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定鼎之战书
    旭日从信陵的东方驱走了黑夜,阳光洒落显得有些耀眼,像是给风餐露宿的难民们指引新生活的方向。

    诺大的信陵县依旧静悄悄的。

    这些奔波逃难的百姓们不需要像寻常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只想着趁着夜色还未曾消散殆尽,多补一些提心吊胆的睡眠,因为接下来不知道还有多少荒凉的路要走。

    雪儿是被虚弱的呻吟惊醒的,那是一种与病魔抗衡的声音。

    靠在她温柔的怀里的两个孩子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

    吴婆婆与她的孙女儿也纷纷醒来。

    越来越多的人醒来。

    秋凉拢了拢衣衫的百姓们疑惑地寻找着虚弱呻吟声的来源。

    雪儿也拉着陈氏小姐弟俩跟着人群围了上去。

    那是一名中年汉子,也就是昨夜吵嚷着要收拾两个小贼最后偃旗息鼓的那人。

    百姓们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许多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然而却无人敢靠上前去。

    雪儿看着那人。

    唇色干渴,双眼涣散,双手和脸上生出了冻疮一般的脓包,有气无力地呻吟着。

    雪儿柳眉微蹙。

    “这是……瘟疫?”

    “姐姐,我怕。”小小陈长生看到这一幕藏在了姐姐长平身后,将脑袋埋在姐姐后背。

    雪儿走上前去,蹲了下来。

    给那极有可能得了瘟疫的中年汉子灌了一通水。

    那中年汉子突然抓住了雪儿纤细的手臂,那双眼睛腥红盯着雪儿惊慌失措的俏脸儿:“救、救我……救我!”

    “这位大哥,你别激动,别激动。不用担心,我先看看你的病。”不知如何是好的雪儿有些焦急。

    雪儿安抚之后,那中年汉子这才平静了下来。

    忽然人群后方又再传来骚动,然后便听到老婆婆哭泣的声音。

    “老头子,老头子你醒醒啊……”

    “老头子。快来人呐,救命啊……”

    人群纷纷涌动。

    从同一村镇逃难而来的乡亲们又再围了上去。

    “你们看,他脸上也有脓疮。”

    “还有老婆婆,看他们的手……”

    “和那人一模一样的病!”

    “这,该不会是生了瘟疫吧?”

    “瘟疫?”

    宛如平地一声雷,两个及其富有魔性的字眼开始萦绕在所有人心中犹如噩梦驱散不去。

    唯恐受到传染惊吓的人群霎时间散了开来。

    雪儿闻声赶来。

    看到昨夜里被小姐弟俩偷了包袱的老公婆,心里一阵酸楚。

    指尖探在老公公鼻前,已然没了呼吸。

    ……

    大燕四十一年,注定是不太平的一年。

    自从君泽玉离开天东八百宗成了东胜州域完颜世家座上宾后,大燕帝国与七州域之间的战事便是愈演愈酣。

    这一切都要从王佐之才君泽玉所献之计七国吞燕开始说起。

    放眼如今的辽阔天东,已然没有真正的净土,即便是天东八百宗也无法置身事外。

    战火狼烟遍及各处。

    大燕帝国四位原本退隐的老王侯与燕南飞组成五路大军,狙击各个方向来犯的七州域之敌。

    这其中又以燕南飞所率之军最为势如破竹,基本上未曾吃过败仗。

    帐下有书院十子同袍以及南飞客座相助的燕南飞对敌南瞻州时长驱直入,大军所过之处无可阻挡,大有不败王师之相。

    直到有着七州域不败之称的骆冰王所率星云州援军赶到,与南瞻州两路合兵之后,燕南飞才开始觉得压力倍增,寸步难进。

    就像是战争步入了暮年。

    无论是十卫家族统治的西夷州,林家统治的蛮荒州,柳家统治的赤焰州,宗政家族统治的紫薇州还是完颜家族所在的东胜州,与大燕帝国四位老王侯之间的胜败你来我往,没有真正的定鼎之战。

    天东的战乱似乎也随着气节来到了秋季。

    深秋,这是个萧索的季节,也是个荒凉的季节。

    北方的寒气里传来打更的声音,冰冷的月光照在兵士们的盔甲与刀尖上。

    披着狐裘的君泽玉从营帐里走出,抬头看了看漫天繁星,下意识紧了紧狐裘的他心中颇有一番意境。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秋凉了,也是时候迈出第二步了。”

    君泽玉一声万千感慨。

    营地里霎时间狂风怒号飞沙走石。

    夜色下天空里有着黑云不知从何处翻滚而来,几息之间便是遮住了满天繁星,天地间仿佛到处充满着肃杀的味道。

    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劈头盖脸地横扫了整个大凉川。

    奔腾的雨水在大风中洗刷着白日里战后已然沉淀的血污,翻着气泡的黑红色水流汇成小溪,哽咽着流向湍急的大凉川。

    一望无际的凉川之上不知是成千还是上万的营帐,在大雨之中显得更加的萧索与肃杀。

    雨水冲刷着盔甲,雨水冲刷着刀兵,在夜色里寒光凛凛。

    完颜无双进了中军营帐,解下了狐裘拍打着雨珠:“九月的大凉川,居然还有这样的大雨,真是蹊跷。”

    桌案前君泽玉放下手中笔:“我观天象见帝星黯淡无光,阴气漫天!此次七国吞燕,合兵的时机已经成熟。”

    完颜无双双眸里闪烁着异光,喜出望外地说道:“当真?”

    俊美号称世间无双的君泽玉笑道:“我几时欺骗过你?”

    完颜无双双手负于身后,打趣说道:“天东八百宗九星天机座下弟子素闻擅长人间算,这夜观天象所得的时机,不太容易令人信服吧?”

    君泽玉说道:“我虽修为禁锢难有寸进,可对于易字门道排兵布阵风水堪舆,趋吉避凶八卦五行,天文地理机关数术无一不精,区区星象不过是易字门道冰山一角而已。”

    完颜无双瞥了瞥流眸:“那么敢问易字门高人,唤我来此有何吩咐?”

    君泽玉整冠起身,将一卷竹卷递给了完颜无双:“通报七州域七大世家,十日后聚于檀渊,商妥七国合兵之事。”

    ……

    大燕四十一年秋,七国于檀渊结下合兵盟约,并选举了东胜州域完颜世家作为联军之首发号施令。

    君泽玉则是盟军军师坐镇幕后运筹帷幄。

    某日,来自七国盟军的一位使者进入了大燕帝国燕南飞的军帐之中。

    那人恭敬地呈上一封君泽玉亲笔书。

    “吾奉承天命,伐罪帝星。今统率七国盟军,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开春之后欲与公子会猎于巨鹿,彼时天东,一战定鼎,公子可敢接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