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月下的杀伐
    /p>

    身为帝御天座下九大流沙之一的山魅拥有灵窍上境的修为,况且所率千余骑重甲均是铁王族铁冷麾下天字营精甲骑兵,无论步战马战还是长弓箭弩都极为擅长。

    在骨瘦如柴却偏偏妖异的男子山魅看来,用三位大流沙连同千余重甲绞杀月影山庄这些不过弱冠之年的乌合之众,着实有些杀鸡焉用牛刀的意味。

    从头至尾,他根本就没有亲自动手的打算。

    狭长的手指犹如枯爪,一把抓住身边妖媚美人儿柔软而饱满之处。风姿绰约的美人儿娇躯微颤,似是微微紧绷了身体,轻吐芳香如兰,情不自禁地低吟。

    那山魅正自微闭着眼睛享受掌心传来的快感,耳边却是骤然传来携卷隐隐风雷的破空声。猛然睁开血腥味十足的眼眸,山魅移开那在凹凸有致的玲珑躯体上下婆娑的手掌,直接将洛长风这破空的一支羽箭握在了手中。

    似妖非人般的眸子从那留下五指痕印的饱满处移开,山魅转过了头,视线跃过重重人影,落在了身披盔甲手握大弓的洛长风身上。

    一轮箭羽流星之后,铁甲与黑衣,山庄内外已经杀成了一片。

    察觉到异样的月三人一剑破甲之后,与月相期势成互补背对背靠在了一起。

    视线刚好跃过厮杀的人潮,看到了那战马之上手握大弓的年轻人。

    ……

    洛长风端坐战马之上,冷冷地与那山魅对视。

    他从身后抽出三支箭矢,于身侧燃烧的草木上点燃早已涂抹火油的箭尖,没有任何言语,挑衅一般的三箭齐发。

    这寻常军中羽箭自是无法穿透灵窍上境修为强者的防御,洛长风也并不指望三箭齐发能让一位帝王盟大流沙负伤。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便是激怒对方。

    以一敌三,即便他不久前破境入了灵窍下境,面对三位灵窍境界浸淫已久的高手,也不敢说有任何胜算。不过单独对上这么一位看起来极为容易愤怒而丧失理智的家伙,洛长风倒是想试上一试。

    三支箭矢连成一条锋利的直线接连穿透两名重甲骑兵的身体,速度丝毫不减,于火光映耀下溅起一道血线直逼眼前。

    妖异而瘦骨嶙峋的山魅成功被两箭挑起怒火,他甩开依偎在其身旁的绿藤与影妖,冷冷地看了看被月三人护在身旁的小个头月相期。

    “给我杀了那个小的!她若活着离开这里,你们也不必回了!”

    山魅果真身如鬼魅。

    他一步跨出,三支箭矢便赫然洞穿那犹如空无的身体,在洛长风微皱眉头瞬间,三箭连中一点,射倒一匹战马。

    山魅掠起一阵风。

    崖坪周围灼烧着尸体与草木花丛的焰火纷纷摇头晃脑,像是朝那道看不清奔走轨迹的魅影而臣服朝拜。

    只觉火热的风扑面,背后瞬间起了森然凉意的洛长风瞳孔紧缩,便觉盔甲被徒手穿破。心念微动,浮屠铁甲刹那浮现全身。

    欲徒手捏碎盔甲的山魅身影闪现,眯着如妖的狭长眸子,舔了舔猩红的嘴唇:“好一副铁浮屠盔甲!看本座徒手将他剥落……”

    洛长风顺势抽出马背上的横刀,双脚一蹬。整个身体便是犹如旋转的陀螺高高跃起,与那山魅隔空拉开十丈距离之后,借着身体瞬间停留最高处的一抹时机,洛长风果断出刀。

    身怀社稷山河图与浣花洗剑图的洛长风手段颇多。

    然而无论是家学游龙寒枪,还是书院川字门三十六字莲生诀,亦或是藏兵谷得到的神兵箭八,洛长风自认最凌厉果决的手段还是使刀。

    否则在那忘情川里,深得书院舍己刀真传的师兄皇甫毅也不会在打晕洛长风之后将屠刀保留在他的身上。

    洛长风挥出六刀。

    有山石崩碎,有重甲浮现血痕,有马儿被劈作两半,有一道光华自妖异男子指缝间流走。

    行字门道,依赖天生坚固如岩体魄的山魅独修指尖玄通,又称为指玄。

    洛长风眼看自己的刀芒从那指间流走竟伤不了后者半分!

    不由面露凝重!

    ……

    影妖与绿藤两位大流沙深知此行毁灭月影山庄真正要截杀的目标是谁。山魅下令之后,她们二人也不敢有所怠慢,一人浑身上下弥漫着紫色雾气,一人脚底生绿藤。

    二人莲步所过之处,无论是月影山庄的黑衣sha shou还是与之厮杀的铁王族重甲,但凡被那紫色雾气沾染,便会全身刹那腐烂而亡。有惊恐而欲逃离的,没跑出几步就会被蜿蜒如蛇的绿藤缠身,而后被高高举起,活活勒死。

    惨不忍睹!

    月氏七兄妹之中年龄最小的月相期自幼便被几位哥哥倍加呵护。月影七杀之中,她是唯一的女儿身。

    大姐头月花间与二哥月独酌两人见影妖绿藤的目标是浑然不知的小七,顿时急迫了起来。

    二人也不恋战,迅速摆脱与自己纠缠的兵甲统领之后,几个闪掠如燕子抄水便是落入月三人守护的战圈之内。

    “保护小七。”月三人大喝。

    不远处被重甲冲散的月氏兄弟见状,施展出凌厉的身法朝那影妖绿藤二人欺近。

    月氏兄弟七人是无数孩童中脱颖而出的sha shou。

    他们经历过极其残酷的专业训练。

    从隐蔽,到蛰伏,到身法,再到一击必杀……比起大燕帝国之茅的燕翎卫精英来说,也并不见弱了多少。

    可他们最不擅长正面搏杀。

    今日与这重甲骑兵短兵相向本就落了下乘。

    他们不指望能够逃出帝御天的魔爪,只想着兄弟七人相依为命多年,今夜若是命中注定无法躲过的劫难,他们也要与命运抗争一番,发出最后的撕喊。

    保住小七!

    这是彻底展开速度,双目犀利如鹰寻找着影妖绿藤两位大流沙浑身上下可能存在破绽的月氏兄弟三人此刻心中唯一的所念!

    “自不量力。”

    一袭紫色衣裙遮不住那修长**的影妖望着三个方向同时奔袭而来的月影三杀,媚眼中流露出对待蝼蚁般可怜兮兮的嘲讽笑意。

    影妖合掌于身前结出一枚印法。

    那不知蕴含何种剧毒的紫色雾气开始诡异的随着印法膨胀而弥漫开来。

    以她为中心,越来越多的人……无论敌我双方,一道道身影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狰狞而疯狂的抓着脸孔与皮肤,在无力的挣扎。

    渐渐地,他们的动作变得僵硬,凄惨声变得微弱,而后气息全无。

    半空里赫然跃起三道黑色的身影。

    月氏行四,行五,行六的三兄弟合力发出最后搏命的一击。

    他们欺近影妖周身,被那紫色的雾气笼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