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三千铁浮屠
    恐惧不是错愕。

    濮阳剑首错愕于银狐儿脸的少年取得动箭八,拉得开神弓,召唤得来箭羽。

    但最终恐惧的却是箭八之威。

    地炉之中不知积郁多少暴戾杀戮气的神兵出世,一支金乌箭矢破云穿空,自暴雨火海中展翅而飞。

    阴暗的天空里仿佛坠落了一颗星辰,燃烧的星辰。

    那颗星辰滚着诡异的焰火,在江家五叔与濮阳剑首等人瞳孔之中急速放大……

    来自死亡的威胁让这位濮阳老剑首不得不全神贯注谨慎对待。

    他划剑成林。

    剑林之中剑气游走肆虐,宛如一柄柄实质的剑首尾相连盘旋在其头顶上空。无数道剑气好似龙卷盘成藏兵谷般的诺大山口,欲将那支来者不善的金乌箭给吞没其中。

    终于,金乌箭落。

    剑林之中刹那火海。

    ……

    机关城城楼之上披一身浮屠铁甲的雨中棠握剑而立。

    这小娘皮在江满楼身边就像是粘人的糖,甜而腻。可若就此断定此人出得了厅堂而入不了厨房那就大错特错了。

    雨中棠花自有妖艳妩媚,但面对狂风暴雨也可独当一面。

    此刻一身盔甲的雨中棠就颇有一番大将风采,与那七州域有不败之战绩的骆冰王安红豆可堪比肩。

    雨中棠在沉思。

    彭家三万庆历军围城已有些许时间,三千浮屠甲凛然以待,随时都可以出城拒敌。

    然而城楼之上观战阵已久,无论是那率军的彭九与江满弓还是暴雨中三万铁甲森森的庆历军,似乎都没有打算真正攻入进来的迹象。

    这让雨中棠不由觉得奇怪。

    思索片刻之后,她唤来一位统领,命那人调取一百精英铁甲浮屠赶回藏兵谷以作支援。

    雨中棠俯视围城大军。

    遥见庆历军后方在暴雨中忽然滚起血光,发生不小的躁动与动乱。

    雨中棠眯起了月牙般的剔透眸子,她伸出纤纤玉手,身旁一位铁浮屠首领恭敬地呈上连弓弩。

    出自江家之手的弓弩威力不凡,可连射七箭,十钧之力百步之内穿墙崩石,在战场之上说是令人胆寒的大杀器也不为过。

    雨中棠弯臂架起连弓弩,右手握弩对准三万庆历军中那面‘彭’字大旗瞄了片刻,朱红的唇角浮现一抹坏坏的笑容,食指扣动,弩箭发射。

    在破空声中,那支弩箭接连穿碎了数不清的水珠,依稀可见沿途留下一道细细的水痕,水痕的尽头,弩箭诡异的窜出。

    只听咔嚓一声响,雨中萎靡的彭字大旗断作两截。彭九大惊!

    江满弓抬头远望!

    城楼之上雨中棠笑意满面,微微侧肩,高举着连弓弩,举过头顶。

    将雄姿英发的雨中棠一箭之威看在眼里的三千铁浮屠兄弟齐齐欢喝!

    “好!”

    “好!”

    “好……”

    铁浮屠声震四野!

    雨中棠扬声说道:“世人皆知我夫君有三千红袍兄弟,然诸位可知在天下人眼中,这三千大红袍意味着什么?”

    城楼上一位披上铁甲浮屠的红袍高声说道:“家犬,恶奴,陪吃,陪喝,陪砸场子的三陪少爷军!”

    这却也是实话。

    三千大红袍自然知晓自己在世人眼中的形象。

    虽然心有不忿,无奈老爷子的死命令需要他们扮猪吃虎,只要护住少爷安危,其余诸事大可不予理会,这才不怎么死心塌地的做这披着羊皮的狼多年。

    机关城楼之上引来一阵哄笑。

    雨中棠也噗嗤笑了。

    她继续说道:“别人不知,可我雨中棠知道。三千大红袍,个个都是老爷子精挑细选而来的好汉!挽得三石弓,劈得锁子甲……便是对上大燕开国铁骑数十年不出世的白袍雪龙骑也毫不逊色!”

