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一意剑起十里皆禁
    (ps:感谢书友acest、怀柔四海,纵横xyc的月票和捧场。ac是轩辕神录老朋友了,欢迎回来。)

    “敌袭!”

    “敌袭……”

    “快去禀报大都督,敌军来袭!”

    不知谁喊了声敌袭,于是听风雪寒夜而沉睡的风陵渡霎时间营火熊熊。

    森凉的兵甲与冰冷的刀锋纷纷醒来,无论停泊渡口的百余艘高楼战舰还是被大雪尘封的静谧营寨,无数道披甲提刀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涌现。

    陈浮生彻底没了睡意,便是残留的酒意也被草木皆兵的动静惊得抛诸脑后。

    从军打仗,平日里无兴战事时偷些懒并不打紧。可若上了沙场还仍旧蒙起头堵上耳朵管他春秋战国,也忒算没种了。

    陈浮生不想被同营里那些没良心的家伙小瞧。

    他虽不是王侯将相,却也是堂堂正正的汉子。参军为立功保晚年不假,可若心中无家国,谁会放着被窝里柔软的媳妇儿不抱,跑来这寒天雪夜抱那冰冷的陌刀?

    一把掀开温暖的被子,陈浮生捡起身旁的犀牛角号便是吹鼓起来。

    然后是战鼓声擂。

    驻扎风陵渡的十五万龙王水师转眼集结将近大半。

    连弩营。

    重甲持陌刀的步卒以及弓箭手。

    在各营中郎将以及上将被邀去大都督府邸尚未归来的前提下,那些校府校尉不得不事急从权担起大任发号施令。

    “放箭……”

    数千支箭羽破空而去。

    大雪飘舞的夜空里,暴露在无数箭羽箭锋之下的三万天兵天将与那诱饵的五千黑甲士无甚区别,既然夜袭风陵渡,便早已将头颅悬在腰间做好此去无归的准备。

    兵贵在奇。

    殊不知奇兵往往意味着无法估算的风险。

    当初选择自三千尺剑壁飞渡都江堰时便知,这是一条必然要用尸体与鲜血开辟的路。

    而这三万细柳军弟兄,便是此次开路者。

    他们只需将固若金汤的风陵渡十五万龙王水师大营撕开一道口子,剩下的事情自会有人来做。

    展开机关双翼飞行夜空与无数片雪花擦肩的天兵感受着奇寒无比又如刀的风雪迎面扑打而来,任凭浑身皮肤被风刀划裂溢出血痕也强忍剧痛。

    他们居高临下,俯视着风陵渡十五万龙王水师大营。

    视线里无数箭矢骤然飞射而来,以银狐脸儿洛长风为首的三万天兵并没有慌乱。哪怕是亲眼看着平日里的兄弟手足中箭而自夜空掉落,然后注定成为敌军刀下亡魂也不为所动。

    他们不是绝情冷血。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他们使命在身,不敢有违。

    训练有素的细柳军开始通过控制双翼飞行的方向与速度来躲避身遭密集的箭雨,却仍旧接二连三有弟兄中箭而亡。

    他们仿佛被猎取的飞禽,而猎手有千千万万。

    “放箭……”

    营寨中第二第三波箭雨接踵而至。

    默默计算着距离的洛长风瞧准时机,在约莫百丈高空处直接解除机关双翼,整个人犹如燃烧的陨石在夜空里留下一道疾芒骤然垂直而落。

    轰然一声,大地仿佛在颤抖。

    洛长风落入敌军大营,周围烟尘弥漫,脚下是深几许的巨坑。

    身边顿时围来不计其数的重重铁甲精兵,数百支长戈从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齐齐刺来,势要将擅闯者刺上千万个窟窿。

    手中紧握着浣花洗剑图古剑的洛长风单脚一震纵越而起,不知名为何的古剑横扫而过一阵实质般的恐怖剑气,齐齐斩断百千金兵长戈。

    洛长风的身影出现在半空处。

    那指挥着弓弩手的校府校尉大手一挥,又是一阵恐怖的箭雨袭来。

    眉头微皱的洛长风左手并指如剑横于胸前,右手起剑。古剑剑尖之处,一圈又一圈肉眼可见的剑意涟漪犹如汹涌的波涛,又如石坠大海所激荡起的层层波纹以剑尖为心在不停生灭之中循环着。

    一层又一层。

    自三千尺剑壁与大欢喜菩萨一战,白衣骆冰假借洛长风之手千万剑复仇后,留于洗剑图中那抹剑道感悟便为洛长风打开了剑道之门。

    如今剑道修为,洛长风距离出神入化尚且为时过早,可登堂入室绝不在话下。

    正如剑阁掌阁剑圣昔年所说,万千剑道,凭一意御之。洗剑图中藏剑万千,洛长风修剑便只修这可御剑万千的一意剑。

    充足的剑意不知疲倦无休止的叠加着,让这片夜空都变得充盈起来,甚至隐有膨胀的迹象。

    某一刻青丝张狂,洛长风忽然剑起。

    最后一股剑意涟漪成不可挡之势霎时间扩散而开,以他自身为心蔓延。剑意所过之处,翩翩的雪花粉碎,细如丝的北风节节寸断。那剑意驱散黑夜,侵蚀而至方圆百米,千米,直至十里。

    一剑起,十里剑域。

    十里皆禁。

    只见那呼啸而至的漫天箭雨闯入夜空十里剑禁域后便失了原来轨迹,无数的箭矢随着洛长风起剑游走而如影随形。

    那无名剑牵引无数箭矢于夜空画了半圆弧度之后,洛长风一剑刺出,万千箭雨又再纷纷落落雨打沙滩飞射而下。

    流星箭雨射中了盔甲,射中了护盾,射中了营楼,射穿了营火。溅落的火焰顺着营帐攀岩,呼吸间便是将营帐吞入熊熊烈火中。

    营寨里哀嚎遍野。

    集结的连弩营与弓箭手被箭雨冲散,由此给了天兵天将喘息之机。便在此时刻,夜空里飞行口中叼着陌刀的细柳军奇兵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着陆。

    落在营寨里,落在渡口旁,落在高楼战舰上,他们开始挥着手中陌刀拼杀。

    袭兵登岸。

    那些个修为相对较为高深的校府校尉也不顾得被杀散的连弩营与弓箭手,两军交锋擒贼擒王,接连数十位元神境界的校府校尉齐齐将怒火目光聚在了银狐脸儿洛长风身上。

    ……

    背后中箭的一名老卒狼狈地爬到大都督李天罡李氏府邸门前。

    这位将半生都交给大燕帝国的老卒抬起血色眼眸看了看门堂金碧辉煌的四个大字一眼,他用那有些沙哑的声音怒喊,说细柳军来袭,敌军已入风陵渡。

    对这座府邸,他心中满怀恨意。若不是军中无将,风陵渡岂会沦为这般模样?

    他不知那位军功卓越却又喜附庸风雅的大都督深夜唤走军中众将又是所为哪般荒唐事,原为公孙峨眉将军麾下的老卒,他与公孙将军一样钦佩大都督战场上雷厉风行的手段,却又打心眼里瞧不起这府邸平日里的荒唐。

    李天罡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让人觉得异常矛盾的人。

    思虑及此,老卒裂开嘴角嘲讽的笑着。

    他嘲笑自己心里的怨恨。

    人无完人,他岂能盼望人人皆如棋剑双甲的江都王那般盖世无双?

    他又再怒喊,说细柳军来袭。

    声音未曾消散,他看到一男一女两道身影从李氏府邸中走出,看到背后负剑的男子提着一颗鲜血淋淋的头颅。

    那是大都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