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噬神
    月影徒是七兄妹中的四哥。

    如果说二哥月独酌沉稳且心思细腻逢事可独当一面,那么行四的他就是七杀之中最寡言少语独来独往的那个。

    所以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是不近人情的冷漠。

    便是七杀彼此之间,除了二哥月独酌时常与他谈心对饮之外,其余兄弟也极少与之往来。

    然而对于月影徒来说,他从来不会在意这些。

    七兄妹之中,月影徒最喜总是女扮男装却显得个头娇小的小七。

    事实上月相期并不比几位哥哥小了多少岁,只是长了一个玲珑娇小的身体与几位哥哥并肩而立时显得矮了半头而已。

    那个时候,沉默寡言的月影徒总是微微一笑,然后揉揉月相期的小脑袋。

    他不善言语,这是他对小七唯一表达宠爱的方式。

    月影徒是一个喜欢把内心情感隐藏在心底的人。

    七杀是生死不离不弃的兄弟姐妹,山庄里人人都说他性情凉薄孤傲不逊又如何,他依旧可以为了七杀拼出性命。

    何况这次是小七。

    是他素来最喜爱却不能表达心意的小七。

    即使他心知肚明小七与三哥最为亲近。

    ……

    月影徒,月行春,月云汉三人彻底被紫色的雾气笼罩。

    月影徒只觉得浓浓的雾色涌入了眼前,视线开始一片模糊不清。

    他手脚与皮肤开始痛痒。

    那种感觉像是被毒虫鼠蚁噬咬一般难忘。

    山野崖坪的厮杀呐喊声中,他能够清晰地听到皮肤被剥开而露出血粼粼骨肉的声音。

    无法形容的剧烈痛楚不知不觉袭遍全身。

    月影徒紧咬着牙关。

    他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凭借着伏杀的经验与直觉调整手中短刃的方向,顾不得浑身上下被毒物腐烂,朝那影妖割喉而去。

    耳边传来惨烈的哀嚎。

    那是六弟月云汉的声音。

    七杀之中年龄最接近月相期的小六紧闭着双眼,双手抓狂,眼底流淌紫色的血液,那张年轻的脸颊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枯萎,然后眼眶深陷,整个身体只剩下一堆枯骨。

    “六哥!”远处的月相期脸颊滑落泪珠撕喊着。

    在身旁几位哥哥的疏忽之下,她纵身跃起,于半空之中一剑斩杀了三名重甲兵卒。娇小的身影冲出了几位哥哥的防御圈,欲一剑杀了那出身天南妖族的妩媚毒娘子。

    “小七当心。”

    七杀之中修为最高的月花间,月独酌二人瞧见绿藤脚下游蛇一般窜出长满du ci的妖藤,那藤蔓摩挲着地面游走,速度奇快。

    这一声提醒之后,两条诡异的藤蔓猛然窜起,拧住了半空之中月相期的双脚。

    月花间与月独酌二人灵窍下境的修为毫无保留冲杀而来……

    与山魅纠缠搏杀的洛长风瞥见月相期的危险处境,一刀挣脱山魅近距离的欺身,洛长风脚踏着无法捕捉的星位,那一道残影最终出现在月影山庄的巨大山门之上。

    他倏地探出手掌。

    箭八紧握在手。

    左手凭空一握,一支刻满了符文咒印的箭矢显现手中。

    洛长风冷漠地望着那为名为绿藤的妖女。

    挽弓搭箭。

    箭八第三箭破空而出。

    一箭噬神!

    灵窍上境修为的大流沙绿藤感知极为敏锐。

    能清晰察觉到破空而来的一箭威胁到性命的她,毫不犹豫地松开那缠绕月相期双脚的妖藤,正欲闪身躲避这威猛之极的箭矢,却发现噬神一箭中途骤然调转了方向,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那一箭不偏不倚正中影妖眉心。

    原本将小六修为吸干面色愈发红润的影妖双眸露出了后知后觉的恐惧。

    一时间无数道目光都停留在这一箭之上。

    洛长风所用此箭名为噬神。

    据江满楼所言这一箭命中目标之后,箭身之上所铭刻的符文咒印会逐渐噬咬中箭之人的元神,哪怕是灵窍境界元神出窍的强者也逃不了神灭身殒的下场。

    洛长风自然不会怀疑江家老爷子亲手铸造而出神兵箭八的威力。

    他远远地望着中箭的影妖。

    所有人都在望着眉心中箭妖异的女子。

    见那笼罩月影徒与月行春二人的紫色毒雾气悄然消散,月影徒刹那睁开了双眼。他挣开眼眸的瞬间,手中刀刃恰好划过双目之中满含恐惧的影妖白皙的脖颈。

    血光溅射而起。

    影妖的面色逐渐苍白。

    而后在无数道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下,这位叛出妖族的帝王盟大流沙身死神灭!

    神灭在洛长风后发先至的噬神一箭之下。

    身死在月影徒先发后至的一刀之中……

    定格的画面随着影妖之死而再度恢复如常,月色下依山傍水而建的月影山庄里仍旧是火海一片。

    月相期接住了一刀割了影妖脖颈中毒颇深还在用修为压制不至于即刻发作的四哥月影徒。

    二人坠落着地。

    五哥月行春也随之如断线风筝砸落。

    “四哥,你的眼睛……”月相期小手在月影徒眼前挥着。

    她知道七杀兄弟姐妹之中,四哥是最沉默寡言的人。

    她也知道四哥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自己。

    因为四哥在每次执行完任务回来之后,她的房间里都会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许多年来日复一日。

    四哥每去一个地方sha ren,就会买一些当地的特产。

    无论是各样的小吃,还是各式的玩偶,然后默默地放到她的房间里。

    她知道四哥的情义。

    一直都知道。

    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所有人都以为她与三哥最为亲近,殊不知在小七心里,三哥是那个与亲生兄长一般可以打闹玩耍的人。

    让她真正萌生那一抹情愫的,是那个从来很少说话,只是趁她不在的时候将礼物放到房间而后悄悄关门离去的人。

    看着那双孤冷的眼睛变得空洞,根本发现不了眼前的手影。知晓四哥中毒颇深双目已失明的月相期暗自留下伤心欲绝的眼泪……

    被洛长风一箭所戏耍的绿藤怒意不减,操控着数十条诡异的藤蔓四面八方爬向月相期三人。

    而这时,月花间与月独酌二人也随后落入战圈。

    大姐头月花间做好搏命的准备。七杀之中,就数她的修为最高,与那大流沙绿藤最为接近。

    所以在落入战圈之后,便是果断缠住绿藤。

    而月独酌则是硬生生拉着月相期且战且退,无法顾及双目失明的四弟与五弟二人安危。

    虽然这看起来有些残酷,甚至是残忍。

    可谁让他们双手已沾满无数无辜之人的血腥?

    sha ren的人,早已做好了时刻被杀的准备。

    月独酌一心只想着将小七交到那位三弟口中时常提及的书院小师叔祖百里长风手上。所以他干脆一掌打昏了挣扎不愿离开的小七,纵身向着洛长风掠去。

    (ps:跪求订阅,泪奔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