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浮出的红梅,飘落的雪花
    一身黑甲擅使左手刀的望夫自江底跃出,他双目如鹰顷刻便锁定战舰之上挽弓搭箭的一名猎物。

    如鹰搏兔借着俯冲之势,陌刀由上至下凛然劈落。

    这一刀斩下没有哀嚎惨叫,那名敌军弓箭手额前溢出一道血痕,那血痕沿着鼻梁向下裂开,那双眼至死时带着无尽未知的恐惧,整个人分作两半。

    蒙天眷而生来臂力惊人的望夫不知自己修为境界几何,更不知是否算作行字门徒。战场磨砺出的杀敌刀术无章法可循,只追求最凌厉有效斩敌于刀下。

    ……

    江面起寒风驱散朦胧白雾,火势燎天。

    细柳军五千黑甲死士彻底与公孙峨眉亲率的三万精湛水师不死不休。三十艘一字排开守株待兔的巨楼战舰被五千黑甲江底连桩的暗樵雷木逼迫停于江心,当一道道黑甲鲤鱼一般跃出水面时,三万龙王水师陷入惊慌。

    兵贵于奇。

    细柳军隔江遥望江都城。

    在善战之将眼中看来,无论大燕帝国铁骑亦或七州域盟军,无论敌友,对此战之局其实早已看破。细柳军号称七州域不败王师,是因为骆冰王安红豆坐镇军中。如今骆冰王触犯军法囚于檀渊,无三军之将挂帅的细柳军算作什么?还会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常胜之军?

    武修阳临危受命接掌王师,可包括自己父亲星云州域域主大人在内,没有人会相信曾亲手葬送十万兵马于纸上谈兵的无用贵公子能从二十万龙王水师手中讨到好处。

    所以从一开始,七国盟军军师君泽玉便将九死一生的生棋置于洛长风手中。

    活子洛长风。

    ……

    公孙峨眉亦如是。

    他想不通此番藏于阵后运筹帷幄的贵公子武修阳为何会与人云亦云的传言反差极大,难不成外间的流言蜚语是恶意散播?这般排兵布阵的手段与使役死士的决心,寻常将领绝难有此心智城府。

    手持霸秀方天戟的公孙峨眉不得不承认这一战,他小觑了敌手。不过若因此而妄下定论败绩已显,怕是还为时尚早。

    三万龙王师对阵五千黑甲死士。

    夜袭又如何?奇兵又如何?近战搏杀 精通又如何?视死如归又如何?

    五倍于敌的兵力,而且又是多兵种配合作战,他公孙峨眉便是用人头尸体也能堆出一场毋庸置疑的胜利。

    他不惧输。

    是因为公孙峨眉从没想过会输。

    作为大燕帝**方之中可名列前五的良将兵器,霸秀方天戟比起神兵榜上有名的游龙,也不见得失了颜色。

    七层舰楼之上,提着霸秀方天戟的公孙峨眉被六道黑甲身影围困。灵窍境界修为的他望着周围几道身影,眼神中尽是鄙夷。

    “一起上吧。”

    公孙峨眉微微运劲,霸秀方天戟插入木板之中。

    手握着霸秀轻轻拧转,战舰之上楼层木板刹那间节节粉碎。六道黑甲身影连出刀的机会都没,便纷纷随着木板粉碎掉落下去。

    公孙峨眉瞧准时机,身体骤然掠了出去。

    “黑甲死士?倒是看看能否接住本将一拳。”

    公孙峨眉一拳轰出,肉眼可见的青色罡气萦绕手臂碎裂衣袖,来自灵窍境修为强者的一拳直接轰在一名黑甲死士胸膛。

    咔嚓。

    骨裂的声音传入耳中,随之是痛彻骨髓的剧痛,那名黑甲死士的面色瞬间苍白。

    “夜袭奇兵倒是出人意料,但可惜……如今的细柳军无人能与本将抗衡。”

    一拳轰杀一名黑甲之后,公孙峨眉的身影犹如鬼魅刹那消失。再出现时已然欺近另一名自楼层坠落的死士面前。

    那位死士举刀便斩,可却被公孙峨眉一把抓住手臂。不给后者留下喘息的机会,公孙峨眉索性扭断那死士的手臂,陌刀掉落,反被其反手接住,横刀割下一颗头颅。

    “那位细柳军新任主帅的贵公子在哪儿?莫不是做了缩头乌龟?”

    公孙峨眉脚下积聚千钧之力,借着身体下坠之势一脚踩在第三位黑甲死士天灵之上,后者七窍流血,灵穴气脉尽碎。

    “畜生!给我住手!”

    亲眼看着一个个弟兄丧命在猛将公孙峨眉狠辣的手中,犹如蝼蚁连半分还手的气力都无,楼船战舰底层的望夫抬头,唤起了血腥的他借力赫然跃起,凌空转身,右腿横扫,速度之快将空气都瞬间凝聚起来。

    鞭腿扫过面前,公孙峨眉侧身躲过之后微露惊讶,未曾想这黑甲死士之中竟还有这般速度与力道均是不俗的好手。

    “可惜了!即便苍天眷顾赋予你惊人的力量与速度,在本将的面前,境界还是太低!”

    公孙峨眉侧身躲过望夫鞭腿之后,冷眼瞧着劈头而落的刚猛一刀,大手一伸,那杆霸秀方天戟便是圆舞回旋飞至手中。

    一戟挑落望夫手中陌刀,转势便是直刺其胸膛。

    满脸胡茬的望夫被一戟钉在了半空,嘴角溢出血沫。

    公孙峨眉冷漠如常地抽出霸秀,继而跃起。

    手,臂,肘,腿等等身体之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成为及其恐怖的兵器,不停轰在望夫身上。

    骨骼碎裂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望夫已然不知自己断了多少根骨,因为他被活活打死。

    望夫坠落江水之中。

    殷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江水。

    他不肯瞑目地下沉。

    胸前盔甲里飘出一片红梅。

    那是临走时,向晚送他的红梅。

    那片红梅浮出江水,有不知名的雪花悄无声息地飘落。

    ……

    大燕四十一年冬。

    小人物张望夫死于都江堰一战。

    有去无回。

    他的家书寄到李向晚手中。

    少女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便开始日复一日的等待。

    迎着黄昏在梅林等待。

    直到她风化成石,青色的望夫石迎着黄昏夜晚。

    青石向晚。

    ……

    大雪飘落人间。

    五千黑甲死士力战三万龙王水师,在约莫拼杀了一半左右的敌军之后,几乎消亡殆尽。

    手提霸秀方天戟的公孙峨眉立于战舰之上眺望上游远方。

    他看到远处江面的黑夜里跳动成千上万的火焰,那不是渔火,那是……战火。

    无数的箭矢惊起阵阵的呼啸之声。

    漫天的火焰箭雨在瞳孔中放大,公孙峨眉眉头深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