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鸡鸣
    阿狸终于等到要等的人。

    当看到步伐似乎比起以往要沉重许多的书生李星云在大雪中留下一排笔直的脚印靠近走来时,不知为何,阿狸脑海萌生退缩的念头。

    那是一种恐惧使然。

    对未知的未来或已预知结果的恐惧。

    恐惧让她下意识想要退缩。

    她责问自己究竟害怕着什么,是不敢在书生面前面对已造成的杀戮?还是不敢看到篝火映出恶魔般不堪的影子?

    阿狸握着短刃的手微微颤抖。

    成为南飞客座以来,她不记得自己究竟杀过多少人,可却很清楚,这是她第一次握刀的手瑟瑟发抖。

    李星云每靠近一步。

    她的手,她的刀,她的情绪会随着靠近变得难以掌控,直到阿狸的忍耐达到极致。那双异常幽亮的双眸隐藏着无法隐藏的杀意,阿狸倏地站起:“站住。”

    风袭过火堆,吹散零碎的火星与焦黑的柴灰。篝火险些熄灭,在倔强不屈的扑闪之中重新恢复平静。

    修为散尽显得比以往消瘦些许的书生李星云怔然。

    与阿狸在菩提城相识至今,一路从书院走到天东星云州,再到八域混乱的战场。这条路走了一年多,心思澄明如镜的李星云依然觉得自己看不透眼前人。

    阿狸有时清晰如故,有时却朦胧如雾,可这丝毫影响不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觉。

    李星云对阿狸产生了感觉,似对翎儿那般的感觉。自小读圣贤书知礼义廉耻的书生知道,他已情不自已地背叛与翎儿之间曾经的誓言。

    他心怀愧疚,对翎儿的愧疚。

    他万分歉意,对阿狸的歉意。

    故而,他曾开始躲避。

    他明知前些时日红叶寺一行结束后注定回不了军营,可还是义无反顾答应在南山暮鼓晨钟。

    他想让自己静下心来思考一些事情,与翎儿,与阿狸之间的事情。

    后来阿狸也留了下来。

    然后在那个夜晚,阿狸要杀他,还告知他翎儿的下落。

    原来翎儿已不在世间。

    很久。

    事情来龙去脉未曾理清半分头绪的书生李星云自然不会让自己不明不白死在阿狸的匕首下,二人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对话与交流便开始刀兵相见,于是阿狸负伤逃走。

    事后恢复理智的书生再也无法理智,一怒之下自废修为!一直到今日,李星云看到阿狸安然无恙,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稍作平放。只是李星云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再相见会是这般模样。

    阿狸杀了人。

    平凡且无辜的百姓。

    ……

    映着火光,李星云望着阿狸,然后继续迈出了步子,向着阿狸走去。

    身后那位出自魔门的青魔手赵勾挑着灯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让你站住!”

    见李星云仍是步步紧逼而来,畏惧侵袭全身,阿狸后退了半步。

    李星云向前。

    阿狸后退。

    李星云从容平静。

    阿狸慌乱且惊恐。

    二人之间只剩下一步之遥。

    被恐惧遍袭的阿狸习惯性地刺出了手中短刃,锋利的短刃刺入李星云胸膛。血迹顺着冰冷光寒的刀身流出,然后滴落雪地。

    杀意冲昏头脑的阿狸瞪大了眼眸,她赶忙松开了手。

    她憎恶地盯着沾满鲜血的双手。

    她已经杀了太多太多的人,她的杀意凝聚成势已无法遏制,她害怕自己无法控制那股戾气冲动之下伤了李星云。

    所以她让他站住。

    从菩提城里她刻意接近李星云开始,她便一直在寻找杀书生的机会为姐姐报仇!

    可现在,她害怕这种机会的到来!

    她害怕自己真的杀了书生,那个姐姐生前最喜欢的人!

    李星云没有低头看胸前的短刃,也没有顾及顺着刀身流出的温热鲜血。

    他问道:“为什么?”

    盯着双手看了许久仍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做所为的阿狸忽然冷笑:“为什么杀人?为什么杀害无辜的人?为什么杀害红叶禅师?还是说为什么要杀你?”

    那笑容有些凄惨。

    从学会杀人以来,阿狸从未想过为何杀人这个问题。

    开始时,也许是为了更快地见到姐姐,更快地成为姐姐那样的人。后来,杀人成为她的可怕习惯。若刀锋不饮血,她甚至会无法入眠,她因此而陷入一种疯狂的状态。

    阿狸笑出眼泪:“他们啊……想杀人,便就杀喽。”

    “至于你?杀你,当然是为了给姐姐报仇啊……”

    瞧着瞬间变得陌生无比仿佛被心魔吞噬理智的阿狸,李星云捂着胸口处溢出的鲜血,开始轻咳:“你……”

    阿狸笑指着自己:“我?我怎么会是这种人?我本来就是这种人啊!”

    阿狸不停地笑着,她好像已经疯了。

    看到李星云跪在雪地中,看到黑色的夜空里再度无声无息飘落大雪,阿狸疯笑着,然后转身走着……

    她报仇了。

    为翎儿报仇了。

    她看着自己的短刃刺入李星云的胸膛,可她为何却仍然觉得心中郁结未解?仿佛那把刀刺中的人是自己,她觉得胸口堵塞,呼吸开始沉重。

    报得深仇的阿狸觉得这不应该是自己的模样,她应该畅快的笑,肆意的笑。

    于是深夜里大雪中,她毫无目的行尸走肉,她在疯笑。

    她知道自己为何没有大仇得报之后的淋漓尽致。

    因为她知道,书生李星云不是杀害姐姐翎儿的真正凶手!

    因为她一直都知道,杀害姐姐性命的人,是燕南飞!

    大燕帝国九皇子燕南飞!

    曾经一饭之恩,然后将她们姐妹二人收入府中,给予第二次生命重生的公子燕南飞!

    许多年前,当公子燕南飞将翎儿从体弱多病的阿狸身边带走,接受南飞客座魔鬼般的训练时开始,殊不知自幼懂事的妹妹阿狸紧接着便苦求公子,她说她要接受与姐姐同样的磨练。

    她知道翎儿是为了自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将一生幸运都留给自己。

    可她不需要幸运。

    她只需要翎儿。

    翎儿吃苦,她便要吃苦。

    翎儿开心,她便会开心。

    她乞求着公子燕南飞。

    终于,在翎儿接受南飞客座训练的第一天,阿狸也开始接受燕南飞亲自的训练。

    那一夜,她将自己给了公子!

    她一直都是燕南飞的人!

    燕南飞的女人!

    阿狸喜欢的人不是书生李星云,是那个杀害了姐姐翎儿的公子!

    她只是不愿意承认燕南飞的丑陋嘴脸罢了!

    她只是自欺欺人地让自己相信公子所言才是真相,相信李星云杀害姐姐翎儿才是真相罢了。

    她的短刃无法刺入燕南飞的胸口。

    所言她一直在欺骗着自己,让自己的短刃,毫无愧疚地刺入李星云的胸口!

    ……

    阿狸走了一整夜。

    不知不觉冒雪走了一夜。

    她走到山巅。

    然后跳了下去。

    她终于从两难的世间解脱。

    她想翎儿了!

    这时的天色朦胧,她仿佛听到村中鸡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