    城楼上下,三千浮屠铁甲陷入一片可怕的沉默。

    雨中棠三言两语仿佛唤起了三千红袍心中埋葬已久的血性与被世人误解的不甘。

    他们不是少爷军!

    他们可都是战场上滚过刀肉的兵痞!多年的淫乐早已将心头的刀锋磨平了吗?

    不!绝不是如此!

    他们开始紧握着手中刀!

    “今日冀云州兵临城下犯我提兵山,素来战力平平的三万庆历军竟然围城不攻,是惧我机关城吗?绝非如此。这是一种不屑与蔑视,是对我三千红袍手足的蔑视!你们可甘心否?”

    “不甘心!”

    “不甘心……”

    “诸位可愿一战驱逐来犯之敌,为三千红袍正名?”

    “为三千红袍正名……”

    “为三千红袍正名!”

    雨中棠笑意愈发迷人:“好!”

    雨中棠拔剑遥指:“庆历军听着!今日我雨中棠代夫君一战,势要割下尔等三万头颅,向世人纳个投名状,教这天下看着,我三千铁浮屠可欺否?”

    擂鼓声雄雄。

    三千铁浮屠战意攀升到了极致。

    在无尽的杀喊声中,机关城城门大开!

    三千铁浮屠如洪流奔涌而出!

    铁甲滚滚!

    震得彭九与其身后遭到江满楼姑姑率兵偷袭的三万庆历军不由得胆寒!

    刹那间,军心溃散。

    ……

    铸兵阁前。

    大雨依旧落着,扑打在遍地的零星火焰之上。

    江家五叔被一众弃明投暗临阵倒戈的术字门徒护卫在队伍之中,至今都对那一箭金乌心有余悸。

    濮阳老剑首衣衫破开无数个洞孔,握剑的枯手隐隐有些颤抖。

    就在方才,他一气呵成斩出了一百九十九剑,将那呼啸而来的金乌箭矢连同滔天般的火海斩碎,犹如黄沙的零星火焰碎落一地。而初入化劫境初期的他也因此境界不稳,隐隐有跌落灵窍境的迹象。

    这一切,都来自于一箭金乌。

    提兵山深处某崖畔之上,闻箭八之名而欲见其威的天机阁诸多分楼之一的楼主,闭目回味着刹那前的金乌一箭,许久之后,这位老楼主缓缓睁开深邃的眼眸,捋了捋胡须正要对身旁负责记录案卷的学童说些什么,却忽然欲言又止。

    老楼主再度眺望藏兵谷方向……

    银狐脸儿洛长风一箭射出之后尚未曾着地,不予对手留下任何喘息之机的他再度伸手一召。

    铸兵阁地炉之内通体银蓝雷丝电芒游走的箭失发出与金乌箭相同的剧烈震颤,而后拔地而起,化作一道雷光冲霄而去。

    滚滚乌云深处有雷霆乍响,仿佛在追逐妖魔。

    楼阁飞檐之上的洛长风手掌一握,电芒惊现手中。

    箭八第二箭,惊雷箭挽上神弓。

    一箭引天雷!

    紫蓝色的雷光仿佛裂开的天痕一闪而逝,没于暴雨侵袭的虚空之中。

    再出现时已至濮阳剑首身前一丈之内。

    身前一丈,乃是剑域。

    濮阳剑首的剑道领域。

    为了抗下金乌箭而跌境灵窍的枯瘦老者凝聚所有修为汇于剑尖一点。

    他动作极为缓慢的向着虚无刺出一剑。

    刹那光华!

    宛如烈阳燃爆。

    宛如生命燃烧。

    剑域之上浮现蛛网般交错的裂痕。

    无尽的光华之中,细若游丝的雷芒窜入剑身。

    剑身寸寸断裂。

    雷电游走而入那消瘦的身体。

    濮阳剑首衣衫尽燃。

    整个人浸没在幽灵一般的雷火之中。

    他没有挣扎。

    更加没有哀嚎。

    他像是在等待着死亡的召唤。

    他真诚的接受着召唤。

    他欲求死。

    在违背誓言杀害老太爷的那时,便已经心如止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