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藏兵谷
    一身玄衣黑甲面色之上较之以前平添些许坚毅与沉稳的燕南飞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食指下意识地极有规律敲打着桌案,燕南飞双眼之中赫然充斥着熊熊焰火,他盯着君泽玉所下定鼎之战书,那战书顷刻间诡异地燃烧,然后化为灰烬。

    营帐中那位来自七州域的使者看到这一幕露出恐惧。

    燕南飞没有杀他。

    不是因为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燕南飞才不会遵守这些无聊的条条框框。

    之所以不杀,是因为他要回信。

    燕南飞回了七个字。

    “燕某人恭候大驾!”

    ……

    洛长风背着无父无母的小惜别一路南去。

    无论是查找雪儿的下落也好,寻燕白楼与八百宗报仇也罢,带着这么一个小子总归有些束缚。

    何况,小小年纪便对刀爱不释手的柳惜别从来都不是一个安生的家伙。

    路过一座未曾受战火波及的小城,洛长风买了匹马。

    夕阳下,荒漠中。

    小惜别坐在马儿背上。

    洛长风牵着马。

    战乱的年代,那是一幅别有意境的画面。

    “初一哥哥,你能教我刀法吗?”

    “可我擅使枪,不会用刀啊。”

    “那你能教我使枪吗?惜别也想学哥哥一样,学会了枪法,就可以保护弱者了。”

    “学枪要吃许多苦头的。”

    “惜别不怕吃苦。小时候生病了,木老爷爷给我开的药,我都是乖乖地喝完。”

    洛长风苦笑无语。

    祁连关城前,他以一招制服王莽,那一幕可是被这小家伙彻底记在了心里。一路走来,总是吵嚷着要学刀,每一次谈话都是以洛长风的无言以对作为结局。

    “初一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去藏兵谷啊。”

    “去藏兵谷做什么?”

    “给我们的小惜别找个师父,好让他教你刀枪剑棒啊。”

    “藏兵谷的师父有初一哥哥厉害吗?”

    “可比你初一哥哥厉害多了。那里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兵器,还有看不见摸不着的机关,小惜别一定会喜欢的。”

    洛长风打算将这个话痨的家伙寄托在藏兵谷。

    事实上他想了许多,思前想后觉得也就只有天下第一世家江家的大本营最适合安置小家伙。

    虽说江家早在几年前搬至洛河郡,成为洛河郡首屈一指的地头蛇。

    可洛长风知道,江家能够搬得动的,不过是一些表面上的东西。传承数代,能够在术字门道跻身天下第一世家之列,江家的底蕴不是寻常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洛长风甚至都怀疑,江家会否存在神秘的神引境界圣人高手坐镇!

    否则江家能够安然无恙地传承至今,确实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下此决定之前,洛长风给江满楼传了一封信,得知为了躲避不必要的麻烦,书院毁灭之后,江家一家便是重新搬回了藏兵谷。

    藏兵谷位于天南提兵山内,这里地势险峻,终年迷雾缭绕,常有来自天下各方的修行者登门造访,万水千山只为求得一件称手兵器。

    然而方圆五十里提兵山内尽是江家掌控范围,其间机关无数,步步陷阱,稍有不慎便会丢掉性命,如若没有江家人领路,那些不惜冒死前来的修行者们十有**会真的如愿以偿在这提兵山内。

    洛长风当然不会以身犯险试一试江家机关数术是否果如传闻所言般可怕。

    在他牵着马来到提兵山下时,江满楼早已率着家族仆从等候于此。

    “可想死本少爷了。”

    江满楼笑着张开了双臂,准备给洛长风来个久别重逢的深情拥抱。

    洛长风将小惜别抱下了马。

    这小家伙不知为何看到浑身上下绫罗绸缎珠玉翡翠琳琅满目,竟破天荒生出了些许怕生的感觉。

    小惜别不自觉地向洛长风身后靠了靠。

    “嘿……熊孩子什么表情?”

    江满楼觉得很受伤害。

    想他堂堂术字门第一世家继承者,身后三千大红袍簇拥,家里有花不完的金山银库,早在多年前便就逛遍了大小红楼尝尽莺莺燕燕,俊美容貌比之君泽玉虽然逊色了那么一点点,可出道至今还没曾受到过冷眼鄙夷。

    今儿个是怎么了,只消一眼便吓到了孩子

    洛长风看着天然对江满楼畏惧排斥的小惜别笑道:“一物降一物,这趟算是找对人了。”

    江满楼带着路,仆从牵着马,洛长风拉着小惜别,在这名闻天下的提兵山里开始了九曲十八弯漫长而又步步险机的找路征程。

    迷雾缭绕的提兵山里,晕头转向的江满楼着实觉得羞愧至极。

    这么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地方,虽然机关多了一些,迷阵多了一些,幻境多了一些,毒物多了一些。虽然这些多出来的东西会依照四时更替而经常变换方位,可怎么也不能成为堂堂江家未来继承人找不到藏兵谷入口的借口理由吧?

    这可是在自己家门前!

    略显尴尬的朝着早已心如明镜的洛长风笑了笑,江满楼想着幸亏不是带那些个狐朋狗友纨绔子弟观光藏兵谷,否则这张俊俏的老脸还往哪儿搁

    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江满楼负手说道:“本少爷与好兄弟说些话,家老,头前带路。”

    自打江满楼记事以来便寸步不离的保护着江家独苗安危的家老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情况对于外人来说新鲜无比,殊不知他们这些仆从老奴早已司空见惯。

    无需费神寻路的江满楼如释重负,心情顿时畅快了许多:“你这家伙还真是会挑时间,有时我都在想,你是不是在修川字门道的同时去六字门开了小灶兼修易字门中,否则怎会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了这个时候。”

    书院的回忆让洛长风眼里闪烁而过一抹苦涩,他勉强的笑了笑:“听你这话,莫不是这几日藏兵谷有事发生”

    江满楼满脸得意:“何止有事,简直就是大事!”

    一行人在宛如断江的瀑布前驻足。

    那名修为高深至洛长风都看不出深浅的江家家老结了一枚印记,只见那不知水源于何处的瀑布霎时间出现一道裂痕,瀑布自裂痕向两侧分开,就像是被缓缓拉开的帘子,帘子之后是另一片洞天。

    从没见识过此般奇景的小惜别目瞪口呆,那望向江满楼的眼中,畏惧被无尽的敬仰所取代。

    江满楼对于这种火热且崇拜的目光感知最为敏锐,他学着洛长风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怎么样熊孩子,厉害不”

    小惜别双眼放光,对未知事物充满着好奇且坚定不移地说道:“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江满楼大笑。

    洛长风背起了小惜别向那分开的瀑布走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一座城。

    传说中藏于提兵山内的机关城。

    这传闻中带有神秘色彩的机关城中央腹地,有一片山谷,藏兵谷。

    “我算是真正见识了什么是第一世家。”巍峨城门下,洛长风不由感慨说道。

    “你别多想。这座机关城里可没什么普通百姓,除了你和这个熊孩子之外,机关城所有人,都是我江家的仆人。”江满楼情不自已低调地炫耀了下。

    举城为奴仆。

    恐怕也就江家有这种手笔。

    洛长风叹为观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