅领十万兵压阵的未央生。

    良将择战,必先暗合天时地利人和。

    可未央生此举冒风雪而讨伐居险易守难攻的青峡关,战略上不仅仅失了天时,地利形势也颇具困难。若说此战唯一之胜机,便只能寄托于最后的人和。

    这也是无数次沙盘推演所得的结局。

    独一无二的结局。

    未央军不需要不败王师之名,未央生也不需要太多的胜利彪炳千秋。

    在他看来真正的凯旋之音,听上一遍便此生无憾矣。

    ……

    银色的天地。

    银袍银枪的儒将未央生跨于白驹之上,那双视线落处,不是风雪荒原峡谷前操控万兽暴走的妖族姐弟,而是军阵中央那座孤营。

    对峙妖族姐弟与青峡谷内万兽的未央军军阵中央有一座孤营。

    孤营营帐之中有三十六位身披星纹道袍的易字门徒。

    三十六名易字门徒依天罡星位次序盘膝而坐,各持道须拂尘,身前均点了一盏离火灯。

    三十六盏离火灯被一条红色的细线穿引,细线的尽头牵在周天手中。

    来自天东八百宗的周天自然也是九星天机座下玄阴山的内门弟子,从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与七国盟军军师君泽玉师出一脉。

    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号称当世奇才,惊才绝艳的年轻俊彦多不胜数。

    周天自问除了年轻之外,平庸的容貌称不上俊彦,更不敢与十二星座下诸位师兄们并列当那奇才之名。

    他这一生不问修道,亦不问功名。

    他只痴迷于一件事,那便是作画。

    周天钟迷且擅画,在天东八百宗之内素有神笔之称。坊间流传,神笔周天画龙,点睛可龙飞九天。

    儒将未央生不曾亲眼见识过龙飞九天的传说,只相信眼见为实人定胜天的他也曾对此易门手段不屑一顾。可不知为何,当他第一眼看到其貌不扬的神笔周天时,便对此传说深信不疑。

    仿佛着了迷一样!

    ……

    苏小凡身旁的未央生视线停留在那座风雪中的孤营之上许久许久。

    欲下青峡关,必先破妖族姐弟的万兽妖潮。那对姐弟天生拥有远古神魔兽纯净的血脉,所到之处万兽臣服。便是三十万未央军铁蹄踏遍,人族与马匹的血肉之躯也难敌体型巨大的兽潮几次冲击。

    无所不知天下事的军师大人似早已料到此难,便在七国结下檀渊之盟后就已开始命人着手操办,未雨绸缪。直到天东八百宗三位经天星带来一滴血,一滴远古烛龙血。

    按照军师大人的意思,万兽臣服于凤凰麒麟,血脉之威毫不输于二者的远古烛龙也必然足以威慑。

    破万兽潮唯一的方法,便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未央生很期待神笔周天如何还施彼身。

    那双神慧内敛的的眸子盯着五万兵阵护卫的雪中孤营,仿佛看到营帐之内其貌不扬的神笔周天笔走龙蛇。

    ……

    妖族姐弟的身后是大燕青峡谷,谷中万兽妖潮。

    青峡深处有一座宏伟城池,正是大燕粮仓重地青峡关。

    青峡关城楼之上有三道人影。

    行事素来成熟沉稳的守将余年庆一身羽蓝色盔甲按剑恭敬地站在另外两人身后,一言不发。常年驻守青峡关的他不止一次听闻帝国白楼门里那位喜穿紫色衣裙的凝雪公主仁心之名,然而此次见着真人,这位老将却是即喜又悲。

    喜得是那双阅人无数的眼睛里所看到的凝雪公主与传闻中娇小柔弱的公主相比,惊若两人。

    传闻里的公主喜穿紫衣。

    眼前的公主却披着大红袍子。

    传闻里的公主师承菩提书院庄院长,妙手仁心待民如子,更曾与逃难百姓一路同行并且以身试病治好了瘟疫。

    眼前的公主却不苟言笑,清秀稚嫩的神色眉宇间时常隐藏着一抹浅浅的悲伤,那应是一种难解的心结。

    传闻里的公主与人和善。

    眼前的公主却让人觉得有些冷厉,如同大燕的风雪近在眼前却透骨如刀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传闻里的公主是养尊处优不经世事的公主。

    眼前的公主,更像是一方统帅三军的女将,就如同星云州不败王师的统帅红袍女将骆冰王!

    老将余年庆恍惚顿悟了什么,于心底深深悲叹。

    他不知凝雪公主归来青峡前都经历了哪种故事,但想来绝不简单。能让一个人有心改变习惯十数年的习惯,本就是一种悲伤的故事。

    一身红袍的雪儿琉璃双眸透过漫天风雪凝望着青峡谷外。

    心不在焉的她回想着清晨天色微微亮时,探子禀报细柳军飞渡都江堰夺取风陵渡的加急战事。

    大都督李天罡战死。

    公孙峨眉潜逃。

    二十万龙王水师或战亡,或战降。

    细柳军自此驻扎风陵渡,遥望第二国都江都城。

    而这一战的罪魁祸首不是那位新晋细柳军主帅武修阳,而是银狐脸儿洛初一。还有独臂负名剑二十四的离落,与手握长生簿的沈天心。

    那时雪儿收到战报,一字一句痛入心髓。

    南希寒瞧了一眼面色微微苍白的雪儿。

    雪儿的双手藏于红袍内,紧紧握着衣角。

    她的心很痛。

    是一种深深的刺痛。

    那双流眸不知不觉渐渐模糊。

    “长风大哥,你真的要亲手覆灭大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