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暴雨中嘹亮的金乌声鸣
    天色已然开始阴沉。

    藏兵谷内起了阵阵阴风,吹来漫天梨花,凄美而萧瑟。

    百丈高许铸兵阁前,身旁簇拥着数百名术字门徒,双目紧盯着铸兵阁巨门的江家五叔不自觉拢了拢衣袍。伸手捻着双鬓下垂的两缕灰发,那微眯的眼里大有秋凉枯寂的意味。

    自觉大势已定的江家五叔感慨说道:“濮阳叔叔,老五这一局如何?”

    身旁倒提剑的佝偻身影习惯性地低下了头:“依老奴看,唯有一子不知定数。”

    以实力不输任何一名灵窍境界的符将红甲结阵困书山墨颜,以彭九所率庆历军三万兵甲围困机关城让三千铁浮屠无暇他顾,身边有初入化劫境界的濮阳剑首,藏兵谷内过半以上的术字门徒归于麾下……在江家老爷子已命入黄泉的时刻,无论怎么看,江满楼恐都无命走出铸兵阁。

    这是江家五叔思前想后算出的唯一结局,教他如何不如淋了一场秋雨般酣畅淋漓。

    幻想着自今日后,天下第一世家家主之位落入囊中,江家五叔心中感慨万千。

    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却没曾想注定的死局之中竟有变数隐藏!

    江家五叔挑了挑眉:“哦?却不知是哪一子?”

    不知何故违背诺言助纣为虐的濮阳老剑首说道:“未曾出世或者说将要出世的箭八。”

    江家五叔不以为然笑道:“老剑首啊,您莫不会以为里面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能让注定位列神兵前十的箭八心甘情愿供其驱使?”

    濮阳剑首音色沙哑,由始至终没有抬头:“老奴只是担忧。”

    无论是上山入书院之前还是下山之后一直都暗中负责江满楼安危的濮阳剑首心里清楚的紧,铸兵阁中与他交手的年轻人颇有一番来历。能身负社稷山河图存活至今,并且将图录凝为元神而又师承无相道宗川字门下……这样一位被天机阁列入新榜天阙第二的俊杰,做出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这里的任何事情包括箭八出世!

    虽然江家五叔并不知道银狐儿脸**的年轻人是谁。

    ……

    大雨如期而至。

    灰蒙蒙的天空下,倾盆的大雨拍打着列阵以待肃穆之极的三万兵甲,将那凛凛长戈清洗得崭新而刺眼。围城的军阵之前,彭九与江满弓一众人等仍然眺望着机关城楼岿然不动。

    百无聊赖的马儿甩了甩前蹄。

    铁蹄下溅起水花。

    此一行彭九很清楚自己的任务。正如他与江满楼所说一样只是为了浮屠铁甲而来。之所以带着这三万庆历军,说白了不是未雨绸缪,临时借来狐假虎威而已。

    他知道动身提兵山之前,军师早已铺好了路。

    他要做的,只是简单地顺着这条路走下去。

    仅此而已。

    于是他便看到了昔年濮阳剑首刺杀江家老太爷,看到了江家五叔彻底与江满楼撕破脸皮不死不休,看到书山墨颜对阵术字门徒不耻手段铸就的符将红甲人,看到江家内部不停地上演精彩绝伦的戏份。

    这一次大饱眼福,也让彭九打从心眼里开始钦佩军师的算尽人心。

    无论是引发提兵山藏兵谷江家内部矛盾的关键所在,还是在这场内争之中决定胜负结局走向的决定性人物,都在军师的算计之内。

    这其中不得不提的便就是那位濮阳剑首。

    让一位心如灰烬甘愿为奴百年报江家之恩的老奴亲手杀害昔年恩公,如若不是算准了此人之心,又如何能有这些后来之事?怕是如今暴雨之中挺尸的,是身边这位未来要继承提兵山家业的江家庶出吧!

    心有疑虑思索已久的江满弓转过头看了彭九一眼:“兄弟心中一直有个疑问。”

    江家大局已定之后还要完成军师之命带回千余副铁浮屠的彭九倒也没有端什么架子:“满弓兄弟请说。”

    “那位濮阳剑首与老太爷关系匪浅,与我大哥名为主仆实际上却犹如师徒一般,小弟实在想不通军师大人是如何劝说此人归降我父。”

    彭九笑道:“军师所言,世人痴念,无非就是个恩怨情仇四字。这濮阳剑首甘愿为奴百年还恩,自然无仇可报无怨可怨。能够令其动摇或者说还恩的根源,终究还是那个情字。”

    江满弓似懂非懂:“似曾听闻老太爷当初便是对濮阳剑首有恩,像是因为一个女子。”

    彭九眯了眯眼,望向机关城楼:“不久之前,军师大人找到了那位女子。”

    ……

    一声闷雷滚过天穹。

    大雨磅礴之中,铸兵阁巨门缓缓开启,一道浑身衣袍被血色侵染的修长身影,提着长剑映入眼帘。

    那是江满楼。

    看起来有些狼狈但丝毫不损天下第一世家大少风流之名的江满楼,提着剑走了出来。

    大雨洗刷着墨攻剑身,将那不知混了多少人临死前的殷红血液一点一滴的冲刷。

    银白的剑身显露。

    神兵墨攻寸寸锋芒闪烁而耀眼。

    江满楼翻转手腕。

    一道寒光自剑身之上游走,最后消失于剑尖尽头。

    江家五叔望了望空荡的铸兵阁之门,然后戏虐般的看着自己的侄儿:“就只有你?也好,死了一个,活了一个,总归不是太过于失望!”

    江满楼咧开嘴森然笑了:“这次,恐怕真的要让五叔失望了。”

    江家五叔微微皱眉。

    头顶又是一声闷雷响起。

    铸兵阁外数百道目光齐齐望向昏暗的天空。

    天空之中哪里有雷云翻滚?

    只见高耸的铸兵阁顶骤然激射而出一道疾光。那疾光破开了楼阁,冲向云霄,刹那间变作一道身影骤然坠落。

    那是银狐脸儿**的洛长风。

    手握散发着金色辉芒的神兵箭八的洛长风。

    江家五叔身旁的濮阳剑首微微抬眼,他嗅到一种极其危险的味道,便是下意识提剑上前将江家五叔护在了身后。

    磅礴大雨之中的濮阳剑首划剑成林。

    而此时半空之中坠落的洛长风大手一招,铸兵阁火红的地炉之内一支通体红芒的箭矢竟然剧烈的颤抖,感受到神兵箭八召唤的它,在一阵震颤之中陡然飞射而出。金乌箭在天边划出一道火芒,而后飞到了洛长风的手中。

    洛长风挽弓搭箭!

    神兵箭八的第一箭!

    嘹亮的金乌声划破昏暗苍穹响彻天地。

    一只通体焰火的三足金乌拍打着火云之翼飞向下方的濮阳剑首。

    金乌飞过之处,暴雨在燃烧。

    身形佝偻面有奴隶刺青的濮阳剑首眸含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