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壮行酒
    /p>入冬已近月,正是天寒地冻的时节。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定鼎之战留给细柳军取下江都的时间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就两月不足。更何况在这条地界线的另一头,还有对青峡虎视眈眈的未央军在时刻提醒着,就像一枚不定时的催命符!

    洛长风与武修阳的处境不容乐观。

    对他们来说,按兵不动是一种折磨。多耽搁一天,就意味着此战对阵江都的败率会增加一分。

    坐以待毙不是选择,所以他们总要试试。

    无论是灌龙口二十万龙王水师也好,江都城内八千白袍雪龙骑也罢,七州域号称不败王师的细柳军总要试上一试。

    以武修阳为首的三十余位将军出营帐。

    深夜的军营大寨漆黑无比,不见各营巡兵防营,甚至连无数营火都早早熄去。冷风如刀的夜晚,只有寒蝉唱诵那一轮高挂千古的明月。

    今夜的寒蝉并不孤单。

    十五万细柳军屯兵西故垒已久,与往常值守巡营的甲士不同,这是第一次有兵卒在极易思乡的萧冷寒夜聆听蝉音。

    而且静静地聆听了许久。

    不是落单一两甲士,营寨里足足五千甲兵!

    五千黑甲兵!

    或许是天寒地冻,或许是与黑夜的颜色相同,五千漆黑如墨的甲兵列成平稳且肃穆的方阵,不发一言,未有一动。

    他们没有箭弩,没有烈马。

    他们轻装黑甲,除了配有沙场砍头利器的蛮荒陌刀之外,还剩一颗不惧大燕风沙雪的赤子之心与男儿大好头颅!

    出自蛮荒州制式堪称战场神兵的陌刀黑夜里散发着凛凛光寒,让那栖息枯草丛堆的寒蝉都感受到惧意。

    武修阳与洛长风等三十余位细柳军将按着未出鞘的刀剑静默地看着这五千黑甲士,五千弟兄。他们是从十五万细柳军各营之中挑选而出的死士,此一去十死无生的死士!

    骆冰王与其麾下十五万细柳军能在动乱的天东赢得不败王师的尊称,自然没有贪生怕死之辈。今晚夜袭灌龙口,按照既定计划,洛长风与武修阳需要的是擅长搏杀勇敢无畏的甲兵,故而择取死士的条件只有一条,擅使陌刀。

    天东七州域与大燕帝国八方军中,陌刀种类极多。其中蛮荒州制式的蛮荒陌刀以其轻巧锋利经过无数次沙场磨练得以位居八方军中十数种陌刀榜首。所以早在许多年以前,蛮荒陌刀便已开始出现在七州域甚至是大燕帝**中,使用者甚广。

    与普通甲士兵卒相比,战场上,死士的任务很简单。

    他们不是追求十子去十子归的胜利凯旋,他们只一心求死。

    死士服从的军令,便是求死!

    解除军中禁酒令的新任统帅武修阳端着大碗星云州盛产的梨花酒,寒光烨烨的双眼盯着五千慷慨赴死的黑甲士,喉结滚动,险些哽咽。

    武修阳高举酒碗:“为诸弟兄壮行。”

    洛长风与那三十余位将领也高举酒碗:“为诸兄弟壮行!”

    “敬将军!”

    五千黑甲士齐齐饮尽碗中梨花酒。

    这一夜,酒碗碎了满地。

    洒落的梨花酒中,不知是否有七尺男儿的英雄泪。

    ……

    清冷的明月高挂苍穹,仿佛映出都江堰滚滚千年不休的江水奔腾景。

    风厉如鬼哭狼嚎从未平静的江面,不知从何方悄然无声驶出一艘艘起六层高楼的战舰。那战舰漆黑,一眼望去竟是不亚于五十艘。

    一座座庞然大物排列成攻击阵型,在汹涌的江面以一种极为迅捷的速度航行。战舰之上打着鲜红如血的‘细柳’军旗,好不惹眼。

    明明是夜袭之军,却不知为何如此明目张胆!

    ……

    灌龙口有二十万龙王水师。

    其中五万水师常年铁索横江列阵江中,可谓都江堰中除三千尺剑壁之外的第二大奇景。剩余十五万兵甲则是驻扎风陵渡,以作战备。

    统领水师的大都督李天罡出自江都城李姓世家,与那棋剑双甲李太白同宗同源。体内虽流着相同血脉,可同代的两人脾性却是相差甚大。

    与棋剑双甲的沉稳韬略相比,灵窍上境修为的大都督李天罡是个烈性子,好似署夏磅礴雷雨,行军也好为人也罢,素来雷厉风行不拘小节。

    事实上,军中推崇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豪情,对杨柳岸晓风残月最为不耻,无论在大燕帝国亦或是七州域皆是如此。

    麾下二十万龙王水师故而不是毫无理由地钦服这位手段凌厉的大都督。

    李天罡较之于江都城,无异于白楼神将较之于白楼门。

    只是人无完人,风陵渡二十万龙王水师尽皆知晓粗汉莽夫的大都督李天罡有个附庸风雅的独特嗜好,喜听曲儿。

    那些正值妙龄的歌姬伶人颂婉转峨眉尤为之甚。

    这并不是沉迷音色香气,按照大都督李天罡的话来说,读书人奉五经六艺,咱提刀上马的大好男儿岂能不如?有辱斯文要不得,更重要懂得欣赏妙音佳曲儿。

    是英雄,莫让美人寒了心……

    细柳军五十艘高楼战舰顺流而行夜袭灌龙口时,这位大都督率同数十位将甲不离身的军中弟兄正自于自家府邸歌舞升平。

    舞者是教坊单独为大都督悉心栽培的窈窕雅妓。

    那弹奏箜篌唱曲儿的,据说来自遥远的中州,唱得是那新人笑与旧人愁。

    “当年金屋在,已成空悠悠;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愁;可怜桃花面,日日见消瘦;玉肤不禁衣,冰肌寒风透;粉腮贴黄旧,蛾眉苦常皱;芳心哭欲碎,肝肠断如朽……”

    ……

    “禀将军,六十里外发现巨楼战舰。”

    灌龙口铁索横江,百余艘巨型战舰停靠。

    江面上修葺水上营寨,可容不下于五万人马。

    这五万水上战甲尽皆听命于一人。

    深夜里一桌一坐。

    独自迎江风听潮水,用烈酒拭着方天戟,常被大都督取笑身长八尺剑眉怒目却取了个姑娘芳名的公孙峨眉轻咦了声:“可是细柳军?”

    “确见细柳军旗!”

    “战舰吃水深度几何?”

    “据估算,每列战舰不少于千甲!”

    公孙峨眉微露笑意:“五万大军夜袭我灌龙口……星云州那位统兵的贵公子是要与本将一较高下啊。”

    (本章完)js3v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