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挥剑断袍义,杯酒作君别
    君泽玉不自觉拢了拢衣袍。

    洛长风看得出来,这位昔年同袍真的很怕冷。

    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为世间所称奇才,经天十二星座下传人尤其光芒耀眼。智慧无双的君泽玉天生株莲相,无论是才学智慧还是风范气度亦或天赋修为无不同代上佳。

    他曾是公子世无双。

    他曾为无数俊彦敬仰。

    他曾被天机阁破例点评。

    他擅长人间算。

    因为他可以算尽人心。

    可如今洛长风看来,他似乎只剩下那些昔年名声。

    洛长风忽然笑道:“是亏心事做了太多?”

    营帐内铺着柔软的毯子,不知是七州域世家显贵均有的待遇,还是这位畏惧严寒的军师独享。

    洛长风炉火旁席地而坐。

    他没有摘下银狐脸儿面皮。

    七州域之中许多年轻人都曾是书院学生,川字门小师叔祖这张容貌在军营里不排除被认出的可能。

    洛长风不想多生事端。

    帐前都尉领着兵卒甲士送来午间饭食,除了御寒的兔肉外都是些普通的下酒菜。那都尉将炉火移开了些许,搬来食案,摆放之后便是默默离去。

    君泽玉亲自煮酒:“如果是指桃林那件事,我不会辩解。”

    洛长风说道:“你有你的立场,我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可书院,最终还是葬于天东手中,我亲手埋了师兄与师父,这是事实。”

    君泽玉默然:“大人物们之间的较量,我便是想插手,也说不上什么。”

    “所以书院覆灭,你想说与天东无关?”

    “起码,与我无关!”

    洛长风进入正题:“那么这一次呢?”

    从四足空腹小炉翻滚的沸水中取出耳杯,君泽玉的手顿了顿:“骆冰王违反军令,半途截杀自己人。便是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又岂能留?”

    “杀欢喜菩萨的,是我。”

    君泽玉将杯盏置于洛长风面前,他也不自讨没趣与洛长风共饮,便喝了一口暖胃:“所以你来了。”

    洛长风由始至终不为所动:“你感觉很意外?”

    “确实没想到。七国盟军何止百万,知道我军师身份的人并不多。”“神秘兮兮,是因为怕死?”

    月相期如今是天机阁阁主之女,洛长风想要知道七国盟军神秘军师的身份,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君泽玉苦笑:“确实很怕死!怕死得轻如鸿毛。”

    洛长风盯着杯盏里的温酒,眯了眯眼,周身释放些许杀气:“你自称算尽人心,可知我此行所为?”

    “总不至于是来杀我的。”

    “或许,就是来杀你的呢?”

    营帐外满天飘落的雪花有刹那的静止而无人发觉。不知是来自洛长风的杀气,还是军营之中隐藏着何许高人。

    那一瞬,君泽玉感受到杀意,真真切切的杀意。

    他忽然笑道:“你不会的。杀了我,骆冰王的罪名依旧无法清洗。军令如山,不是将下令之人抹杀,就可搬走这座山的。”

    “杀你的理由很多,不见得一定是为了此事。”

    “的确,杀我的理由很多。可不杀我的理由,只一个需足够了。”

    洛长风手中出现一把剑,一把浣花洗剑图之中的古老名剑。

    他将那无剑鞘的名剑横放桌前:“这个理由,你找到了吗?”

    君泽玉瞥了那剑一眼,兀自笑道:“我是在帮你。”

    洛长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君泽玉。

    后者解释说道:“以你目前灵窍下境的修为,即使拥有诸多手段位列天阙第二,可若想寻那燕白楼报仇,仍旧是天方夜谭。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你见过哪个君子报仇,真的等了十年?”

    “我可以助你报仇。”

    洛长风抬了抬眼。

    显然是对君泽玉言语中的内容始料未及。

    君泽玉不动声色继续说道:“你可以将这当做一场交易。你助我破江都,明年开春定鼎之战,我可以让你亲手杀了燕白楼。”

    洛长风讽笑:“将化劫境修为的尊者变成一个废人,然后带到我的面前吗?”

    他需要报仇。

    可绝不会杀沦为废人的燕国尊皇。

    君泽玉摇头:“不,是公平的对决。”

    洛长风的手微微颤抖,不愿让君泽玉看到,他握了握拳。

    报仇,这两个字眼在他脑海里回荡了五年。

    五年的时间,他在一步步缩短着与燕白楼之间的差距。他曾在书院借刀杀人,杀了白楼神将。

    可听信谗言纵容秦翼行凶的燕白楼,始终都活得好好的。

    雪夜入天东那夜,师父无相道宗也只是将其重伤。因为袭杀集大燕帝国气运于一身的尊皇所付出的代价,那时的无相道宗承受不起。

    洛长风仿佛又看到洛河郡洛家灭门的那一天,他跪在大雨磅礴中。

    他的眼眶腥红。

    他又想起了雪儿。

    没有人知道当真正提及这些的时候,他的内心有多么挣扎。

    他身体里是雪儿的心脏。

    他靠着这颗心呼吸与生存。

    如今他却要用这颗心赋予他的生命去杀雪儿的父亲,那个给予雪儿生命与心脏的人。

    这真是一种嘲讽!

    对洛长风来说,活着,本来就是一种嘲讽!

    他的血仇,不能不报!哪怕不惜堕入魔道……

    洛长风承认自己被君泽玉说服。

    他会攻破江都,然后手刃燕白楼。

    洛长风持剑起身。

    他终于端起了早已冰凉的杯盏,敬着君泽玉说道:“最后一杯了。”

    说完一饮而尽。

    洛长风松开了手,任凭那空杯坠落。

    营帐里有刹那的剑光闪烁。

    割断的衣袍飘然在两人的眼前而落。

    洛长风转身离去。

    割袍在炉火中燃烧。

    君泽玉长叹了一口气。

    然后饮尽了杯中酒……

    ……

    大雪中,有人静立山脚。

    那是一道曼妙的身影。

    那女子一袭黑衣,手中握着锋利的短刃。

    她是阿狸。

    阿狸静静地在红叶山下等待。

    白雪已覆盖三千青丝,双脚已埋入深厚的雪中。

    她一动未曾动。

    她想见南山钟楼里的书生。

    可寺中红叶禅师座下一十八位手持罗汉棍的僧众将她拦在了山下。

    她不知这般阵仗是否是书生的意思。

    她只知道自己无法闯罗汉阵。

    红叶山下,黑衣白雪,静默等到了黄昏,然后凄然转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