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十七年后的重逢
    (ps:第三更在凌晨之前)

    天机阁星字门分楼里走出三位星月楼众。

    为首的那位看起来颇有些年历,一双精华内敛的眸子在月相期身上悄然打量了些许,便是极为恭敬地恭请洛长风三人进院入楼。

    马蹄声震。

    犹如滚雷渐渐入耳。

    沈家家主沈厉率领啸月十八骑现身十一重天机楼外。

    沈厉虎目瞧见洛长风几人正要进院入楼,便顾不得身份大喝一声:“拦住他们。”

    霎时间,身旁驾马奔袭而至阵脚从未混乱的一十八骑纷纷扬弓便射出十八支箭矢,那精弓羽箭不偏不倚齐齐落在洛长风三人脚步之前。

    犹如一道长长的笔直篱笆,将三人与那星月楼众隔离开来。

    沈厉赫然勒住缰绳。

    怒马嘶鸣。

    仰天长啸。

    “帝王盟捉拿要犯!无干人等速速离开……”

    手段凌厉之极的沈厉又一声喝下,一十八骑挥舞着红缨枪纵身掠起,十八道黑色身影掠起寒风,转瞬间便是将洛长风三人围拢了起来。

    如林大敌的洛长风三人彼此靠背而站。

    三名星月部众显然也是没有料到事出有变,为首的那位长者远远的瞧上了一眼,发现是帝王盟十三王族之中的沈家家主沈厉,心中微微讶异。

    “给我拿下!”

    在这天机楼分楼院落之前,沈厉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

    他很清楚只要洛长风三人进入楼塔院落便就再没有任何机会。依着天机阁的手段,查出月相期真正的身份并不难,到时帝王盟与天机阁之间会产生无法弥补的裂痕,甚至拔剑相向。这种提前与天机阁撕破脸面的后果对于帝王盟所谋伟业必将造成无法预估的损失。

    这种损失,他沈厉担当不起!

    霎时间被一十八道黑色身影包围的洛长风手中已经握着浣花洗剑图之中埋葬的古长剑。

    洛长风手中长剑剑锋斗转。

    “谁敢!”

    然而这一剑尚未曾迎出,耳畔又传来一道雄浑的声音。这声音让洛长风断出来者修为不亚于沈厉,甚至还要在其之上。

    惊讶之余的洛长风三人抬头望去,见踏空而来一道仙袂飘飘的道袍身影。

    那道身影轻如落叶缓缓飘落。

    落地之时却又宛如惊雷,周身激荡起恐怖的涟漪。那股不知名的涟漪直接将一十八支箭矢碾作粉碎,十八道手握红缨枪的黑色身影被震散而开,七零八落倒地不起。

    拂动衣肩长发的风渐渐地停了,似是生怕惹恼这位怒火中烧的大人物。

    莫七难背对着洛长风三人负手而立。

    双怒意难掩的眼睛盯着那匹载着沈厉的千里驹。

    马儿通灵,则更加畏惧来自化劫境修为尊者的直视,于是开始躁动不安,嘶鸣跳跃难以驯服。

    沈厉索性松开缰绳,纵身跃下。

    终于长舒一口气的马儿轰然倒在地上,渐渐没了呼吸。直到最后一口气息,那双看到终结生命的恐惧的眼睛始终没有合上。

    望着面前的道袍男子,沈厉眉头深皱。

    莫七难!

    在天机阁似乎存在感最低的当代阁主大人,修为竟然无声无息晋升化劫。素来韬光养晦的沈厉最知,似莫七难这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敌人最为棘手。

    虽说天机阁因天机老人而名闻天下,分楼遍布四海八方。可若真计较起来,天机老人早在约莫二十年前便已经不问阁中诸事,近二十年来,天机阁以及各地分楼都是这位存在感极地的当代掌阁人莫七难打理,细细想来可曾见天机阁以及诸多分楼出过任何差错纰漏?

    闻所未闻!

    而且这些年来,天机阁极为巧妙地脱世而出,不过问天下诸事,却又与尘世藕断丝连,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天罗地网星五字门分楼的眼睛。

    这一切,岂不是这位年轻时候浪荡不羁,不惑之年而又大智若愚的莫七难的手笔?

    开无上基业虽难,殊不知继往日江山而开来世太平难上加难!

    这天下看不到莫七难的身影,那也只能证明他不愿过问俗世而已。

    天机阁当代掌阁人从未曾远离,他一直都存在。

    很低调的存在!

    心中谨慎的沈厉拱手:“原来是阁主大人,沈某人久违了。”

    洛长风心中骇然。

    不自觉与月三人、月相期彼此对视了一眼。

    心想着这位就是天机阁当代掌阁人?好盛气凌人的气势!

    月相期流眸里带着些许疑惑。

    对于这位初次相见的天机阁主,她竟觉得背影有些温暖与熟悉,似曾相识。

    莫七难冷哼:“何事惊扰沈家主,竟到我天机楼分楼抓人?”

    沈厉应付说道:“奉盟主令清理门户,未曾想这叛徒贼心不死,企图藏身天机楼,挑起我帝王盟与天机阁双方矛盾,当真是罪不可恕!”

    莫七难冷笑:“沈家主所言叛徒,是指我这丢失多年的女儿吗?”

    沈厉顿时无言。

    洛长风错愕地望着莫七难的背影,又转过头看着身边一脸茫然的月相期。

    他几乎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月相期竟是莫七难之女?天机老人失踪多年的孙女儿?

    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即便是自小一起长大相依为命的月三人,也是震撼莫名,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因为孤独,所以期盼。

    因为期盼,所以获得。

    因为获得,所以恐惧。

    刚刚失去兄弟姐妹的月相期尚未曾自悲伤中走出,却又寻到自己亲生的父亲……一时间患得患失,让她心里有些恐惧。

    她不自觉地后退着。

    沈厉阴晴变幻不定的面色最终还是被那一抹心机城府所取代,他挤出不太自然的笑容:“原来竟是阁主之女,看来是沈某找错人了。沈某人在此给阁主大人陪个不是,还请见谅。”

    莫七难对于笑里cang dao的人素来不待见。

    今日他若是晚来几步,岂不遗恨一生?

    莫七难甩了甩衣袖:“不送。”

    沈厉收敛起虚假的笑意,冷漠地瞥了瞥洛长风一眼。

    这位出师不吉的沈家家主望了望那些倒地不起的扈从,而后转身离去。

    莫七难提醒说道:“烦请告知贵盟盟主,帝王盟与天机阁这笔账,日后定要好好清算清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