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月
    /p>红叶山下众人分别。

    安红豆与武修阳使命在身,连同南山撞钟人一道前往巨鹿七州域盟军合军处。而洛长风则是依旧单人单骑北上大燕寻找雪儿,留李星云与阿狸暂伴青灯听暮鼓晨钟。

    乱世之中身不由己,偏安一隅的苟且偷生不是他们的生活。便是十子同袍重新聚首,也不会再如同当初在书院里那般挥斥方遒。

    所以这场别离沉默无声。

    山下林中,安红豆似是流连不舍的走走停停,最后还是悄然停下了脚步,回眸望了那背道而驰的单人单骑一眼。

    洛长风调转马头,与之对视。

    后者霎时收回了目光转身离去,唯恐被看到那微微灼烫而羞红的脸颊。

    洛长风摇头微笑。

    冲着李星云与武修阳几人拱了拱手,那一人一骑便渐行渐远,成为林道里一个模糊的黑点,直到消失在转角的尽头。

    喜穿红袍的骆冰王安红豆也跃上了马儿,待洛长风远去她才恍惚想起,盯着一望似无尽的红叶林道独自喃喃:“我确实见过你,在梦里。”

    ……

    红叶寺鼓声回荡。

    转眼便迎来星河罗布的秋夜。

    李星云独坐暮鼓晨钟楼,映着一盏孤灯静看那白日里自红叶寺借阅而来的佛经。

    整座南山很静。

    阿狸的心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

    那一汪月下温泉前,她独自坐在岩石旁静默无声,显得有些无助。

    她手里有一封信。

    是她的主子传来的信笺。

    燕南飞在催她sha ren。

    他说翎儿在九泉之下尚不曾瞑目!因为她的mei mei竟然不忍下手杀了那个道貌岸然的书生为她报仇!

    阿狸心如刀绞。

    她没有哭,更不会哭泣。从她决心成为姐姐那样的南飞客座之后,便就再没有流过泪,无论是在执行任务sha ren之前,还是在受伤独自躲在某个破庙角落之后。

    ……

    夜已经深了。

    深到所有人都入睡了。

    整座红叶寺也陷入了深眠。

    阿狸回到了南山。

    李星云依旧不曾有困意,暮鼓晨钟楼里的灯光愈发的昏暗,像是灯油眼看便要燃烬。昏暗的灯光映照出书生的影子,一丝不苟端坐如松的影子。

    阿狸站在暮鼓晨钟楼下遥望着那楼上的影子,静静站了很久,脑海里回想起许多事,这一年间与李星云相处的点点滴滴。

    然后她又想起了翎儿。

    想起了被李星云杀掉的姐姐翎儿。

    阿狸的眼睛里闪烁而过寒意,手里出现一把寒光凛凛的 shou。

    她推开了楼阁之门,然后迈着沉重的脚步,登楼。

    李星云听到极有韵律的脚步声,像是随着心跳起伏而同步的声音,牵引着气血稍作翻涌。

    他知道那是阿狸,便没有去多想。只是微微调整呼吸,试着让翻滚的气血渐渐趋于风平浪静。

    他合上了佛经,略有疲意的揉了揉眼睛。

    阿狸自楼道口走来,双眼依旧是冷漠如常地望着李星云。

    眼前一道寒光闪过,李星云赫然睁开了眼,看到阿狸手中的 shou,微蹙着剑眉。

    “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是阿狸成为南飞客座以来,sha ren最迟疑的一次。

    她第一次sha ren都不曾如此挣扎过。

    心里有万千个无法下手的理由,可万语千言终是汇聚成不忍二字。

    可她又无法违背燕南飞的命令。

    因为在阿狸的心里,公子一直都是她与姐姐的恩人,有着收留与栽培之恩。

    她无法放任不闻不问姐姐的血仇,哪怕自己真的对眼前人动过心,冰天雪地里萌生了本该封尘的情愫嫩芽。

    李星云不知阿狸为何会对自己产生难以抑制的杀机。从菩提城里第一次相遇,到现在一年的相处之中,李星云已经不止一次感受过这抹熟悉的杀意。

    他心有疑惑,却一直不曾开口询问。

    因为他在等,一直在等阿狸主动提及。

    “是你杀了翎儿?”

    突然怔在原地的李星云如遭五雷轰顶。

    耳边一片轰鸣,仿佛失了聪,丢了魂!

    ……

    洛长风星夜终于入了大燕帝国境内。

    月色笼罩在四周杳无人迹的荒原上,一人一骑的洛长风忽然听到滚滚马蹄声如雷云翻涌耳畔。

    松了缰绳赶走马儿的他连忙找了一处藏身地。

    没过多久便见到近千余重甲骑兵打着‘铁’字王旗一路地动山摇惊走飞禽鸟兽疾驰而过。

    带着一阵及其血腥的肃杀。

    藏于巨石之后的洛长风识得这是帝王盟中天刑将铁冷麾下重甲,这般杀机重重铁甲森森让他觉得绝不寻常。

    更何况还是在大燕帝国境内出现帝王盟重甲,带着几缕疑惑,洛长风决定跟上去一探究竟。

    ……

    岐江流入山川,在极为深幽平静的曲段有一处依山傍水而建的僻静庄园,名为月影山庄。

    这座庄园极为隐蔽,白日里无踪迹可寻,却逢月而显。别说大燕帝国官家不知,就连燕翎卫以及当地居住的百姓也不知深山茂林里有这么一处逍遥地存在。

    然而就是这么一处透露着诡异的地方,却被帝王盟天刑将铁冷的铁骑给寻到了入山之门。

    重甲骑兵将此处庄园围了个水泄不通。

    领头人不是天刑将铁冷,更不是十三王族之中任何一位家主。

    而是帝王盟三位大流沙。

    一位及其妖异的男子,两名婀娜多姿的俏美人。

    妖异的男子左拥右抱着两名美人儿,在那铁甲围困的山庄门前。

    不知何时混入铁骑之中的洛长风一身盔甲,望着那山庄之内齐齐涌出数百道黑色的身影与这本同为帝王盟下属的不速之客凛然对峙。

    月氏兄弟共七人,在逐渐分开的黑色人潮里,走到那书写着‘月影山庄’四字的门前。

    ……

    红叶山上。

    暮鼓晨钟楼破窗而跃出一道倩影。

    那身影弯膝着地。

    手里紧握着染血 shou的阿狸按着不停溢血的肩膀,双眼泛着泪光,紧咬着红唇几个闪掠便是消失无踪。

    秋风撩动楼阁里的孤灯,忽明忽暗。

    李星云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那自从先生赠与他之后便从未出鞘的剑匣。

    “李星云,你护不了翎儿,今又伤了阿狸,你修的什么道!”

    他紧咬着牙关。

    凝聚全身修为于右掌之上,然后按在心脉处。

    那一刻,他气脉俱损,灵穴尽溃!

    他自废了全身修为……

    (ps:双节日到了,提前祝大家节日快乐。当然,看了这一章之后可能会影响心情,但……还是要节日快乐,咱们故事继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