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剑壁三千尺,一剑递一剑
    (ps:补昨天一更。今天的更新在晚上。)

    大燕帝国有两处皇城,自然也有两条护城河。

    都江堰与直通帝都白楼门的函谷关外碧水江互成纵横,两条巨江一静一动犹如一个十字将大燕帝国辽阔无边的疆域区分成四片疆土,而白楼门与江都城便在这四片疆土的对角位置。

    都江堰自西向东江水湍急,滚滚如洪。

    尤其在横腰断江的三千尺剑壁一截处,惊涛拍岸,漫天溅射的水花犹如席卷千堆雪,壮观之极。

    而此千尺剑壁更是大有来头。

    作为天下剑道魁首,昆仑山七十二奇峰开创者剑阁老祖,相传无数年前端坐此剑壁绝巅而悟得绝世剑道。后一剑削去剑壁六千尺栽种昆仑山,这才有那巍巍数千年不倒的剑阁。

    更有传闻说这原本九千尺的剑壁乃是万年前那场乱世劫造就。只不过历史太过于悠久,传闻在岁月更迭中磨平了修饰,只剩下这么寥寥一句,具体真相如何此辈后人也就不得而知。

    至于剑阁老祖悟得绝世剑道前,以及一剑削去剑壁六千尺后所留下的剑意,在这千年之中亦被江水冲散而去,所剩无多。这才逐渐为世人所不知,三千尺剑壁之名也为剑阁圣地之耀眼而覆盖。

    洛长风掠至三千尺剑壁云端而落,与红甲红袍的安红豆并肩。

    他的出现在安红豆意料之外,不过后者转念也就释然。今日为白衣骆冰fu chou生死难知,大敌当前,也无暇思虑太多。

    她只说了一句话:“这是我的事,本将军不希望别人插手。”

    洛长风诧异地凝视着安红豆英气逼人的侧颜。心想着究竟是怎样的女子,披红甲时英姿飒爽威凜不凡,穿红衣时翩若惊鸿风容绝艳。

    他瞧了一眼安红豆背负的漆黑剑匣。

    虽然洛长风剑道修为平凡,除了浣花洗剑图里数万柄古老名剑用之不竭外,剑道谈不上任何造诣,却也依稀能感受得到漆黑剑匣里隐隐流逝而出的凶戾剑意。

    他无奈摊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可不希望带着你的尸体回去。”

    安红豆流眸中闪过一抹柔软:“我是来报仇的,并不是来送死的。”

    洛长风直言不讳:“你最好清楚自己的对手是谁,十天显圣之一大欢喜菩萨,即使他好像负伤在身,也不是你灵窍上境修为可以蔑视的。”安红豆不再言语。

    她只是凝神瞩目前方。

    江都城一战败于棋剑双甲太白剑下的大欢喜菩萨犹如天外陨石落至剑壁绝巅。三千尺剑壁微微颤动,无数大小碎石滚落砸入都江堰。周围有凛冽风劲横扫而过,山巅上草木尽数低头,漫天翩飞凄然萧索。

    “来者何人,胆敢阻拦本座去路?”

    体型如山的大欢喜菩萨生得一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欢喜相,浑身金光照,乍一看仿若佛门经籍里记载的弥勒佛陀。

    然而项挂骷髅珠却是异常骇人。

    江都城外与棋剑双甲李太白一战而惜败溃逃的他,本身煞气尚未消散,如今半途遇到阻拦,那一张欢喜面孔下嘲笑着灵窍上境修为的安红豆不知死活。

    安红豆凄然一笑:“你自是不知我。但应该,能够想起它!”

    安红豆并指引剑。

    “照晴。”

    背后漆黑剑匣有霞光冲霄。

    一道炙热白芒射入云层,而后在阴沉天空里乍散。霎时间,云层里仿佛浮现一轮烈阳,成百上千道烈阳光束飞射而下。

    一脸欢喜相的菩萨望着密集如雨飞射而落的流光光束,脑海中似乎想起数年前踩死的一只蚂蚁。

    白衣骆冰是当之无愧的一代俊彦。

    可那时的他无甚名气,只是初出茅庐的剑客。对于十天显圣之一的大欢喜菩萨来说,依旧无异于蝼蚁。

    这般大人物自是无需记得踩死的每一只蝼蚁。

    可那年偶遇那位年轻的剑客,却让他印象颇深。尤其是白衣红马,马背上挂着的十三柄剑。

    不过很可惜,那十三柄剑就算存留至今,也是无所作为的断剑。

    大欢喜菩萨笑道:“此照晴非彼照晴。”

    声音飘落,浑身金光大涨。

    如山形体顿时浮现一层金刚肤色。

    欢喜菩萨双手合十仍旧,不为所动,任凭流光光束打落满身。

    安红豆平静如初。

    能够位列十天显圣的大欢喜菩萨,即使身负重伤,也是不折不扣化劫巅峰境界尊者,岂是白衣骆冰当初所留一柄照晴断剑便能够斩杀?而且望那强盛金光,大欢喜菩萨如传闻所言明显是修成了不坏金刚身,自然有所依仗。

    “贯云。”

    黑色剑匣飞出第二断剑。

    百丈横光贯穿云层,然后朝着下方三千尺剑壁斩落。

    静默观穿云一剑的洛长风心中惊愕。自认此一剑若是劈斩在自己身上,定然尸首分离。

    可欢喜相菩萨依旧平静地站在那里。

    剑光横亘百丈的断剑沿着他额头斩落。

    由头至脚。

    然后切入三千尺剑壁。

    这一剑深入剑壁,直达千尺有余,剑光余威震得下方都江堰江水汹涌激荡。

    大欢喜菩萨手捻着项上骷髅:“本座早已修成金刚不坏身。你这女娃娃最好速速离开,待本座杀心渐起,悔则晚矣。”

    安红豆柳眉微蹙。

    “斜阳。”

    “灭烛。”

    “踏雪。”

    三剑齐出。

    阴暗天空里出现一抹残阳,残阳斜照,而后复而湮灭,犹如被风扑灭的烛火。

    天际暗淡。

    有纷飞的鹅毛大雪翩然飘落。

    那年红马倒在皇城下。

    安红豆便是捡了十三柄断剑。

    她剑道之上自有天赋,数年光阴不停回忆着与白衣骆冰那一战。回忆着一战之中每一柄剑只出一招,剑出则不再复用。

    皇天不负有心人,安红豆终于领悟白衣骆冰十三剑精髓所在。

    今日她不以玲珑剑御敌。

    今日的她不是安红豆。

    她是骆冰王。

    她只用这十三断剑斩杀大欢喜菩萨,十三剑尽出,无论结局如何生死无悔。

    以漫天风雪残阳为剑的安红豆周身剑意不停地在攀升。

    狂风乍起。

    都江堰犹如龙王脑海。

    那恐怖的浪涛疯狂地拍打着三千尺剑壁。一浪未曾退去,一浪又再登高。

    站在雪中已白衣的洛长风甚至产生恍惚的错觉。

    仿佛脚下三千尺剑壁欲被浪涛冲倒。他望着神色始终如一的安红豆,或者说骆冰王。

    安红豆流眸里有喜意闪烁。

    她从来不信这世间有真正金刚不坏的躯体。

    她只知道如果一剑不行,那么就再来一剑。

    她有十三柄断剑,不信不能水滴石穿。

    “照晴贯云一寸灰,蝉虎莺啼引江碑。披衣灭烛此时,斜阳踏雪不更归。”

    十三柄断剑尽数出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